挑水的日子

我们村九四年通自来水,在这以前,村里人都要到村西的一口深井挑水吃。那段日子有苦有甜,也有一些很特别的插曲,个中滋味,现在的孩子是体会不到的。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在孩子眼中,能挑动一担水是长大的标志。小时候,我和村里的孩子们在井台上比挑水,谁也不服谁,可无非是摆摆样子而已,到头来只赚得一身的凉水,回家少不了挨上一顿训斥。慢慢地,我对挑水的渴望,变成了对大人能挑水的艳羡。对我而言,看爸爸挑水真是高兴的事。爸去挑水,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他把桶放在保险钩上,然后把它顺到水面半尺高的地方,往斜下方突然用力,桶就奇迹般地钻到井水下面,再从容地拔上来。我会在第一时间趴到桶边喝几口,那水是甘甜的。爸挑起水走的时候,步子又快又轻,担杖发出“吱吱”的响声,到家后,不用把担杖放下,两手抓住桶沿,一前一后倒入缸中。

除了给我家挑水外,他每天还要给奶奶家挑水,爷爷死得早,奶奶这一辈的女人又都是小脚,所以,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儿子每天要给老人挑水。于是,他每天早晨从地里回来后,都会给奶奶挑水。奶奶每天早早地开了门,拄着拐棍在门口等候。西井距离奶奶家有一里地,我父亲每天都要给奶奶挑三担水,来回就有六里的路程,可是爸爸从没有叫过苦。每天他都要把奶奶家的水缸挑得满满的,好像要溢出来。奶奶经常提前洗好一根黄瓜,或是准备一块桃酥,等爸挑完水,就塞给他。然后,满足地欣赏那一缸甜水。

村里人把及时给老人挑水作为评价是否孝顺的重要标准。我不止一次地听奶奶在胡同口跟她的老伙计们夸我爸。她的老邻居们谁家断水了,就提着小桶到奶奶家要点水,妈妈曾多次指责过奶奶。奶奶都是默默地,但掩饰不住脸上的自豪。她心里一定在想:我有个最孝顺的儿子,这比什么都重要。

邻居家有个老太,没有儿子,自然没人给她挑水了,我经常看到她提着一个小铁桶到西井。让挑水的人给她摆上半桶水,然后迈着小脚颤颤悠悠地提着水,一路要休息好几回。好心的邻居有时会帮她挑担水,可是到了农忙时节,自己的生活都照顾不了,谁有工夫去顾及别人呢?我常常看到老太坐在家门口,看爸把一担担水挑到奶奶家,听着“吱吱”的声音发呆。她的眼神是浑浊的,复杂得让人不忍心去看。

四五年级的时候,我勉强能挑上一担水了,虽然摆水不如爸爸那样利索,步子也不如爸爸那么轻快。但我觉得自己长大了,所以,给奶奶挑水的任务就落到了我的头上,我沿袭爸爸的优良传统,每天都把奶奶的水缸挑满。奶奶依旧拄着拐棍迎接我,心疼地揉着我的肩膀,她心里一定是很骄傲的。

门口老太的眼神依旧浑浊,我也偶尔帮她挑几担水,他给过我几次点心,但是我都拒绝了。她用水很节约,一担水可以用三四天,那种视水如金的感觉只有她能懂。九四年,我考到了一中,就是那一年,村里通了自来水,担杖和水桶只有在浇地的时候才能用到。村里人都得到了方便,只要一拧水龙头,又清又甜的自来水就流了出来。爸爸和姑姑们凑钱给奶奶按上了自来水,村里也免费给邻居老太安上了自来水。爸爸不用每天给奶奶挑水了,只是偶尔到奶奶家去坐坐。我明显能感觉到,奶奶脸上的笑容少了,也许她永远怀念挑水的日子,因为,那些日子里,她不是孤独的。

如今,我当了一名高中教师,平时工作比较忙,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也是坐在炕上看电视,享受父母做好的饭菜,家里的担杖和桶早已寻不到了。如今,我能为父母做的就是每次回家的时候,给他们一点钱,给他们买一点鱼肉,而我的心里依旧是空空的。

最近,父亲听说我要买房,特意到从家里赶到学校,给了我三万块钱,接钱的时候,我没有犹豫,后来我知道,爸爸这次拉下了一万多块钱的债务,我心里就像压了一块石头,父亲的形象又清晰起来。爸爸这一代人,是无私的一代,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他用并不宽大的肩膀挑起了三代人的生活。

如今,我也已为人父,我想,这个家里沉重的担子应该让我挑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2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