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母亲和她的千层底布鞋

电影中的一个镜头,我突然觉得像极我的母亲。那是一幅女主千针万线为男主做外套的画面,我母亲当年也是这个样子的。
小时候,家里很穷,八岁之前,穿的鞋几乎都是母亲做的。母亲做的鞋,就是那种千层底布鞋,白底黑帮,脚背上往往有一条带子,侧面钉着扣子。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做千层底鞋其实很麻烦。记忆中每年夏天天气好的时候,母亲就会找一些旧衣服等,撕成一片一片的,用浆糊将几层布粘在一起,晒干,她说那叫“布被子”。再从棕树上剥一些棕,晾干后也用浆糊将几层粘在一起,叫“棕被子”。
做鞋底时,先用纸剪出个鞋底的模子,再把“棕被子”放上,然后填几层“布被子”,最后一层一层往上面铺上布,等到了一定厚度时,按照模子剪出鞋底的形状出来,用线把周围固定好。如果要白色千层底就要用白布,我们小时候没有那么多白布,母亲就在鞋底中间填其他颜色的布,只在鞋边铺一点白布条,虽然很麻烦,但做出来看起来也是白底的,配上黑色鞋帮,一样漂亮。
第二步是纳鞋底。纳鞋底要用麻绳,这样才结实耐穿。每年夏天,得取一种叫“麻”的植物的皮,漂白晾干,捆成小捆或编成辫子。纳鞋底时,母亲就会将晾好的麻丝放在身边,先抽出几根差不多长短的麻丝,挽起裤腿,放在自己的大腿和膝盖上,搓成线状的麻绳,再打点蜂蜡使其光滑,然后戴上顶针,使劲从鞋底上穿过,再用,再搓。母亲纳的鞋底,简直就是艺术品——鞋底外面全是清一色的竖线,一排排,一行行,整整齐齐,但又错落有致,针脚统一不会超过0.5厘米,也就是不到半粒米那么大。二鞋底的里面,确实清一色的横线,一样整齐和错落有致,不超过0.5厘米。想不出,那么厚的底,就一颗针和一缕麻线,母亲就能玩出这么精美的花样。
纳鞋底是大工程,纳的越密实也就越结实,一双鞋底断断续续大约得花母亲一两月才能完成。
接下来就是做鞋面了。单鞋分为男女两种,男鞋又可分为剪刀口和圆口鞋。就是形状不一样,做法都差不多。
做鞋面之前还是先用纸剪出模子,记得母亲有一本红色塑料皮的毛主席语录,里面夹着好多鞋模子。拓上模子剪出“布被子”,在“布被子”上粘上鞋面,往往以条绒为主。等鞋面晾干后,再用麻线缝制在鞋底上,这样一双鞋就成功了。
男单鞋往往会在每只鞋脚背的两边各剪出一个深椭圆形的口子,用松紧布补上。这样既可以让穿脱鞋更方便,也是鞋更舒适合脚。
女单鞋是那种有带子的浅口鞋,外侧订上扣子,穿脱也很方便。
母亲最爱做的是小孩单鞋,在大人鞋的基础上,在脚背处用彩线绣上或割出花草动物,或做出虎头、兔耳等形状,栩栩如生,漂亮极了。
棉鞋往往是高帮的,鞋口是“人”字形,鞋底缝上一层棉花,鞋面也会在两层中间装上厚厚的一层棉花,穿上特别舒适暖和。
记得每到下雨或者冬天无事的时候,母亲就会端出她那个针线簸箩,一针一线,纳鞋底,做鞋面,绣花,绣鞋垫,甚是忙碌。
而每次做的时候,她总说是自己要穿,结果往往都让我们穿了来。在我们穿之前,母亲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什么不要踩在水里了,不要粘上脏东西了,走路时不要拖着脚后跟等等,我们从小也都很珍惜这些鞋子,尽量不去泥里水里踩,但有时候实在没有办法,上学时还是晴空万里,回来时已是满地泥水,只好硬着头皮踏过去,回家后母亲看着布鞋那惨不忍睹的样子,往往会心疼半天。
随着岁月的流逝,母亲的针线簸箩变成了筛子,再变连筛子都没有了,母亲背驮了,眼花了,再也拿不起针线了,可这个电影画面,又一次唤醒了我记忆深处母亲做鞋时的那些样子。
如今,各种颜色、各种形状、各种材质的鞋子让人眼花缭乱,每年也要买好多鞋,但没有一双鞋,像母亲做的千层底布鞋那样舒适温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43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