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下一本最好

小编碎碎念《伪满洲国的法治幻象》的图片 第1张

我的书哪本最好?肯定是下一本。

《伪满洲国的法治幻象》确实已经很难买,尽管有读者需要。可是,我也不盼着再次印刷了,不呼吁,不督促出版社这样做。其实,还是自己写得不够好。若好到极点,必然就有人主动反复印刷。既然不好,何必再浪费纸张,沽名钓誉?

《国际法简编》也不会再版。国际法,才“下笔”就“收山”?现实中的国际法案例更新了、理论更新了,甚至荷兰海牙法院的法官也纳新了。国际法和政治现实的纠葛有点理不清。孟wan舟引渡一案也是如此。钓鱼岛之争忽热忽冷,韩日领土争端的资料有韩语看不太懂。人生苦短,精力有限。别用自己的书去拴学生的心和脚,让他们自由选择吧。

以上两本书的pdf版现在都自由传递着呢。

许多年前,一位外国学者来长春市,来东北师范大学讲经济史。名字我已经忘却了,反正不是最有名的三和良一先生。三和良一是南开大学的老朋友。来东北师范大学的先生留了独创的剪贴版的包含丰富的表格、数据与图像的讲义。有几十张。讲课就在军事理论教室楼上的小屋子。那讲义我保存了十几年。最终还是决定用这份珍贵资料的反面手写诗歌翻译的草稿,用后就扔掉。在柜子里放了很多年的伪满洲国法律条文合集的复印本,也是这样发挥作用,反面当草纸。好多人说我的学问不够深入,不够深入就不够深入吧,不值得为了法制史上的一个问题熬白更多的头发。讲《儒林外史》更为重要。

还有第二本俳句。再高兴了,就重译自己喜欢的日本古代散文《方丈记》(作者鸭长明)。

自己所谓的既有成果,可以忘掉。

别人的书,都挺好。我的书,下一本最好。

小编碎碎念《伪满洲国的法治幻象》的图片 第2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32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