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个不能将就

记得那是一个深秋,河套里的芦花已经开过,我和乳山电视台的赵熠编辑去栖霞登牙山。下山的时候,山脚下有一处很别致的四合院吸引了我,青砖青瓦、檐牙高啄、古香古色。禁不住拿起相机,拍照留念,在我们兴味盎然之时,漆黑的木门“吱呀”开了,一个驼背老头走了出来,扒着门框,眼神警惕而犀利,定定地看着我们。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大爷,我们是来爬山的,你这房子太漂亮了,能进去看看么?”

我本来是准备吃“闭门羹”的,不曾想老人身子一侧,做出一个很绅士的邀请姿势,我们欣喜万分,要知道这种四合院,已经很少见了。老人的头发已经全白,戴着一副老花镜,花镜的一条腿已经断了,用一根粗毛线挂在耳后,他习惯从眼镜的上方看人,那是一种专注而真诚的眼神。

“师傅是哪里的?”老人边打量边问,

“乳山。”我说。

“乳山我去过,那里的银滩,沙子很细很干净,海水很蓝。”老人顿了一下,语气里有点小兴奋,嘴角露出笑意,“你们那个地方,吃鱼的规矩特别多,我去了一次,醉得不成样子。”简单的几句话,就和老人拉近了距离。老人姓温,是一位退休高中教师,提到他以前的经历,打开了话匣子,向我们展示他亲手做的立体世界地图,还拿出几张发黄的报纸,展示他曾经发表的文章。

院子有棵柿子树,叶子已经快掉光了,但是树下却没有一片落叶,地面上有扫帚划过的印痕,满树的柿子黄澄澄的,压弯了树枝。柿子树上挂着一只鸟笼,里面一只八哥,浑身黑亮,见到人来了,也上蹿下跳跟着兴奋,会说“你好”“吃了么”,一股子栖霞腔。院子东南角养的几只鹅浑身雪白,没有一点污垢,看见生人,也引颈高歌。

树下摆着一张暗红色的小茶几,桌腿上还雕着花纹,桌上摆着一把小泥壶,旁边有一张当天的《人民日报》,老人家手里拿着一台随身听,正播放着单田芳的《白眉大侠》。这老头可真是挺会享受的,我心里想。见我端详他的茶壶,他说:“这把紫砂壶,是儿子从宜兴给我买的。”他摆出两个杯子,给我们各倒了一杯红茶,入口甘滑,一股特有的香醇。探问茶的来历,方才知道老人自己有一片茶园,有机种植,老人亲自炒茶。

“您有个这么孝顺的儿子,是您老的福气。”老赵说。

“我儿子从小就没有让我操过心,学习拔尖,考入南京大学,然后又留校教书,在南京找了个城里媳妇,小两口那个恩爱啊,结婚不久生了个大胖小子。”老温顿了一下,呷了一口茶,“要是我那孙子还活着,也该上小学了。”

什么,死了?我和老赵都有点负罪感了,没想到无意间触及了老人的伤心事,老人的孙子怎么就没了呢?

“四年前,腊月二十八,我和老伴包好饺子在家等他们,总等也等不来,到了夜里八点,等来了交警队的电话,一家三口在高速出了车祸,全死了。”

如遭电击一般,我突然断掉了思维,一时语塞,为什么命运对这个老人如此不公。老人脸上没有悲戚,就像在说别人的故事,看出我脸上的诧异,接着说,“开始我也接受不了,十天半个月的合不上眼,老觉得是场梦,老觉得我家儿子会突然转开门转,站在我跟前。但是难受又有什么用啊,日子还得往前过,活一天,就好好地过,不能将就。”

好一个不能将就。

老人的院子里和门前种着各色的菊花,正直深秋,各色菊花争奇斗艳,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泼泼洒洒,秋风中多了几分烂漫和随性。见我们对菊花感兴趣,老人起身带我们参观起来,菊花的品种非常丰富,让我眼界大开,有麻姑献寿、粉毛菊、彩绘绽君、飞鸟美人、盘龙碧玉……老温一边介绍名称,一边给介绍名称的由来,信手拈来,如数家珍。

这时候房门开了,一位老太太拄着拐杖,老头赶紧迎上去,老太太的嘴眼都是歪的,脖子下面还系着一条干净的白手绢,老太太费力地冲我们笑着,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坐在柿子树下,引逗那只八哥。

老温给老伴倒了一杯茶,然后对我们说:“儿子全家出事后不久,我老伴就中风了,她想不开,过不去那道坎。人啊,不能和自己过不去,既然发生的事改变不了,就得向前看。”

刹那间,内心最深最冷的那个角落仿佛射进一道光,突然对眼前这个平凡的老人仰视了,是啊,面对人生中突如其来的灾难,郁郁寡欢有用么?伤心欲绝有用么?正如老人所说的,好好过,不将就。

老温是不幸的,但他没有放弃生活,反而认真地享受生活,珍爱生活。他的形象,让我想起了地坛里徘徊的史铁生,让我想起了一弯新月下,拉着《二泉映月》的阿炳,让我想起了舞台上演绎《千手观音》的邰丽华……无一例外,他们都经历了人生的严霜,但他们没有倒下,反倒比凡人多了几分风骨,多了几分深度。就像院子里盛开的菊花,经霜之后,开放得越发炽热。这种经历过大风浪之后的坦然,让人震撼。

说告别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在满院的菊花里合了一张影,我特意把照片洗出来,给老温邮了过去,照片里我们四个人都咧嘴笑着,满院的菊花也笑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89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