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春食荠菜鲜

假期闲居乡下,看屋前成片农田,麦苗绿意可人,却只能养眼不能食之。心想要是能嚼几口春天,多惬意过瘾!母亲说:唯有夹杂其间的野荠菜,数是记忆里味蕾最鲜美的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初春乍暖还寒的午后,我丢了手机提柳篮握割草刀,迫不及待奔入门前的田地。因为荠菜非种植,又是迎着寒意生长,所以它的身影,常躲藏在麦地、依杂草,或是埋伏在青菜的大叶片下。我们不得不寻找,而这样搜找的过程,已是趣味盎然。

多年没挖过荠菜,我发现入柳篮的战利品,既少又不够肥美感。父亲说他更有经验,在一些干粪堆附近,没花太多时间,就挑割出一大篮荠菜,看上去朝气蓬勃,绿油欲滴。

母亲会用自家的井水,洗上三四遍,再切碎与鸡蛋和肉沫拌在一起,留作馅。包水饺或是裹春卷,除了盐就算不放一丁点调料,吃到嘴里,那一个“鲜”,足可以唤醒舌尖上春的味道。

这春是美,是幸福,是转暖,是甜苦,是香……我常常易错过,因为荠菜等春渐浓渐深,会很快老去,抽出细碎的白花,就不再适宜吃食,而留作鸡鸭鹅的食物。

那时的我往往已返城工作,很难得在菜市场看到水灵的荠菜,因为我把它定格在乡野田间的尤物,所以我只是想念荠菜的美味,却绝不去买。好像只有跟兄弟姐妹,嬉笑打闹地找寻挖取,才是增加味鲜的方式。

今年母亲给我准备了很多荠菜,精心地挑拣,去老根黄叶,洗净后倒入大锅热水中,一一烫过,捞出沥干,挤压成一小团一小团,分别装入保鲜袋。母亲笑着说:“知道你喜欢吃,这样可以吃一整个春天。”

原来如此一袋袋,放进冰箱速冻,方便携带,随时可取之食用。我拒绝了带腊肉咸鱼,却带上了所有的荠菜,换乘了几辆车,跨过了两个省,经历了几百公里的路程,把这七八袋翠绿青香的荠菜,带了回来。

爱人不解我对荠菜的这份痴爱,看我吃时嘴角绽放出似花的笑意,也好奇地尝了一口。我急问他“味道怎样”,他说只记住了一个“鲜”字,我得意地“哈哈”大笑,好像荠菜是我家才有的“特产”,分享成了最快乐,又是对故乡最骄傲的春日记忆。

我想起父亲帮我挖荠菜,母亲一遍遍地挑拣冲洗它,做成的美食。而我呢?不管脚步多远,走进春天舌尖上的第一味道,非荠菜莫数。

因为它鲜的独特、浓烈、如痴如醉,有故乡的味道,亲情的味道,有春天的味道,和爱的味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21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