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头山佛光,让我们充盈着生命的神性与旷美。

光头山,是秦岭主峰太白山的小兄弟。这山不高,名气却大。它的出名,不是仙,是动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这里是夏季野生动物的乐园。大熊猫逐竹而居,赶集来了;羚牛为爱而生,赴擂台赛来了;金丝猴淘气贪玩,凑热闹来了。还有好些动物、鸟儿啥的,也跑来搞聚会混脸熟。
站在光头山顶,亘古积雪的秦岭主峰太白山,遥遥在望,映入眼帘的是碧蓝如洗的天空,一朵朵白云擦肩而过,一伸手仿佛就能摘上一朵。云雾聚来,如置身水墨画中,云雾散去,则可俯瞰万丈深壑。我们看到了熊猫、金丝猴、羚牛等珍稀动物的活动痕迹。放慢脚步,尽量不弄出一点响声,悄悄穿行在陡峭的山林。一只熊猫离我们20多米外,津津有味地嚼食竹子。我们一动不动地趴在竹丛,透过一处不算稠密的竹叶缝隙,静静地打量。向导一边双手比划,一边轻声解释。它吃饭的架势,很有趣,也显出它们的精明。你看,它总是伸出前肢挑选头年生的嫩竹,抓住竹竿轻轻一摇,以其顶部枝叶多少来判断,选中的都是动感小、竹叶多的嫩竹。嫩竹茎皮薄,内含木质和纤维素多,嫩软易咀嚼,好消化吸收。取竹时,先用右前肢抓住竹梢,用门齿从叶柄部咬断,衔在右边嘴角,待到有10—20片竹叶,再用前肢握住,将它们卷成筒状,像人吃馅饼一样逐段嚼食。吃得专注而投入,丝毫没发现躲在不远处观察它的我们。
看够了,没有打搅它,我们悄悄地出发了。走近一片灌木丛时,向导突然“嘘”地一声,示意大家蹲下。前方200多米处,一只羚牛卧在一棵粗壮高大的桦树下休憩,神态恬淡,安闲自足。我们想近距离拍摄,向导没同意,担心出啥意外。所处的观察点处于顺风方向,拂不动树叶的风儿从我们背后刮来,几分钟后,它站起来,朝我们这儿眺望,竟然慢悠悠走过来,挡在路中间。我们齐声吆喝,它不理睬,似乎故意不给让道,瞪着铜铃般的眼睛,发出洪亮的响鼻声,吓得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又过了一会儿,我们打算让路,它却礼让我们了,“腾腾”几步钻进一片竹林。那神态、那气势,仿佛告诉我们它就是秦岭之王。我们目送它远去,突然生出敬意,这王做得既霸道蛮横,又温厚可爱。
枯枝的断裂声连同“吱吱哇哇”的呼叫声混成一团,像浓雾一样飘过来。我们幸运地目击了一大群、约莫70多只金丝猴。3只哨猴借着树枝的弹性,在20多米高的树梢敏捷荡跳,一荡一跳可达六七米,还不时站立树冠顶端,手搭凉棚东张西望,神态酷似侦察兵。几只小猴儿在枝丫上跳来荡去,昂着头身体斜倾,前肢向前上方伸展,后肢持蹬踏姿势,长尾飘飘,阳光勾勒出毛绒绒的潇洒身影。有时候,攀援至树顶梢,突然空翻向下,接连几个腾空翻,再抓住最底层的枝丫,腾跃到另一棵树上。累了回到妈妈身边,妈妈伸出长手一抓,拎起孩子往怀里一揽,便喂起奶来。妈妈奔走觅食时,孩子抱住妈妈的腹部,不分不离。我们惊讶地发现,妈妈多了个“包袱”,却看不出丝毫的负担,依然是那么欢快飘逸。有两只猴子一会儿依偎,一会儿拥抱,在谈情说爱呢。几只小猴子不甘寂寞,窜到面前挑逗,皆被它们赶跑。一只形体健壮、毛色漂亮的金丝猴,目光犀利,颇有霸气,从这个树枝荡向那个树枝,前肢拉住树枝用力摇晃,弯曲后肢猛力蹬脚,借助于树枝的反弹力,一个鱼跃蹦入空中,扬臂收腹,眨眼间跳上五米开外一个树枝。后肢刚刚触到新枝,还未站稳,早已伸出前肢,飞快地抓牢另一树枝。猴子们纷纷让道,轻声呼唤,点头哈腰。向导说,这是种群的“家长”,大小猴子都听它指挥,家长走到哪群猴跟到哪,威风得很……
地面、岩石、树上生着色泽鲜艳的地衣苔藓,行走其间,宛若踩在绿地毯上。秦岭箭竹一片片、一簇簇,苍翠茂密。葛藤、刺藤用自己的须攀爬,和大树一决高低,独自撑起一片绿荫。有些树上悬浮着一层层白色,散发着药香味。向导说,开白花花的是味中药,清热解毒,治喉炎痢疾。林中到处能看到黄的、红的、粉的各色花儿,或浓或淡的花香扑面而来。
光头山的天气变化无常。天晴时,太阳晒得人骨头痛,第二天洗脸毛巾不敢挨;云层罩住太阳,冻得人嘴脸乌青,即使穿上毛衣也发抖;腾起一点雾,马上是云雾迷漫,把山裹得严严实实;山顶云层似乎很高,扯开嗓子喊几声,几分钟内云层直逼下来,便是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格巴巴——轰隆隆——”炸响在头顶和身旁,长蛇样耀眼的闪电狂舞着,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合抱粗的大树瞬间被劈得粉碎。声音太大了,震得人心发抖耳发麻,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那天夜里落了雨,第二天清晨,天空湛蓝明净,阳光灿烂耀眼,山峦涧谷撒满金辉,清新幽静。一处涧谷浮出缕缕氤氲水气,眨眼工夫,千山万壑滚动起团团云雾,宛如天边奔腾的羊群;又似倾倒的牛奶,沸腾着,很快填平了沟壑,吞没了山野。面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大海,阳光从海里跃起,给宽阔的海面撒上千万道金晖。
光头山佛光,让我们充盈着生命的神性与旷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52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