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打包旧时光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推门而入第一眼看到的花)

春节至今,因为疫情和其他,八个多月没回荣成了。

去年冬天跟老娘在这里住了一个月,说好的正月初一家人都来团聚。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计划。眼看着家里只有老娘和我过节,年三十早晨突然决定带老娘回了北京。于是,这个家里留下一屋子准备好的年货。

受台风影响,这座靠海的小城阴雨连绵。好在从我来到开始,每天有雨,偶尔太阳也露个脸。只是,这久不住人的屋子,少了人间烟火气,推门而入时的“潮灰气”,着实让人崩溃。

幸好桌子上有姐姐买好的花,清清雅雅地插在花瓶里。桌子上有二姐带来的蔬菜和饼。潮闷的家里,有了花花蔬菜,也算有了人气。

这两天都在打扫。扔掉仓皇离开后坏掉的吃食。把地板上的尘土,蹲下擦到泛光。换上干净床品,打开空调除湿,这个时候电热毯还是有用,床热了,被子也干燥许多。

衣柜里有许多陈年旧“衣”,每次回来都清理,每次都不彻底。很多衣服都有故事,总觉得不舍。留在那里,一年年并不穿。这次决定彻底清除。留出空隙,让回忆、家和我,畅快呼吸。

白色纯棉运动服三件套有19年了。那时我在丈岭,衣服是一个在安丘工作的朋友帮买的。当时穿一身白色的不多,那时人也年轻。记得是个春天,树都绿了,穿一套白色衣服走在街上,有种说不出的自信。每个季节都会穿,每个季节的新衣服也不能代替。

有一年春天去潍坊开订货会,衣服丢在公共汽车上。麻烦朋友去找,在家等得六神无主。那时没有微信,朋友费好大力气找到。又没快递,只能托人带回。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不知有谁能体会。

这套衣服来荣成自然带着。有一年夏天,有朋友带孩子来看我。带她们去威海看海。海边风大,我把这件白色上衣给她女儿穿上。衣服本来是个短款,可小女孩穿上能到膝盖。海边风大,吹动她的细长头发。给她拍了迎风站着的照片,至今记得。只是,十年的光阴,有些人还是走散了。小女孩也已经长成大姑娘。

这套衣服已经两年没穿。也真的有些穿不出去了。终于下决心舍弃。连同与它有关的往事一起打包。终于,告别了陪伴我最久的一套衣服。

有几条黑色短裤,依然精致。款式不过时,就是瘦。两手提起端详,腰围二尺。那是我最美的时光。那时只爱黑白。一年四季的衣服都是黑白配。头发从来都是直的,脸上最多用个粉底。一天到晚地忙碌,永远有停不下来的脚步。现在也不觉得老,只是已有几年不穿短裤。曾经有个人说,我的腿穿短裤好看。不是因为长,是因为长短粗细刚好合适。因为太瘦的腿穿短裤并不好看,而我的恰好匀称。

谁说恰好不是一个特别宽心的说法?

有条床单是栋高中住校时学校的标配。单人床单,高中一个学期就起球了。2011年毕业,洗干净留到今天。总觉得给他保留点记忆,其实也是在保留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如今他已长大,那些日子我们各自存储在心底就好。一条长满疙瘩的床单,不留也罢。

有几条连衣裙还挺好,几乎没穿。还是因为腰身太瘦。唉,那时竟然不觉得自己瘦。那是我代理的一个品牌。老板娘是杭州人,人更瘦,穿衣服好看。那时我生意好,卖她家货多。老板娘有个二胎儿子,叫我干妈。后来,我离开昌邑去其他地方开店,有阵子生意不如以前,再去她店里,明显冷淡。也不让小孩子叫干妈了。那时就已知人情冷暖,从此再无联系。裙子打包送人,又了却一段往事。

