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三十而立,只是曾三十而已

一晚秋雨携着些小雷电,便把酷暑给打发了。朋友在朋友圈感慨:今晚终于可以不开空调睡觉了。

今年夏秋勾搭在一起作,要么是洪水滔天,要么是酷热难耐。

各种担心和无聊交织的声浪中,《三十而已》中的三个女人不断在我的朋友圈里冒泡,引发诸多议论,勾起了我的好奇。

我欣赏同人生教条对着干的姿态。

仅从它的剧名看,“三十而已”既是对由老夫子的几句闲言碎语而形成的传统硬性倡导“三十而立”的一种反对,也是对女人最为敏感的一个年龄标记的自我调侃和解嘲。

至少它有对抗古今俗不可耐的初心。

不管里面充满了多少无奈、逆来顺受,只要能努力的去除人生魔咒,都是一种积极。

岁数是人类最为自然的本质,我们在文化观念里和它死磕硬拼的时间太久了。

这部情节加码拖沓而却仍能抓人眼球的连续剧,描述的是我们这代人不熟悉的生活场景。

年龄上横着代沟,说他们是下一代他们都显年轻,而且主舞台是在上海,我们得充满想象力才能理解那个环境,那个环境里的年轻人。

但从编导主观性很强的推进手法里看,给人隐隐感觉,生活在那个环境、那个层次、那个年龄段的年轻人,除了对一些物象或故事的皮毛感觉稍熟悉以外,这个造出来的长篇故事,恐怕和他们大多数人也是隔膜的。

编导对三十而已的那群人的认识是浅薄而概念化的。

开篇的“富人太太圈”,或是后段拯救了王漫妮职业困境的那个富二代,生涩而带有模式化痕迹的描摹,都是一种对富人的所谓奢侈生活的窥视。

它勾起集体窥视的好奇与躁动,激发了一个阶层对另一个阶层的渴望、欲求。

一到这样的时候就会脑残,我们会忘记去探问皮相里面的这些东西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真实的。

它还高高在上,欢喜对生活对人下定性,那些包裹了流行色的生活理念堆砌、充斥着全剧。

眉眼极似章子怡的顾佳,在富人太太圈里的尴尬遭遇,和她不管是对闺蜜还是丈夫妈妈般的顾看,都是编导的定义在主导情节。

没有灵魂的击穿,浮光掠影加所谓的人生哲理就试图支撑起剧情的脊骨,呈现出一种预设的荒谬。

 

很难说它没有叙述你身边的故事。

有钱人、想做有钱人、假装有钱人混杂在一起,情感游戏和传统专一规则的老套的冲突,第三者在婚姻里的强硬插足,都是一个光怪陆离的时代比比皆是的现象。

但现象和人物塑造是两码事,人物塑造和能在我们灵魂里谱曲、写歌又是两码事。

《三十而已》就是两码事。

小编碎碎念《三十而已》的图片 第1张

大众传媒时代人人都习惯做人生的哲学家。

编导不光是在定义上海,也在定义着王漫妮回到的老家水乡小镇。

那里面被极度渲染了的人情世故,实则不是在用加法诠释传统小镇生活,编导用的甚至是乘法。

一个小镇里的规划办主任是多大的芝麻官,却被神话成地方首长,入个编招人进来轻而易举。

编导对小镇内里的无知令人咂舌。

它就要硬生生的演绎自己的生活理念,刻意去对比富于进取的大都市和小地方甘于平庸的人情杂碎的不同。

它也游离了“三十而已”的豁达,掉过头来,继续大踏步迈向另一种“三十而立”。

小编碎碎念《三十而已》的图片 第2张

荒唐的是,它同时在都市里也极力要凸显小镇里的那种生活情味。

钟晓芹夫妻演绎的就是更像是普通人的生活梦想、生活实质。

一线二线三线四线五线六线的集体众生相。

无关乎挣扎、打拼,就是寻求简单的幸福的故事。

这个定义和那个小镇生活的定义并无实质不同,你用个房车来追逐爱情也绝难自圆其说。

小编碎碎念《三十而已》的图片 第3张

发生在上海的三个闺蜜情感上相互救助的故事,其实是我们处于这个孤立无援世界里的一种幻觉或冀望。

大家都在自己的生活里自恋、渴求、寻找,谁又能在谁的心里长期驻足、停留?

如果说困境里会有些相互依靠、抱团取暖,而不是试图去做拔高,那么它对生活的展示多少就还有一些值得回味之处。

但展现出的却是神闺蜜组合,超越友情、亲情的毫无人生依据的臆造。

最终恋恋不舍的在王漫妮要出国学习中解体。

这个世界里很多电影电视都是视觉上的过客,但正像有位影评人所说:它不该是站台,而应是一趟火车。

站台是展示、宣示,行进的列车是带入你的人生却不露声色。

任何影片或剧本都不能教导我们如何认识生活,哪些是要欣赏的东西,尤其是目的如此虚伪,对生活进行美化和道德主义的标签,想想都是可笑的。

生活里的那些没有哲理色彩的平庸杂碎才是本真的哲理,而隐藏于其中的一叶快乐时刻,纯洁的和颠覆性的闪现,都被编导的生活理念遮盖了。

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或许可以帮助不完美的我们躲进剧情里的那一刻变得更好一些,但谁又能可以大言不惭的定义谁的生活?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他者的异类。

异类的意思就是一群人不可能重复生活成一个阶级或一个阶层,所谓的富人太太圈更像是一地的狗血。

就艺术表现而言,对异类的深入研究才能碰触到我们的灵魂。

说焦大不可能爱上林妹妹,就是对扣人心弦的电影《巴黎圣母院》的亵渎。

韩剧也好,国货也罢,或者好莱坞,我们都在乘坐影视列车去领略我们活过的或不曾活过的世界有多好或有多糟。

没有人会在电影电视里学习生活哲理,那太荒谬了。

它唯一能做的是帮我们印刻生命标注和时间节点。

我们知道,我们或他们在那个时代里活过。

不是三十而立,而是曾经三十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08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