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死亡给予人类最大的意义,或许是让活着的人知道我们活着,活着做活着该做的事。

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们村东头建起了砖厂。那是一片很厚实的黄土地,很适合烧砖。那会农村的日子越来越富裕了,家家户户都要盖宽敞明亮的新房子。砖厂的生意很好。崭新的红砖,一拖拉机一拖拉机的从我们村的砖厂运向四面八方。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砖厂开起来,我们都觉得很新鲜,一放了学就往砖厂里跑,去看热闹。二十多年过去了,砖厂的劳动场景、整个流水线我还记得,但当时一些熟烂于胸的专用名词却几乎忘没了。比如泥砖轧好了需要一块一块摆好,晾干,这活叫“花架”,还有什么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那些名词都不记得了,但有一件事却记得很清楚。就是砖厂挖出过人骨头。而且挖出了很多。那片厚实的黄土地,不仅适合烧红砖,也适合埋葬。
不知是多少年前,什么人,把家人考妣埋葬在了这儿。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死者一定是很久以前埋葬的了。原因有二。一是有完整的骨头,说明是土葬,不是火葬。二是村里以及邻村没有人知道那边有墓地,连村里的老人也不知道。正是因为没有人知道那里有墓地(知道的话会提前迁坟),于是那些枯骨被挖了出来,工人们随便用铁锹铲起,扔到一边,继续工作。人多力量大,人多胆更大。砖机咔咔的响着,小伙子们热火朝天的干着,那个时候没人考虑掘人家的祖坟遭报应之类的事情,唯有標着劲干活的热情。
枯骨被扔在了一边,这下子更有我们这些捣蛋孩子们的活了。十多岁的孩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狗都不喜欢的年纪。我们一群孩子,为了逞强彰显自己够胆大,都去用脚跺那些骨头。这个“咔嚓”跺碎了一根腿骨,那个“咔嚓”跺碎了一个不知道啥地方的骨头。因为埋的时间久了,那些骨头已经腐朽的差不多了,真的是一脚一个,嘎嘣脆,一脚碎。我们的终极挑战是跺头骨。用我们的方言说是“脑袋瓜子”。“有种你跺脑袋瓜子!”“谁不敢呀!”这里话还没有说完,那里一脚下去,一个脑袋瓜子碎了!
这些活着的时候可能被人尊敬,死了也有人给磕头,给烧香烧纸祭拜的先人们,就这样被我们这些捣蛋孩子一脚一个,一脚一个,灰飞烟灭了。还有一些幸存的,被砖厂的工人用铁锹铲了,用推土推煤的铁皮独轮车,推着倒进了一个土坑里,随便扔了几锹土,处理了。
人死了,还能知道这些吗?还在乎这些吗?
寒假在老家,我喜欢和老爸抬杠。老爸是忠实的“传宗接代”论者。我则忠实的“反老爸”论者。老爸说的,我都反对。老爸说:“人呀,就是一辈子一辈子的往下传。”我说:“有什么用?”老爸说:“有什么用?你看看孔老二,到了第七十几代了,国家主席都去慰问。”我说:“那不是因为他传到了七十几代,而是因为孔子。如果没有孔子,谁知道他家传了几代,爱几代几代,谁关心!”老爸显然不爱听,说:“都跟你想的似的,人类不绝根了!”我说:“绝根了就绝根了,和我什么关系!请问我知道我太爷爷是谁吗?叫什么我都不知道。恁知道恁太爷爷叫什么吗?连知道叫什么都不知道,传四代和一百代有区别吗?反正隔四代都不知道谁是谁了。”我老爸显然也不知道他的太爷爷叫什么,但他显然容不得我这么说,他说:“知道不知道的也得传宗接代,到老了有个依靠。”
这种争论都是以我让着老爸结束。争论并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逗逗老爸。但人死了,还会知道什么呢?还会庇护荫泽后代吗?还会在乎有没有传宗接代吗?当死者的头骨被顽童一脚跺碎的时候,这个动作对死者有什么意义吗?有伤害吗?除了后辈心理上的无法接受,我想,对死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如若不然,当我们跺碎他们的骨头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惩罚我们这些捣蛋孩子。可我们连脚都没有崴。
死了就是死了。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死了就是空无的状态。即便那里埋了一个坟墓,立了一块石碑,也是空无。活着的人不管做什么,对死者都没有任何意义了。有意义的只是对活着的人,以安慰,以祭奠,以鼓励,以反省,以自责……活着的人,对死者做的一切,只对活着的人有意义。
死亡给予人类最大的意义,或许是让活着的人知道我们活着,活着做活着该做的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202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