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更喜欢哪年的初夏?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五月,25摄氏度的初夏,灼热了我的长衫长裤,只想穿裙子,最多配一条薄丝袜,早晚来件薄开衫,这便是我最爱的季节。

几年前,那年我26岁,跟随驴友们一起去——浙江温州楠溪江景区外围的探险。一行十来个人,都背了重装,只为那一场瀑布一场溯溪,一场孤独坐落在山中无人村的行走。

我穿了一件随时可以燃起的大红色T恤,从杭州坐车到永嘉,整整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越接近目的地山脚下,越没有舒坦的公路,但兴奋却高涨,同行的驴友捧着单反不停地拍。

午后的小闷热,是因为我们攀登上山的吃力而引起的。

团队里有个小驴友,七八岁的光景,尽管之前晕过车,但此时站在初夏的山中,毫无压力,甚至每隔一小断,就关心地叫喊着他妈妈:“妈,你的背包要我帮忙吗?你快点呀,前面好像还有好多映山红呢!”

听到花,就像看到自己最好的年纪。

我们一半的女人一拥而上,都站到了这野树林中,随手摘下一朵红艳艳的花,有些别到了帽子上,有些做成了花环戴在头上,有位男驴友一羡慕就摘了朵别在耳朵上,活像一位男媒婆,忍的我们抢着和他拍照。

翻过一座满眼翠绿的山林,前方下坡就是一道野瀑布,只有我们的美景里,纷至沓来地走入水中。

忘记是谁用一捧清凉的水泼到了驴友的身上,立马像炸开了锅,你泼我我泼你,都忘记了初夏里泉水还过于的凉,玩的不亦乐乎。

之后,我们一路抬头看遍野的绿和时不时冒出的映山红,低头看脚下的溪水,一路摸着石头过河,走过一段之后,上了岸并是简单的营地,树木简易搭的二三十个平方的屋子,上面盖满了枯草,有水的地方就能扎营。

夕阳西下,我们早早搭起了自带的帐篷,取出小锅小碗,拿出泡面粉丝,还有家伙带了几把米来蒸饭。

在这样的初夏,我连第二天去探无人村,都不急了。

因为只想享受最好的当下,一群不太熟识的驴友,一堆辛苦背到山中的食物,那天晚些时候还经历了一场大雨,但很快就停了。

我们躺在帐篷里聊天讲故事说人生,那时年少那时青春那时有用不完的激情。

好像过了26岁的我,就将要走入盛夏,所以备感珍惜初夏的舒适。那年,那月,是我最爱的初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20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