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里那棵老槐树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先  人

听老辈人说,这棵树有年代了。小院是曾祖母娘家、外号“赵半街”家的,据说鲁桥镇北街半条街都是她家的。曾祖父在关中闹回乱时,因为曾祖母是独生女,外高祖母年迈无人瞻养,故此在同治十三年(1869)曾祖父把家从三原武家堡迁居到泾阳县鲁桥这个清水绿树环绕、常年鲜花盛开的小院。祖父对我说外高祖母没儿子,曾过继了个侄儿,没想到侄儿抽大烟,把一份厚实的家当很快就踢蹋光了,自己也觉得害臊,就扔了祧。曾祖父就把高外祖母接到这个院子。高外祖母把这小院房契,北城外的地契,都给了我曾祖父,曾祖父后来对高外祖母生养死葬。高外祖母过世后,曾祖父把伍渠岸小院的房契、北城外的地契都退给了赵家。

高外祖母的牌位后来也供奉在我们张家的先人桌上。记得每过年过节逢祀日,大人就会打开牌位门,烧香点烛,摆上献饭,带着孩子们叩头祭拜。当我随爷爷磕头时,记得供奉的那些牌位中,有的二位一座,有的三位一座,还有五、六位的。而有一座高大的牌位奉在先人桌右上方,上面只有一位先人名讳。我问爷爷,才知道这是他的外祖母,后来又断断续续听说了上面一些事情,直到我们这辈,哥哥还跟祖父到北城外给高外祖母上坟。

因为我家坟地远在北边的辘轳把村,所以除清明本家人到老坟去上坟外,农历冬至、十月一都在家门外渠岸边,给先人烧纸、送寒衣。父亲总是画三个一米多的大圈分开烧,我很奇怪,问父亲,才知道这三个圈,是分别烧给辘轳把、武家堡和北门外高外祖母的。直到文化革命破四旧,把先人牌位毁了,高外祖母的牌位也殁了,张家在陕西二百多年的家史也就毁之一炬了。

风 波

曾祖父过世后,赵家当年过继的姪儿,烟瘾越来越大,就借曾祖父不在了,让人来把小院大槐树伐倒卖了。祖父后来告到泾阳县衙,县太爷焦老爷判决张家交银二十两,房契归张家,并罚了赵家伐大槐树十两银子。没想到被伐后的大树根第二年春天又长出一丛绿郁郁的枝叶,祖父留下壮实的三枝,其它剪了,我后来看到的就是这代大槐树了。

父亲说这棵老国槐和她母亲一样守护着这个小院,给小院送来福荫。

没想到后来小院再次被人构陷。我们伍渠岸的甲长赵振兴,我们都叫他五爷。五爷的大烟眼又盯上我们小院,耍横逞强把我们的小院卖给了北街棉花店东家老谢保,并派保丁再次来伐国槐,老实本分的祖父为了息事宁人,被迫给了十两银子才算了事。

这样一来槐树算是平安了,她给我家带来几度风波几度愁,但更多的还是给我家带来的恩泽,帮我家渡过难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54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