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跟父亲去洗澡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中午回家的时候,爹在我家楼下,正蹲着抽烟,脚底下,躺着许多烟屁股。

“爹,啥时候来的。”

“刚来,你娘让我给你们捎只鸡来,自己养的鸡吃着放心。”爹晕车,二十多里的路,只能骑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来,我跟他说了无数次,不要来给我们送东西,他嘴上答应着好,却依然故我地坚持着。

中午,妻子炒了菜,虽然是工作日,我也陪着他喝了一点酒,虽说在自己儿子家里,爹却有点拘谨,话不多,饭吃得也不多。吃完饭,爹搂着小孙女玩了一会儿,便要起身回家,我知道他是用不惯我家的厕所的,以前要解手,都是到楼下的公共厕所。

“爹,着什么急,我下午也没什么事,咱们洗澡去。”

“洗啥澡呀,花那个钱干什么,庄稼人哪里讲究那么多?”

“爹,反正快过年了,你就听我的。”爹拧不过我,便勉强点点头,我知道他有点打怵,他从没有去过城里的澡堂子,乡下人洗澡不太方便,天气暖了,就在村里的水库里洗,天冷之后,就很少洗澡了,自己烧点热水,简单擦擦就算了事。

正好朋友给我几张贵宾票,不仅可以洗澡,而且可以享受免费的搓澡按摩和修脚。我和单位的领导请了假,带他来到澡堂,我们褪去衣服,便下了大池子,我决定陪着爹好好地泡一泡,水很热,爹泡得很舒服,嘴里咝咝着,眯着眼,脸上的皱纹都攒到了一起。从池子里出来,爹的身上泡得红通通的,我又领着他去了桑拿房,紧挨着他坐下,小时候,到乳山河里洗澡的时候,爹和我都曾这样赤裸着身体,累了,爷俩就并排躺在热乎乎的沙滩上。自从我上了初中,再也没有这样和爹坐在一起。我怕爹受不了桑拿间里的高温,蒸了一小会,便出来了。

搓澡工迎上来,“老板,现在搓澡吗?”我点点头,爹也许是怕花钱,拍拍我的肩,“小啊(爹对我的爱称),爹自己能搓,够得着。”

虽说贵宾票有免费搓澡的项目,但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很热的东西,我决定亲自给爹搓搓澡。“爹,你躺下,我给你搓搓。”他愣了一下,但还是面朝下躺下了。

我从来没有仔细端详过爹的身体,印象中粗壮的爹,躺在床上,便瘦小了许多,他的皮肤有些松弛,有好些老年斑了。我从他肩部开始,自上而下,爹肩上的肉很硬,他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肩膀也遭了无数的罪,挑水,拉犁,挑草,扛石头……爹的肩膀挑起了全家的希望。爹的确很消瘦,根根肋条很清晰,腰部也没有赘肉,他的胳臂很细,但很筋棒,从肩膀往下,被太阳晒成了酱紫色,永远也回不到原来的颜色,手指上缠着白胶布,手掌上有些长短不一的裂纹,那些愈合的裂纹里,已经长进了故乡的泥土,永远洗不掉了。爹的脚板很宽大,很厚实,脚面上有一层厚厚的茧子,我拿过工具,仔细地帮他修脚,常年地劳作,他的脚已经有些变形。帮爹搓完澡,我又用心地帮着他做了一遍按摩,爹闭着眼,一脸的惬意,看来他不是不会享受,而是我们当小辈的忽视了给他这份享受。

“小啊,你上来,我再给你搓搓。”尽管我心里不大自在,但没有拒绝爹,静静地躺在床上,任凭爹那粗糙的大手,在我身上划过,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宁,不知不觉竟然睡了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89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