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和我的妹妹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妹小时候爱哭。

据我娘说,她把我妹放到托儿所里,我妹天天哭,哭到阿姨胆战心惊,人神共愤,罚她坐在小痰盂上。

因为年龄太小坐不住,就用带子把她绑在楼梯柱子上,让我这个大两岁的姐姐给她喂饭。我当时估计四岁都没有到,都没印象了。

不过到我幼儿园的时候确实因为我妹大哭做过一件出格的事情。

不知道为啥,那个夏天的白天只有我和我妹妹两个人在家。有一天,天特别热,太阳晒得地面反光。我们俩姐妹坐在门口的水泥台阶上享受穿堂风,突然妖风发作,把门吹上了。

我妹妹开始哭。

“妈妈呀~~”

妈妈当时在上海工作,不在嘉定,没戏,我不理她。

“爸爸呀~~”

爸爸在上班,可以去找,行,说走就走,我拉起我妹就走。

出门右转,上桥,右转,沿着河边的石子路走。路过废品回收站,耳旁听见有人说那不是谢奶奶家的两个孙女子么,光着膀子去哪里啊。

好吧,我妈那年用枣红色的水波点人造棉给我和我妹做了两套睡衣,我嫌热,就穿了条睡裤。

再过一顶桥,看见托儿所旁边的柞树左转,路过水果店,我印象里这个水果店只卖酸水果,比如说青苹果和绿橘子。

水果店对面是羊肉店,在那里爸爸会买白切羊肉,用牛皮纸包。我爸总让我先挑一块吃。我喜欢带皮有冻的羊肉,比白色的羊油好吃。过了羊肉店,我便不太认识路了。

路也不识,字也不识,也没有人知道我是谢奶奶的孙女子,只有头顶的烈日和我妹妹一脸的眼泪鼻涕。

好在我家在镇西梢,爸爸的单位在东门,虽然有几公里,但是路线并不复杂,还真让我们找到了。

门卫老爷爷问我们俩做啥。

我们说是找爸爸。

爸爸叫啥。

不知道。

好在有个爸爸的同事金平路过认出了我们。

这个小伙子是个好人,但是相当顽皮,他刚买了个相机,所以我也就有了我唯一的一张无上装照片。我妹没有。估计一脸鼻涕眼泪还是吓到了爱玩的小哥哥。

总算这个旅程有惊无险,完美收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37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