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意款款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冬意款款,让人想到优雅的女子,她的身子颇有点气质。穿着素色的针织修身长裙,手臂上搭着一件驼色的大衣,正踏着黑色的软皮鞋,从瘦瘦的树林间走来。

“霜轻未杀萋萋草,日暖初干漠漠沙。”这女人如果生在唐代,我愿把她安排在白居易的《早冬》里,特色的气质,不管怎么样的冬,都抹杀不掉属于她的个性,让人仰慕不已。谁也干扰不了她脚步的节奏,渐渐融入水墨画般的冬日里。

是那样的自然,而又透着浅浅的柔软。

然后,会是款款动了爱意。想把衣柜翻个底朝天,因为寒意越深,衣嫌薄、袜欠厚、手套围巾不知道塞在哪里了呢!是要找,找出去年爱人送的羊毛衣,给孩子买的轻便羽绒服呢?还有充电的暖手袋,不知是否还能用?

冬意来了,爱是更浓了,会想着对那个在乎的人说:“降温了,记得多添衣!”像是怎么也憋不住了,一定要用小小的温暖,表达出心中款款的爱。

款款,像是飘在日常生活的烟火气里,处处是真有了入冬的意思。婆婆会在早餐里,给我们加了热粥热豆浆,餐桌上也多了各种煲的汤。婆婆有时会提醒我们多吃些,冬日一定要多补。

这些渗透在生活里的是冬意,也是我们一生无法偿还的爱。

都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尤其是冬日,我更爱阳光的香气,全都覆盖到我的棉被上,所以常晒被,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但以前没有婆婆在身边,我总是清晨晒出的被,露水降临的夜晚,才能收进来。

总是懊恼,却因工作的繁忙,不能在下午的三四点,就抱回被子。是能裹着阳光的幸福感,躺在最温暖的棉被中。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款款而来的冬意,常会忍不住地对婆婆说,“谢谢妈!好舒服的被窝呀!”

诗人柳宗元在《江雪》中写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儿童时代的人,怎么也没背出“孤翁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诗情画意,但意境却深深地刻在脑中。

如今我快到中年,才算是明白了“冬意”,也知晓了“款款”二字的唯美感。一切改变不了的季节轮回,却是能做到冬意来了,我可以如此款款面对。并找到了很多温暖和幸福,以及爱别人,和被人爱的能力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14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