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尖尖角与青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尖尖角与青涩,都惹人欢喜。像极了甜筒冰淇淋,冒尖儿的那第一口,带着新鲜的美好,总是有着不一样的魅力。

尖尖角是初夏时,诗人杨万写的《小池》,“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很生动的自然画面,带着季节的风采。透着暖暖的阳光,有还不很用力的斑驳影子。

总是看着就慢慢丰满了内心的希望,盼着也有了具体的轮廓。

麦子摇穗,油菜花化为有籽的细身腰,而豌豆毛豆都结了荚,露出显眼的尖角。很快的,这些都成熟,或熟透了。

农人最懂得爱惜,我的母亲尤甚。南瓜刚花盛脱变成瓜纽,她会细心的把瓜藤理好,避免滋长到路面被踩疼。可年轻的媳妇,却嘴馋地一一掐了瓜藤头,说要清炒一盘菜,味道极美的。

母亲心疼的直眨眼,并未阻止,她说婆媳关系相处不易,自己半辈子没吃过瓜藤头,学着尝尝新也好。

尖尖角,让人想象到所有的含苞待放,会有冲动去尝新,又有了心中构好蓝图的一个边角。

它是不完整,需要更多完善的,又恰恰因为这素描般的唯美构图,让心里充满了不由自主的美好感。是忍不住眉心里,都有了惊喜与笑意。

那尖角颇有网络高手,所改的励志之意,“劝君莫欺少年穷,指日尖角立蜻蜓”,崭露头角,指日可待,有了欣赏之意。

所以,我喜欢尖尖角的那口甜、那清新、那唯美,那对未来最好的企盼之心。

青涩是也欢喜的。每天清晨走路去上班,要路过两个公园,叶渐茂盛,藏那青李绿桃,还有小小的无花果等。我很多次忍不住,想摘下来尝尝,酸到吐舌头的童年模样,是哪样呢?

婆婆说不必心急,青梅正当季,可以做成梅子酱。加糖蒸熬,酸甜开胃,让我贪了嘴。但毕竟收藏不久,知我爱酒,慧心巧手的婆婆,又用上好的土冰塘,加白酒泡上一大坛。

可以喝上把这青涩,延长拓展,也能兑成酸梅汁,颇为好喝。

古人写诗词,最能体现青涩的当数李清照。她写《点绛唇》:“见有人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纯洁、矜持的少女,青涩感跃然纸上。青涩最能说明岁月、天真、纯洁,是还未成熟的简单样子。

尖尖角与青涩,之所以喜欢,是因为总会想起夏天,每一次毕业分别的年少,略有些的伤感,像是转瞬即逝的不舍。

那种感觉记忆极深,不管多久去回想,都透着甜丝丝的美好味道。总之,我很欢喜尖尖角与青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20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