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彼此搀扶、风雨同舟也许就是人生之大幸福。

爹在地里劳碌了一天,扛着䦆头,带着一身泥土回来了。看见我来家了,有点吃惊,坐在炕沿上和我寒暄了几句,便装上一锅旱烟,“滋滋”地抽起来,他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却是个干活的好把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爹抽完旱烟,妈赶紧递上一杯泡好的花茶,温度刚刚好,爹喝了一辈子的花茶,而且是很粗的那种。他喝起茶来,总是大口大口地喝,隔着茶缸子冒出的热气,我看到了爹那张非常满足的脸,那是一种经过风霜雨雪后,看淡一切的满足。喝完茶,妈把爹叫到了院子里,然后拿着鸡毛掸子,仔细打扫着他身上的泥土。

我和妈包完了饺子,爹也把水烧开了,等饺子下到锅里,便对爹说:“行了,赶紧上炕准备吃吧,陪着孩子说说话。”爹嘴上说好,却到牲口棚里给黄牛添草料去了。
吃完饭,爹说他的手里扎了根刺,让妈帮着挑出来。她从针线笸箩里找出一副老花镜,这副花镜断了一条腿,断裂处用厚厚的棉线缠裹着,有些臃肿。妈朝镜片上哈口气,用褂子前襟仔细擦净,然后把电灯线上的活结解开,把灯放低。她把爹那只布满老茧的手端在手上,把扎刺的地方使劲挤挤,然后用针尖小心地扎进伤口。爹疼得眉头皱到一起,但身体纹丝不动。刺挑出来后,爹舒服地“咝”了一声,露出笑意说:“这下好了。”

吃完饭,爹到院子里坐了一会,就到村前的墨水河饮牛去了,妈拾掇好碗筷,喂了鸡鸭,便在灯下钩花,打记事起,妈就开始干这个营生了,一干就是几十年。妈的钩针上依然插根鹅毛,钩针抖动的时候发出“扑扑”的声音,很有乐感。钩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停下手中的活计。
“妈,你干什么去?”

“瞧你爹这个脑子,把他的烟袋撂家里了,我给他送去,省得他着急。”过了有半个钟头,他们两个牵着牛一前一后回来了。爹嘴里还唠叨着,“你呀,真是絮叨,我没拿烟袋不会自己回来取,给你闲的。”我能听得出,爹的唠叨里有一份不易察觉的爱,淡淡地,充满暖意。
爹和妈已经结婚四十三年了,没享受过荣华富贵,但小日子依然过得有滋有味。就是在这鸡毛蒜皮的生活里,弥漫着让我发自肺腑的感动。这段日子我常想,什么是幸福。是钱吗?是地位吗?是凌驾于万人之上的荣耀吗?也许都不是,像他们老两口一样,彼此搀扶,互相温暖,风雨同舟,也许就是人生之大幸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88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