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小龙虾的记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苏北的乡村,到处是东西南北纵横的河塘,一到夏天水基本都浅了很多下去,有些小河塘直接干涸了。向来不爱睡午觉的我,跟着我父亲开始了捉小龙虾的午后幸福时光。

父亲总是背着那个大大的竹篓,穿着短裤背心,有时也会带上捕鱼具,我光着脚丫穿着旧裙子小跑在前,迫不及待地下塘。

水被晒的一点也不清凉,但水中的小鲫鱼、鲢鱼,总是在我合拢的手掌里被推上岸边,我向来在水中难已徒手捉到龙虾,并心急地直踩水,

父亲真是“老奸巨滑”地告诉我道:“丫头,小龙虾比你聪明多了,这接近40度的高温它们早躲在洞里了呢!”

“这也行?洞在哪里?”我追着问父亲,只见他沿着河床时不时拔开杂草,指着一凸起有小拳头大的泥,跟我眨着眼睛说:“呶!在这!”

我表示怀疑,这哪是洞,真像一坨泥屎。可他不慌不忙地把这坨表面的泥推掉,一个比他大拳头还大一圈的洞出现在了眼前,里面什么也看不见。

父亲让我把手和手臂伸进去,有一丝丝的凉爽和小小的害怕,让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

人在未知的洞穴里总有无限恐慌的想象,我想这不会是个蛇洞?老鼠洞?或者更可怕!

可是我父亲很镇定地站在我的身边,我就算怕但也绝不怀疑他那经验丰富的眼神。大约大半个手臂深,我触碰到了小龙虾的头,我有些兴奋地叫了起来,抓着龙虾就拉了出来。

在父亲的指挥下,我再次把手伸了进去,果真如他所料还有一只呆在里面。

但如此捉小龙虾,并非每次都这么顺利。有时我会被龙虾的铁钳死死夹住,有时又因龙虾洞过深,我的手臂不够长,而我爸的手臂又太粗,就无法捉到它们了。

不过我父亲向来有办法,他会带上铁锹深挖进去,把一个碗口大的洞,挖成脸盆口大,绝大多数时候是能如愿以偿的。

此外一般的龙虾洞里是两只龙虾,父亲猜测说是一公一母,而特殊情况的一次,我们居然捉到了11只呆在一个洞里,

当然这种奇怪的事,在我跟我父亲捉了三四年的龙虾生涯里,就发生过一次,看来这是留着我跟小伙伴吹牛的资本吧!

我的小学时光里,有好几年的夏天是这样度过的,那时河塘边的小龙虾真的总也捉不完,

父亲除了让我吃个够,剩余的几乎只好卖给批发商,一斤最高价钱时也就一块多,每天能挣上几十块,在父亲看来真是很不错的收入了。

而与我最幸福莫过于——是跟父亲一起度过的快乐相伴,因为他的陪伴,我变得那样乐观上进不怕困难地前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19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