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江苏海门与浙江海宁——吉林人有点分不清

自称爱学历史地理的我,直到昨天才区分开江苏海门与浙江海宁。我们吉林人对“海”敏感,历史上被沙俄夺走了出海口,听到带“海”字的地名迷糊。

我听说过的、认识的江苏海门人总计两位。第一位是没见过面的著名翻译家、诗人卞之琳(1910——2000),他的名作《断章》并不长: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我学的英国诗歌选,就是卞之琳先生译的。

我见过的海门人是南开大学的周建高博士,他在天津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工作,长期关注城市布局与城乡发展的问题,经常在网上介绍自己的故乡。我于是才知道有江苏海门这个地方,但总是与“观潮”的胜地混淆。

周博士比我年长,是从天津社科院日本研究所转入社会学所的,他成果丰富,写过不少内参,多与城乡发展相关,包括住房、交通等具体问题。他脑子里存储了好多信息和数字,随时能拿出来与人分享。在他看来,可以利用的资料和有趣的学术问题很多,写作要尽量直面现实。我是非常赞成他的,人应该有这样或那样的学术风格。

浙江海宁是观潮胜地,中秋刚过,八月十八是观潮日,据说今年有16.8万人钱塘江观潮。有一位盗窃案的嫌疑人也在其中——他早就想去观潮,谁说偷盗者就不能有梦想呢?潮还没来,他就被警方逮捕,上了热搜。和这件事相比,游客在现场丢失手机或丢人的消息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观潮》是一篇小学的老课文,我学过,但没什么印象了。直至九岁的侄儿上了四年级,我反复教他:

钱塘江大潮,自古以来被称为天下奇观。农历八月十八是一年一度的观潮日。这一天早上,我们来到了海宁市的盐关镇,据说这里是观潮最好的地方。

隐隐约约,我又觉得好像周博士的老家就能观潮。当然,这篇小学课文,实在不如南宋的遗民周密《武林旧事》中的《观潮》,短短不到二百字的文章,那时的帝王百姓人人参与的观潮大戏如在眼前。宋朝人会玩,观潮这种大型娱乐活动的场地座位是很贵的,似乎观潮现场还没什么才子佳人一见倾心的悲喜剧。大家是观去潮。观人?不会好好观的。这不是“西湖七月半”,而是中秋以后的钱塘江。

海宁也是出文化名人的地方,诗人查良铮(穆旦),作家查良镛(金庸),一笔写不出两个“查”,都属于海宁的查氏家族。海门人翻译家卞之琳的老师——诗人徐志摩也是浙江海宁人。难怪我这吉林人老是分不清这两个地方。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卞之琳、徐志摩、查良铮的诗和译作(外国诗)是要读的,也该多和周博士这样辛勤且有眼光的人讨教才对。江苏、浙江的文化和经济都在全国前列。吉林背负着痛失出海口、体制老朽化的历史包袱。我们这些四体不勤的家伙,用笔能耕出什么田呢?海门、宁海的先贤、师友是遥拜过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84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