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买不到我姥姥包的粽子,哼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前日清晨去吃汤包,见路上偶有上了年纪的人抱着长长的桑榆,是低调不张扬的绿色,惊觉端午节也就真的在眼前了。
想起小时候的端午节,没有这在连绵的阴雨中度过,五月的北方算是一年中难得的怡人的天气,气温恰好偶尔下雨,阳光也没有“晒不黑算我输”那么毒辣。我自己最爱吃带馅的食物,而粽子满足了我对美好食物所有的幻想。这么说来,发生在美好春日里的、有好吃的端午节,成了我最喜欢的传统节日。
十二岁前的端午节,我都是从姥姥的人声闹铃中醒来,她轻轻握起我的手腕,把五色线系在我手上,我迷迷糊糊地问“那什么时候可以摘下来啊”。小时候的我,有了开始,总要求个结尾,后来才知道好多关系好多事情,我倒希望它绵延万里永远没有结尾。姥姥会认真地回答我,要等到春天的节气全部结束了才能摘下来,洗澡也可以不用摘下来。还会温柔地补充一句,戴着不碍事的吧,就这样戴着吧。后来很多年,我都有在街边购买香囊送给妈妈妹妹姥姥的习惯,从以前姥姥搜罗整条街街坊邻居家最好看的线为我编织的佳节礼物到后来我用零用钱给姥姥买的香包。我们隔着一代,却不断地付出爱、回馈爱。
奇怪的是,我印象里的端午节都没有上午,可能是被懒觉占据了吧hhh。吃过午饭后,姥姥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大包红枣干,这个瞬间我就知道,今年的粽子一定很甜。于是整个下午,我们都将在包粽子中度过,姥姥这个北方女人的豪爽体现在一次性包一百多个粽子这件事情上——包完要给四个孩子家送去的。她在巨大的盆里接满了水,将所有的红枣倾泄进水里,浸泡清洗,接着就是我最喜欢的环节——去枣核。她拿起一支筷子,从红枣一头戳进去,另一头筷子和枣核一起出来,只留下了完整漂亮的红枣,它可以完整地被包进粽子了,善终了。我也这样照做,却不是把枣儿搞得支离破碎,就是被飞出来的枣核伤到眼睛。姥姥会在一旁说,小孩子能做就很好啦,慢慢来。我因失败而产生的沮丧心情也被妥帖地压了压。处理完红枣以后,又拿出数量同样惊人的粽叶,开始清洗、轻微晾晒。之后拿出泡好的糯米和江米,漫长的备料环节总算结束,包粽子的流程这才终于开始了。这些繁杂的工序让我之后的很多年都理解香香女士从不自己包粽子的行为。
包粽子的流程由于过于复杂,就算是将我绑在凳子上强行要我包,我也做不到的,于是姥姥就放我出去玩了,等村口小路已经漆黑一片只看得到星星的时刻,也是我估摸着粽子煮好了,已经到了可以回家的时候。我拉着二丫的手跑回家,餐桌上早已经放好了两大碗白糖。我们两个要做的就是等着粽子离开锅进入白糖,再离开白糖进入我们圆滚滚的小肚子。
那时候爸爸妈妈总是很多善良热心的朋友、病人会送很多粽子。没到端午节前,香香女士就在家扳着手指说,往年xxx家的粽子最好吃,约摸着也到时间了,这两天就该送来了。从节日前一周到之后一两个月,冰箱里都塞满了来自城市各个角落的礼物。我和二丫最喜欢的粽子,往往出自不同的大厨的手。我们争相比较着,仿佛全城市的粽子,都要赶在端午节送到我家来参加“最好吃粽子争霸赛”。之后的故事想必也不难知道了:早餐吃粽子,午餐吃粽子,晚餐也吃粽子;早餐不消化,午餐不消化,晚餐也不消化。节日期间,打败粽子的是不是饺子,是胃肠炎。
距离姥姥离开也有几年了,我也越来越没那么频繁地想起她了,只是在下过雨的夏夜,我很想吃一盆烩菜加一碗汤面的时候;在路过买香包的小车的时候;在家庭群里看见微信ID“春风”的时候;在我看到年纪相仿的老人家的时候;在所有我独自走过不知名的小巷闻到饭菜香的时候;在这样的节日里,我反反复复地想起那个敢爱敢恨,不吝付出的女人。很多年后,我期待做一个拥有力量来爱,保护和支撑身边的人的女孩子,才发现早在六七十年前,已经有一个女孩子这样做了,她为了爱跨越遥远的地域,坐上火车千里迢迢嫁给了我姥爷,她也给了我所有关于节日的期待,让我所有的节日都变成了盛大的庆典,让我知道,原来在节日里做一个小孩子这么幸福。
春节的烟火也准备好了,中秋节亲自打的月饼也放在餐桌上了,元宵节跑老远买来的魏虎仙元宵刚刚出锅,只是好像端午节的五色线,今年没能戴在手上。
姥姥和姥爷在那边也记得吃粽子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76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