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红了。最爱我的人还守在老家,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秋日的假期里,闲散在只有父母居住的乡下,见屋子的西南角,有一棵硕果累累即至弯了腰的柿子树。

忘记了它植入我心的年月,只记得最近几年,成了我乡思的景致。尤其在秋日,柿子红了的时候,它像是重新点燃我火热的心。

我跑进了距离,果然都是成熟在望,该收获的样子。有两三只早已红透了,正为之而喜,细看才发现,已被鸟雀吃掉了一半。懊恼,生气,后悔……

母亲却不紧不慢,好像柿子红了,跟鸟雀分享,是件普遍的事。而父亲压根连头都没有抬,自顾自地在柿树下开垦着一片地,栽种着当季的蒜。我心想:真是两位见多不怪的老人,融入在乡村的宁静中啊!

但我爱惜,赶紧拿来剪刀和箩筐,踮起脚尖,很快乐地从枝头取下柿子。我挑挑拣拣,找了一小筐接近红透的柿子,小心翼翼地排放好。

父亲像是突然想起,低吼道:“丫头,你别摘了,让你妈弄,柿树上有虫子,咬一口,让你又痒又麻,极不舒服!”我不听,偏是喜欢这份采摘的乐趣。

而不远处的母亲也像是惊醒道:“对喽!你爸说的没错,上次我被碰到,好难受!你让我来摘,实在不行,我下次摘好,给你切了晾晒成好吃的柿子干,全让快递寄给你。”

有时,柿子熟了,红了,我不是馋了。而是父亲的这声低吼,以及母亲的惊醒吧!

我在树下停留了很久,喜欢站在低处无尽地仰视——这一片丰收的果实。无可替代的是它这裹着爱的姿势啊!

我说,柿子红了!
母亲说想吃就吃吧!

我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因为中午刚食了父亲宠爱我买的螃蟹,一直听说这两样不能同吃,所以我只是把这些柿子,小心地排列在东边的房间角落,希望乡下不多的水果里,父母也能吃上几个。

城里也不缺少柿子,甚至谈不上是贵重的水果,但喜欢吃它的我,居然一次也未买过。好像心底总在告诉自己:“老家这么多,这么多,怎好再浪费钱呢?”

人有时很多固执的味蕾体验,好像都留在了老家,放在了过去的记忆里。

柿子即是,红了我整个童年,也红了我心中的梦想,与对父母的思念。感觉不管哪一年的秋天,我身处何方,总也是惦记着这棵柿子树。

柿树弯了?老了。柿子熟了?红了。最爱我的人呢?还守在老家,让我永远魂牵梦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14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