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打卡,打卡

莫看老沈一身汉服,满头银丝,好像多老派、多板正的样子,他思想新潮着呢。再前卫、再时尚的东西在他眼里都是好玩,皆能容得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打卡”是个老词,上下班时把考勤卡贴住磁卡机,便可记录到达和离开单位的时间,用这个向领导报告我按时上下班了。
眼下打卡已落伍,新技术叫扫脸,堵死了代刷卡的漏洞。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突然时兴的网红时代,让“打卡”一词又流行起来。
老沈说老马你不懂吧,一个网红经常去的店,我去了之后就叫网红店打卡。

我看着他那得意而又萌萌的样子,便觉得人还真不能按年龄断定他的年龄。

关于堂主的打卡行为,合肥的朋友陈总曾有过披露。
她在蚌埠雪华乡那边投资兴建了一个社区图书馆,公办民营的新模式。
盛大的开馆仪式请过沈堂主莅临。他老先生匆匆过来,拍了几张照片发在朋友圈,后来再一寻他人没影了。
车已行驶在去黄山的路上。

如此敷衍的“打卡”行为,气得陈总很长时间都耿耿于怀。
老沈亦深感委屈:你们不懂,我这是典型、正派的打卡呀。

市服饰文化研究会在运河古镇搞个七夕文化活动,汉服、旗袍展示加朗诵、舞蹈,会长陈艳艳是操办人。
她是个铁杆“东粉”、“堂粉”。

从临涣返回略有些疲倦,午睡已成习惯,要是不眯瞪一会人咋着都不舒服;归途又拐去县文化馆新址,去看李俊民馆长,闲扯了一会。
从县文化馆出来,老沈把着方向盘,再邀着去参加陈艳艳的七夕活动,我和诗人木子都不愿意,我们想要回家歇息。

老沈说去打个卡就走。

七夕的运河古镇动静不小,现在一到传统节日都亢奋。
一直关闭着的月老庙也开张了。
尽管只是几个泥塑、几张画,相对闭门黑着脸,总算是名副其实了一回。

不知是七夕表演的一部分,还是天天如此的常规巡游,步态整齐划一得如同仪仗队的徒步团走过来的时候,它的团服分外靓颜。

陈艳艳从办旗袍会开始,我就对她的爱好既崇敬,又远观之。

一个穿衣自诩随性的男人,也就是邋遢级别的水平。
我的着装理念是:“玉树临风”说的是树、身材,没说羽衣。
女为悦己者容,男人么,穿出自己的舒适感来就行,不用为别人的眼神费心思;你长得跟人字拖样,就大大方方穿人字拖。
换言之,你的风采、气度要是穿衣穿出来的,把自己归类于“人靠衣服马靠鞍”的水准,那样的气质就要打折扣了。
比如,打死我都不敢想象,我在徒步群里穿成那样、走成那样。

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谬论,为邋遢穿衣自辩、美化。
可是这个世界要全是一色的思想正确、一码的正能量,好似走到哪里都被红牡丹围着,人还不吐了。

七夕的运河古镇分外热闹。
我发现在这样喧嚣的场面里,自己的脑子几乎就是空白,呈脑残状态。
寻不到我的思绪,也找不到我的感觉。
人又偏偏不愿意随波逐流。

让我和诗人木子十分气恼的是,堂主硬拽我们来打卡,他其实是来上班的。
沈太太是七夕旗袍表演的一员,他要助阵。

我和木子立即学着他典型、正派的打卡样式,表演没开始就急急匆匆的跑路了。
诗人木子说,七夕你堂主要上班,俺也得上班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30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