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主大哥

小连把盛世商贸城里的八百平米的窗帘店给关了,在红星美凯龙选了处新址。

新店简单、明快的装修好之后,走来走去觉得有些空荡,就想在屋里、橱窗上填些东西。

她第一个想起来能给自己指点的高参就是她堂主大哥。

社会上一度有谁混得好谁是哥的说法,带着明显的市井势利声息。

而在小连这帮朋友心目中,喊堂主大哥是一份亲切、信赖、尊敬,和堂主混得好不好没有一点关系。

喊起来也是那么的自然、妥帖。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小连做的“布老虎”品牌,是个中高档的窗帘饰品系列,其质量、款式、色调与市场口碑都很好。

她感觉要是还像过去那样做一般化的布艺软装没多大意思,想要有些文艺气息。

多次来东篱书院参加活动受到的熏陶,在她心里撒下了种子。

堂主大哥急匆匆的赶过来,仔仔细细的在店里走了一遍,左看看右瞅瞅。

见旁边也有家窗帘店,到里面也转了一圈。

人家一见他打扮的模样,就知是个大咖,很客气的称他为老师。

心里打了个谱,堂主慢条斯理的开始把自己的考虑全盘托出。

中式怀旧风格做基调,衬托出窗帘的姿色;摆放些精致的老物件,有些空档以字画雅化之。

可以和香包达人杨海玲合作,放些她的作品售卖,互助互赢。

他还要送小连一件老缝纫机,配上雕塑师王磊做的能让人过目难忘的装饰性雕塑,效果做出后,路过看见的人一定会打卡拍照。

他俩聊着,越听就越觉得老沈此人不可思议。

 

堂主涉猎面神宽。

茶艺、香料、酒品、老物件老东西老房子,他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

就连个窗帘店的环境设计从理念到操作也能头头是道。

交友亦甚广。

琴棋书画诗酒茶这些文化领域的朋友不说,那是他的主阵地;之外的许多行当里也有诸多知音。

小连就是朋友带着到东篱来,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小院的氛围,和堂主推杯换盏几次以后,便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吸引。

成为东篱和堂主的铁粉。

堂主也觉得这个妹子爽快、率真、义气,端起酒杯来不让须眉;你跟她说个事,她会立马给你办妥当,从不磨磨唧唧。

于是由粉而友。

这样的朋友一般都没有琴棋书画诗酒茶那般的矜持,直接把堂主唤作堂主大哥、堂主哥哥。

老沈交游也广。

天南海北的见闻、游历,你说他读了多少书、多有学问也不是,这么多年跑的路,全成了见识,装在肚子里一发酵,眼光、心境自会不同。

小连这种店铺的环境特色,随便在肚子里翻腾一下,奇思妙想便能涌出。

对老沈来说,帮人助人义不容辞,也有快感。

小城的古琴协会是他一手托起来的,小城的多少茶人、茶馆,堂主哥哥的想法痕迹明明暗暗的呈现着。

他的文化达人、文化名人之誉,就是不知疲倦的热心结果。

 

 

市广播电台做栏目题头导语,主持人圈了几个人,其中就有大名鼎鼎的东篱堂主。

他的人气、声望,足以给节目做个引领者。

老沈也很慎重,下午录,一中午没睡好,把几句话来来回回倒腾。

 

堂主哥哥遭家人埋怨最多的就是家活懒外活勤。

自己的红酒、陶艺园、草堂农家乐等诸样生意,很少静下心来顾上,去好好打理一下。

偶尔露头草堂吧台,跟个演员般的做戏。

囊中羞涩了,才会想起来吆喝一声“卖大米喽!”

声音还掖着藏着。

小连跟我讲,若非如此,他便只是个沈老板、沈总;也唯有如此,小城就多了一个可亲可爱可敬的堂主哥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13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