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电视情

我村第一台电视机,是大队集体买的。那是一台二十寸的熊猫牌彩电,在那个时代,这绝对算是奢侈品,在工人工资还是五六十元的八十年代初期,这台彩电竟然需要五千多元。对于工人家庭已是望尘莫及,对于农民而言,更是可望而不可即。买来电视的那天,老百姓都挤着去看这个宝贝,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见。村长在大队部院子里竖起一根很高的铁杆子,在杆顶安上了一个“飞机翅膀”,拉下来一条天线,连在电视机屁股上。

小编碎碎念射雕英雄传的图片

听说晚上要放电视,村民们都早早地吃了晚饭,临近村庄的村民闻风而动,蜂拥而至。那情景真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电视前面乌鸦鸦的一大片。有坐着的,有站着的,还有爬到院墙上的……打开电视后,院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几秒钟的沉寂过后,院子里又炸开了锅,很多人都不明白,电视里的人物是怎么装进去的?为什么会动?我们这些小家伙们,在人群里穿来挤去,急得抓耳挠腮。真恨不得电视也能像电影屏幕一样,能在反面看。

那时候,只能收到两个台,中央台和山东台,电视节目也比较单调,动画片、新闻联播、少的可怜的电视剧、极少的广告,无论什么节目,老百姓都看得津津有味。从那以后,大队院里天天人满为患,一些做买卖的小贩,卖糖葫芦的、棉花糖的、戳戳的、冰棍的,也都瞅准了商机,在大队门口摆起了小摊。记得那时候看的第一部电视剧是日本电视剧《追捕》,日本男星高仓健的形象,从此深入人心。接下来,香港武打片《霍元甲》也开始在大陆开播,那可是部有精彩武打场面的连续剧,对十岁左右的孩子来说,看起来非常刺激。第二天谈起霍元甲来,个个眉飞色舞,还时不时模仿着霍元甲的动作……

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出现了,电视不像电影,距离远了就看不清图像,再远了就连声音都听不见。因此,为了争个靠前的位置,有人吵了起来,孩子打架了,还有人趁黑摸了别人家的媳妇,村长调解各种矛盾,惹了一肚子气,后来因为两个村民斗殴,伤了人,大队就决定不再每天集体播放电视了,只在周五晚上,播放一次,地点是在大队的会议室里,里面的排椅至多能坐三四十人,大部分的老百姓挨不上号。但老百姓看电视的瘾头已经有了,突然看不了电视,便浑身痒痒。于是村里几个比较富裕的村民也勒紧裤腰带,买了电视,既然买不起彩电,就买黑白的。那时候的黑白电视有十二寸的,十四寸的,十七寸的、十九寸的,牌子也不多,有熊猫牌、凯哥牌、海燕牌、星海牌。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就要五百元左右,十七寸的需要六百元左右。我们胡同里的第一台电视,是王学忠家的,是台十四寸的星海牌,这下看电视就方便多了。每天放了学我都要早早写完作业,然后催着母亲早点做饭,急三火四地到他家占地方。那一年,正热播《射雕英雄传》,我们茶余饭后谈的都是黄蓉郭靖,班里的同学买来了黄日华和翁美玲的胶贴,贴在自己的笔记本上。

有一次我去看电视,被他家的狗咬了腿,为此两家人闹了点不愉快,我爸横了心也要买一台,第二天,几乎拿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托人在百货公司买了一台十七寸的凯歌牌电视机。那天对于我来说,比过年都兴奋,我爸买了酒和肉,然后用小推车把奶奶搬来,把亲戚邻居都叫到家里来,吃过饭,看着崭新的电视,那叫一个滋润。这台电视可是家里的宝贝,我爸立下一个规矩,到我家看电视绝对欢迎,但是除了家里人,任何人不能轻易摆弄电视机。他托木匠打了一个电视柜,还带了暗锁,到地里干活的时候,就把电视锁起来。每天晚上,刚刚吃完饭,炕上就坐满了,晚来的人要么趴在窗台上,隔着玻璃看,要么拿着马扎坐在地上看。在电视剧播放之前,免不了一番热情的寒暄,电视剧开始之后边看边议论着剧中人物的命运,陪着剧中人物一起高兴,一起悲伤。那时候电视剧不像现在这么丰富,只有那么几部翻来覆去地看。

我记得有中国大陆的《霍元甲》《陈真》《乌龙山剿匪记》《蛙女》;有台湾的《一剪梅》《昨夜星辰》《星星知我心》;有日本的《追捕》《血疑》《排球女将》《警犬卡尔》,还有我最喜欢的动画片《大白鲸》《恐龙特级克塞号》《聪明的一休》等。这些节目情节跌宕起伏得使人牵肠挂肚,白天在地里干活还想着电视里的故事,人们总是互相催促,宁可少抽一担烟,也要快点把活儿干完,早点吃完晚饭,然后去看电视。孩子们上课的时候,也经常因为某个电视情节而走神。那时候电视信号都是靠室外天线接收,遇到阴天下雨或者大风天气信号不稳定,图像就不那么清楚,屏幕上有雪花。遇到这种情况,我就跑到院子里,调整“飞机头”的方向,其余的人在下面盯着电视显示屏,觉得基本可以了,就兴奋地说“好了,清楚了”。然后我就用铁丝把天线杆在那个位置绑牢。那时电视节目不像现在这么丰富,因此,即使是广告也被老百姓看得津津有味,广告词都被我们背得烂熟,现在我还能想起几段:“燕舞,燕舞,一起歌来一片情”“多西吧(Toshiba),多西吧,新时代的东芝”……我爸是个电视迷,每天都要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再见”才罢休,但是却极力反对我熬夜,可我太想看电视了,于是蒙着头,在被窝里露出一条小缝偷偷地看,跟做贼一样。

到了八十年代后期,彩电的价格降下来了,农民的收入也提高了,彩电慢慢进入了普通农民的家中。到了九十年代以后,电视已经进入寻常百姓家,成了必备的家用电器,再也没有人来我家看电视了,虽然电视节目越来越丰富,但是却少了儿时凑在一起看电视的乐趣。

好多年过去了,不知不觉走完了众多人聚在一起看电视的时代,然而细一想,又觉得那种日子并没走多远,就像是昨天夜里刚从那热热闹闹的人堆里走出来,今晚还会再去一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89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