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狗咬过那件事

我现在特别怕狗,早晚散步的时候,看到遛狗的人,大老远的赶紧避开,哪怕是小哈巴狗,我也敬而远之,之所以这样,与我童年被狗咬过有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初冬时节,我们放学的时候,天色已黑,回家路过村口的一个大坡,见胡同里的三大爷推一车柴火上坡,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赶紧跑到车前帮忙拉车子,刚拉车走了不到五步,突然从侧面蹿出一个黑影,“嗷”的一声,对着我腿肚子就是一口,哎呀”一声,我应声倒地,剧烈的痛楚让我近乎昏厥。三大爷一慌,车子也翻了,赶紧凑过来,嘴里咒骂着自己的看家狗,把我扶起来,我的魂才归了位。

裤腿咬烂了,捋起一看,一块肉快掉下来了,鲜血直流。这只狼狗串叫虎子,因为烂鼻子烂眼睛,尾巴还少了一截,成了流浪狗,后来三大爷不嫌弃,把它收养了。虎子平日里和我也熟络,在胡同见了我也常常摇尾巴,刚才估计是以为我要抢它主人家东西呢,真是狗咬吕洞宾,我好心好意的,却被这畜生当做驴肝肺了。三大爷是个孤寡老人,平日里待人和气,见我被狗咬得哗哗流血,也是着了慌,额头上出了汗,一边帮我查看伤口,一边连连说对不住。

三大爷把柴火卸下来,用手推车把我推回了家,爹娘看我被狗咬成这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三大爷在一旁宛如犯了错的孩子,手脚都好像找不到放处。爹赶紧把我送到郭瘸子的药铺,缝了九针,消完毒,又做了包扎。等回到家的时候,看到三大爷还在我家门口蹲着。

爹走上前,“三哥,你咋还在这呢?孩子已经包扎完了,不算个事。”说起三大爷,和我家不出五服,因为年轻时候一次感冒,落下个齁病,家里又贫困,所以一辈子没有成亲。在一个胡同住着,相隔不过几十米,平日里很熟,遇有红白喜事,相互有来往。我妈抹着眼睛对爹说,花点医药费不算个啥,你看孩子遭这个罪。爹说,一家本当的,三哥又没有来钱的道,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肉体的疼痛我能忍,可是还有心里的痛,要说为什么痛,我是心疼我那条裤子,那时候农村条件差,一年到头就那么一两条裤子倒腾着穿,结果好好的一条裤子,让虎子咬出个大窟窿。

夜里,娘含着泪在灯下给我补裤子,对着我爸爸唠叨:“明天一早,我得找三哥去,孩子遭罪不说,这医药费总要承担,郭瘸子也说了,被狗咬了要去镇上打针,怕万一得了疯狗病,鲁济山后的一个后生就是得了疯狗病死了的。”那时我们也听过狂犬病的传说,说谁谁谁被野狗咬了,人就变成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那时候满街的狗都是散养的,村里的孩子也多,乌泱泱的一大片,被狗咬也是常事。倘若真被狗咬了,也没什么好办法,有时候用咬人那条狗的狗毛燎燎糊在伤口处,有时候狗的主人拿出一块馒头或者桃酥让被咬的孩子吃了,说是能够化险为夷。这些都是没有任何根据的土法,感觉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但是当时在孩子心里,觉得还是很管用的。听娘说到这些话,我这刚刚平息下来的心,又吊起来了,夜里做梦也梦见恶狗张着血盆大口朝我扑过来。

第二天一大早,三大爷就拐着箢篼(农村一种盛东西的器具,类似于篓子,用荆条编成)送来了馒头,让我赶紧吃一块。我妈是刀子嘴豆腐心,看到三大爷,昨天晚上准备那些让老人赔钱的话都化在了肚子里,“孩啊,你三大爷给你送馒头来了,赶紧吃一块,我起来穿好衣服,三下五除二把一个馒头吃到肚里。”爹给他递上卷烟说:“三哥,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孩子的伤口养几天就好了,不算个事。”他这才如释重负。

爹吃完早饭,用自行车驮着我去了乳山寨镇医院,打了防疫针,前前后后去了好几趟,花了二十多元钱,但是花钱的事,爹妈都守口如瓶,怕三大爷知道了心里不得劲。

后期,虎子见了我依然摇尾巴,我知道虎子没有错,毕竟狗只忠诚于它的主人,咬我的时候正是夜色初上,它不一定看清楚;狗毕竟是狗,看家护院保护主人是它的天性,当初我主动帮三大爷拉车,虎子护主心切,以为我威胁到主人,所以情急之下咬了我!

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在我的左腿肚子上,至今留有一块月牙形疤痕。虽说当时肉体遭受了疼痛,但是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爹娘的善良和宽容,也感受到了故乡人的淳朴和本真。现如今,每当和别人发生小摩擦,我常常想起当年爹妈的处世之道,用宽容化解龃龉,给别人台阶下的同时,也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9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