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四十岁

小编碎碎念《平家物语》的图片 第1张

二十岁午夜豪饮,四十岁才找到人生的方向。十几年的迷茫是不是那当年豪饮的代价?从二十岁到四十岁,跨步不小,但也是寻常年华而已。二十岁担心小朋友管自己叫“叔叔”;四十岁以后听人叫“爷爷”胆寒,其实习惯就好。二十岁胸怀小志,不敢张扬,更何况,路、步骤、兵马粮草,一切都太渺茫。

二十岁看不清人的脸,四十岁洞察了人的心。二十岁看不起教书育人的职业,四十岁的时候,想着如何让学生顺利毕业。不过,专业,总是要张扬,总是要扩张声量,汇聚弟子们的声量,汇聚自己多年的所想。我在课堂上不重复自己老师当年的话,不断追求进步的人,不是我,难道还是远在天边的那些大儒和明星不成?

二十岁读《源氏物语》,这小说很怪,缠绵哀伤。它是世界文学史上最早的长篇小说。当年为什么要读,而且读到第四十四卷呢?看似雷同乏味的故事,丰子恺翻译得好。第二卷,源氏公子和头中年等几个年轻人在议论女生,堪比《红楼梦》第二十八回贾宝玉他们几个“女儿悲,女儿喜”的酒令,《源氏物语》读着当然不如我们中国文化的瑰宝读着畅快明晓,但总有它的价值吧。

二十岁读《源氏物语》,四十岁读《平家物语》。当然了,有两点要说明,以前不是没读过《平家物语》,比走马观花还快,堪称“轻轨看花”吧。现在是精读,现在是彻底在日本文学翻译与解读方面拿出成果的好时机。第二,我今年四十五,已经过不惑之年好久了。逢人减岁,逢自己也减岁,偶尔为之,无伤大雅。只是想把前后二十年作个小小的对比,讲给年轻的读者和学生。

二十岁的时候,我还不理解范进。因为自己考得好。范进的“进”,进学的“进”,韩愈的著名散文《进学解》的“进”。二十年来,范进式的悲剧我看了不少。四十岁的时候听了一个故事:一个吉林省双阳县的优秀生,后来成绩维持不住了,抑或是在类似考学保送之类的事上被顶替掉,终于也发了疯。她不如范进幸运,亲生母亲的大嘴巴也让她没办法再过正常人的生活。再后来?结婚冲喜。发病了,就在农村点别人家或自家的柴火垛。起火了,谁肯去救一个疯子?正常人还不好活呢。二十年了。跨马游街、披红挂彩的盛景在吉林到江西的广袤土地上不断上演,却怎么也掩盖不住愚昧支撑的嚣张和无知造就的凄凉。

四十岁,我依然没时间去写新《儒林外史》。《新儒林外史》是一堆认字的、做学问的人在演,我也是演员之一。小编碎碎念《平家物语》的图片 第2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47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