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哈热木的点心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晚饭在夏哈热木吃了烤串,是一家新疆菜馆子,在二楼,没有临街店面。

在长寿路开了也该有十年了。楼下最近树了易拉宝,说在中环百联开了分店。

也算苦尽甘来,开枝散叶了。

一楼的楼道里以前安一个炭炉子,我买过烤羊肉串。

烤串的师傅是个二十来岁的少数民族青年,戴一顶黑底蓝线的绣花小帽,配套的蓝色衬衫外面罩个黑色对襟坎肩,下身穿了条牛仔裤。

我问他要了二十个羊肉串。他用极快的语速报了价格,看着我迷惘的眼神,他又认真缓慢地说了“五十块”。看见我点了点头,他笑了笑,转身去取生肉串。

开烤之前,他手机响了,是翻盖的功能机。接电话的时候,他情绪有点激动,但是还是在克制,最后默默地挂了电话。

我看他情绪消沉,就问他出了啥事。

他腼腆地笑笑,说妻子不适应这里的生活,想要回去老家。

因为是给女儿吃的肉串,我就大声反复地强调不要放辣。

烤肉串师傅大概受了我的影响,快烤完的时候,慢速大声地又确认一遍要不要放辣,然后熟练地打了包递给我。

果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烤肉的炉子就撤了,不知道烤串师傅是不是带着心爱的妻子回老家生活了。

夏哈热木的点心做得很好,今天点了娜帕里勇吃——百度一下才知道是某种中亚流传过来的小点心,做法和拿破仑差不多,发音也是殊途同归。

结账的时候,面相有点少数民族的店员微笑着说了再见,感觉很亲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38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