有两条黑色拉裆裤,是那种很夸张的拉裆裤。有一条裤裆耷拉到脚踝。2015年夏天我还这么穿,底下搭配一席之地的圆头靴子。那个时期特别喜欢这种有个性的穿着。我自己起名叫这种风格为“大休闲”。这是一种与小女人风格截然相反的穿着。随意、大气,不拘小节又有点帅气,甚至还有点小小的不羁。那时,我很少穿裙装。总觉得高跟鞋和连衣裙能束缚奔跑的女人。这种“大休闲”让我感觉轻松自由,那时的我像个风一样的女子。

2015年以后,结束这种忙碌,许是心底对自己的补偿,也或是骨子里天性的绽放,我开始爱上裙子。并不臃肿的身材让我敢尝试不同风格的裙子。只是最爱的还是休闲。还是喜欢两侧有口袋,长及脚踝的裙子。拉裆裤早已不爱,也过了那个需要刻意彰显个性的年纪。本色就是个性。

打包丢掉的拉裆裤,又封存了一段旧时光。

有两套球衣。白色的是栋初三时买的。因为没穿几次,几乎完好。黑色那套,也有九年了。那是高考结束后,栋组织的一场篮球赛,他们十几个人定制的球衣。每套球衣都有自己喜欢的号码和自己的名字。总觉得栋不定哪天回到这里,再去打球也可以穿,这些年每次回来整理都拿起又放下。这次还是没舍得丢,等他回来,留与不留,让他做主。

有个玫红色的双肩背。有一处磨破露出白底。包里有一张车票:高密到济南。这是八年前的一个包,那是我早晨去济南进货的车票。我是最早背双肩背的人群,当时很多人说我背个双肩背像上学的孩子。其实,我是喜欢双肩背方便。可以腾出双手做很多事。一个人时,腾出的双手可以拿很多东西,两个人时,腾出的双手可以牵手、拥抱,这个玫红色双肩背,陪伴我那段奔波的日子,只是时间太久,我早已不用背负那些沉重,它也早已完成它的使命。

我是个酷爱买鞋的人。最疯狂的一次,同款鞋子买了五个颜色。我分析过喜欢买鞋的原因。一是幼年缺失的自我补偿,二是不同颜色鞋子跟衣服的搭配比较在意。三是,对自己奖励的方式之一。因为除了买点衣服鞋子,买点书,我好像没有什么别的需求。

鞋柜里一双红色高跟鞋,试鞋时就瘦了,当时咬牙塞进去,硬是买回来。跟一条红裙子相守一天,从此躲在鞋柜。总觉得还有机会再穿一次,却越来越不凑合,越来越心疼自己。“穿小鞋”的事除了栋儿婚礼那半个小时,再没干过。终于,下决心扔掉这双养眼不养脚的鞋,心里竟然生出如释重负的感觉。

刚才我的大闺蜜俞老师发来一句话:“我们有很多次幸福的机会,我们利用好了吗?”

这位七十岁的宝贝,我叫她“美丽优雅的大姑娘”。她是我见过不多的保持终身成长,充满智慧的女人。这个年纪的女人,早已没有花朵的质感,却像一块沉香,随便放在那里,总有无法掩饰的香气。

猛然被这句话击中了!

这句话好应景啊!我们有很多次幸福的机会,我们有很多次选择的机会,我们有很多次放手的机会,我们都利用好了吗?

打包陈年旧物,给心灵留出一片清静。未来美好,不再负重前行。每一件旧物承载的时光都是无法磨灭的印记,至于那些形式上的羁绊,就留给过往吧。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后记:这些天没好好写文。心里想法太多,只是没动笔。我们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这也是生活。

回来三天了,马不停蹄地打扫、清理。今天家里感觉好多了。等待阴雨天快点过去,太阳出来,潮湿就没了。

我把姐送的花分出来插在花瓶,卧室顿时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总之,无论遇到什么,只要无愧于心,微笑或者大笑就对了。

感谢你的守候!爱你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28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