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写作背后的”猫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总有朋友再三要求我为他们修改作品。说实话,拜读后,感到有的很不错,自愧佛如,我不一定能写那么好,只有虚心学习的份;有的呢,我还泼了一点冷水,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但,我却从来没有完整地修改过朋友们的一篇文章。不是拿腔弄势留一手,而是我不能有违良知:
第一,我也是半路出家的半瓶醋。即便是真正的高手,也都不是靠改别人的文章出名的。第二,文学作品如诗词小说散文等等,大都是心灵之作,文字只是皮毛,意蕴气象才是最重要的,经典之作,神来之笔的成分居多,哪有靠旁人改出来的?一等文章一针透骨,二等文章一针见穴,三等文章一针见痛。骨子里的东西,你能请他人改吗?改不了。错别字还可斟酌。大名鼎鼎的曹雪芹还不是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地“自我革命”!第三,我特喜欢”只管耕耘”这句话,再说,你想管收获如今这年头也管不了了。登个好点的刊物报纸据说你得哆哆嗦嗦鼻鼻咧咧地送礼请吃请喝,低三下四,不能再往下说了,这个遍地潜规则的世界,像我们这样的作者也只能埋头”耕耘”了。
然而,也不能一棍打八家,否定一切。我的《岩石岁月》《导弹石雕》和转载在美国的《都有一颗善良的心》,是一粒花生米都没送过的。三十年前,我蜗居在大山沟沟里,连《解放军文艺》《人民日报》上海《文汇报》,美国的《星岛日报》的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哩。当时也不时兴下三烂这一套。传记文学《不醉不说,乔羽的大河之恋》与长篇纪实文学《赵忠祥写真》的出版发行,尽管出版方算计了又算计,仍有猫腻,毕竟我自己没掏腰包。
我究竟弄不明白,世风如此低下,写东西的怎么还那么多呢?光我就劝阻了5个。他们背着一大包袱稿子从大老远的农村到城里来找我,写作热情之高,近乎走火入魔,家境却十分糟糕,有一个作者,他的儿子还打着光棍娶不起媳妇,仍痴心不改,还是不管不顾地写自己的东西。我看了他们的作品,实在看不下去了,实在不敢再鼓励,再恭维,否则他们将会落个妻离子散的下埸。我说这么着吧,你们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了,儿女成家立业了,过上一般水平以后,再来找我。温饱才思娱乐嘛。文学艺术比之实际生活,没那么重要!
他们都被我劝阻了,这样做对不对呢?然而,我并不纠结。我不能昧着良心说瞎话,把人往火坑里推呀。在“知识改变命运”都被颠覆了的当下,有几人能靠写作奔小康,更不要说改变命运了!
我一直认为,文学艺术这玩艺,得是钱包鼓鼓的,吃得饱饱的,剔着牙来折腾才行!李白为什么能成为空前绝后的大诗人?很多人会回答,他能喝酒,斗酒诗百篇嘛。我说这样的回答不到位,应该说他太有钱,有了钱,才能狂喝,狂喝才会狂写!
看似开玩笑,但,在现实面前,谁能笑得出来呢?
最终还是想说,对大部分写作者而言,应该先考虑生活,再考虑写作。先改处境,再改文章!既然文章千古事,那咱就先把当下自己和老婆孩子的事捋顺了再说吧!
千万别把写作弄成“南墙”、陷阱或火炕。这个道理对不对呢?请各位文友细细掂量。说到底,您的未来您做主,我充其量给您敲敲边鼓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6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