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悼念“吹哨者”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你走了,
走得和这次疫情一样诡谲。
先魂飞体外,
又徘徊婆娑。
傍晚传来你的死讯,
夜里有人说你复活。
你是不愿意就这样丢下父母,
还是不愿意把妻儿舍得?
你是想再看一眼人间,
看看这病魔祸害的家国。

你,
本来是上天派来的使者,
三十八年岁月。
你的存在,
就是为了在危难时刻,
向人民敲响警惕的木铎。

可是,
你的木铎,
却被人褫夺了,
变成你的罪过。
这些褫夺你的人,
他们呐……
既不是恶鬼,
也不是狂魔,
他们就是为了头顶上的乌沙,
而将真实的声音封锁。
这叫人啼笑皆非,
这叫人哭笑不得。

唉……
我长长地叹息,
长长地不能控制自我。
你,
还是一个孩子。
你走了,
你病中的父母,
该怎样把残年度过。
遗腹的孩子,
当他寻找爸爸,
他的妈妈该怎样说?

我们该怪罪谁?
是怪罪病魔,
还是那些政 客?
是用满腔的幽怨咆哮苍天?
还能把谁去斥责?

你本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
孝敬父母,
夫妻厮磨。
子孙绕膝,
岁月如歌。
可你却就这样走了,
成为这场疫病最叫人心痛的一个。

如果苍天不存好人,
那么,
苍天就有罪恶。
如果大地不留善者,
那么大地就是恶魔。
那么,
我还有无数个那么。
可以去
诅咒这世间一切的浑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53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