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执念,我一定要我喜欢的女孩子幸福

我有一个执念

我一定要我喜欢的女孩子幸福

好像这一切从一开始就被注定

小时候,我留很短的发型,和男孩子一起爬树、一起打枪、一起在吃完饭燥热的北方的中午,在四下无人的街上疯跑,陪我们一起的只是夏暑未散去树上聒噪的蝉。

妈妈总是说“我家丫头就像个小男孩”,老师总是说“班上总是有你这样的假小子和男生混在一起”,排座位时偶尔有人说“我还以为你是男孩子”,公园里有老人家远处走来“这小伙子长得真精神”

漫长的时间里,我一直以为,没能做一个“像女孩子”的女孩子,是我的不堪与耻辱。

进入青春期后,我开始学着班上面容姣好,干净整洁的女孩子蓄起长发,穿粉色的运动鞋,别带水钻的发卡。这一切都是为了远离那些声音,那些让我觉得我格格不入的声音。

 

可我也清晰的感觉到,我不仅仅是一个长发、粉色的女孩。我当温柔,但更有力量。

我开始明白,那些我所有夏日午后的喧嚣,我所有路见不平的仗义,我所有坚定不移相信他人、给人支持的举动。都来自漫长的青春期里,我没自私狭隘地强迫自己成为一个安静羞涩的女孩(但如果真的是安静羞涩的女孩子也超级棒哈,就做自己,使劲做自己)。

女孩子可以拉起女孩子的手,女孩子可以渡女孩子,我们可以互相拉着往前飞奔。

 

大学以后,独自生活叫我被迫面对许多孤独,却也是这些孤独教我有幸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和世界相处。以往作为“假小子”“男人婆”“疯女孩”积攒下的那些力量,开始武装我这个独立的个体。

因为被标签中伤过,因为被不温柔地对待了,因为看不得和我有一样伤痕的女孩子反复揭开伤疤。

我想要拉她们一把。

我要拉她们一把!

我却被她们拉了一把又一把……

诚然,成长一直都是进行时,要说真有个尽头,也几乎和生命结束同时发生。所以我从来都没能成为那个绝对独立自信坚强的女孩,我朴素地想要在她们需要时给她们一点支持的动机,却成了我们助人自助的开关。

写到这里,我脑海里回忆起和许多女孩子傍晚夕阳下,各自丢出无数个伤害,又一起抚平的画面。她们先是闪了泪光,又大喊“都去死吧!”

我不知道那些未曾谋面但好好长大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她们前进。任何一个人的成长,都伴随着无数种力量的交织,甚至这些力量偶有冲突,但聊胜于无。

我所认识的女孩子,因为较为封闭的家庭教育理念和标准化的性格模式,多少带着点自卑和羞涩。但好在,后来我们都一起慢慢驱赶这些不安了;但好在,后来我们都一起手拉手,跨过一个又一个被伤害的深夜了。

最近几年,我越来越感觉到,我想要帮助“她”的强烈渴望和我能够帮助“她”的微小力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这种Girl Power从不复杂,可能就从不再互相倾轧,不再互相揣度,只是在她哭泣的时候说一句:“不是你的错,你值得被好好对待”开始。

写到最后,想起先前一位朋友的话:“谈情绪最好是忽略性别,是人都有七情六欲,都有脆弱都有力量”

各位亲爱的我的女孩儿们,收回视线,凝视自己,用我们的力量,向温柔致意、向伤害宣战吧。

 

P.s 当然,男孩子和女孩子一样,都值得被关注和爱护。但今天权且聊聊和女孩子们发生的守望相助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话,之后也想写写,曾经来自温柔体恤的男性支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75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