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书不可乱来,上苍自由安排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学写毛笔字始于3年前的搬家。处理废品,老婆要卖掉积攒的旧报纸。我不干,我说我要练写毛笔字。她说你真练啊?我说还有假?
我就真的练了起来,至今已练3载。我那年恰好66岁,六六大顺,兴许能顺顺溜溜练下去。
因为每天要写一阵子毛笔字的缘故,又常在〝朋友圈〞里玩耍般地〝点〞出去。在不怕亮丑中成长。于是,事关书法的故事就一天多似一天地围拢来。有给我送字帖的,有给我推荐书论的,更有毛遂自荐给我当指导老师的。

渐渐地,毛笔字替我打开了一扇窗口,让我看到了一个始料不及、花儿呼哨的世界。
哦,原来,周围就有数不尽的书法家啊,众多金银奖的获得者啊!有县市级的,省地级的,还有冲出国门全球级的!哎呀呀,不得了啊!
然而,假面目禁不住细打量,我发现有的获奖证书的印章模模糊糊,颁奖机构的名字来路不详,据说有的证书还使了不少银子。更让人惊诧的是书法家们背地里几乎都把对方贬排得一无是处。他才是天下第一!

何苦呢?
这年头到底怎么了,连古色古香的书法都变了味了?!
本以为写字就得到了清净,哪知道,看似最清净的场合也是一地鸡毛,个个灰头土脸,利益冲突相当激烈啊!
于是,我拨馬而回,回到我写毛笔字的初心,回到自己的书案上,躲进小楼成一统,静悄悄地,打枪的不要!清清爽爽地临欧阳询,临颜真卿,临枊公权,临王羲之!临一点是一点。

真静下心来学,练,临,自然就有感慨:不学毛笔字不知毛笔字的厉害。因此,我首先给自己定位为“学写毛笔字”,不说“写书法”。调调不能起得太高,省得唱破了音!何时摸到“书法”的门槛儿,再说也不迟!别动不动的破裤子先伸腿!
毛笔字是上苍送给中国人的独特礼物。它的高峰上就注定只有那么几个代表人物。无需争无需抢,都代表就没了代表。不管后人怎么折腾,命中注定都是学生。后人只有走“学”这一条路。这是上帝的安排。设“奖”搞猫腻也没用!

学毛笔字,最好的老师就是名帖。这些古人的帖子倒都没获过什么奖,却最值得虚心用心地临摹。线条笔画不能乱来,要中规中矩,有时诚惶诚恐一点,抖抖颤颤一点,充满敬畏,也不要紧,只要你老老实实,否则就适得其反!
因此,我每天临帖不辍,练字就不胡思乱想!天天坚持,坚持天天。日子长了,也有一点小小的收获。在这种亦步亦趋,虔诚修为的学字态度里,享受到千金难买的纯真和清净。
还有一些近似“佛性”的顿悟把心灵郁结慢慢化开来,到目前为止,我至少有以下几点感悟:

一是每个中国人或许都有写毛笔字的天赋,现在老外也在学写着。学来学去,写来写去,归根结蒂写出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书者才是真正的成功者。成功也罢,不成功也罢!坚持写,坚持练,期间,能给自己带来愉悦、趣味、逸致、清净和智慧的灵动,以及身体的舒展,这或许才是练字的初衷吧!
二是我发现,好的书法作品,都不是〝炫技〞的。洗尽铅华,朴素洁净。返朴归真,进入〝虚静〞才是高静。把技巧藏起来,化入作品中,才是大家。所谓藏技,是不着痕迹的大技。好东西,好作品都是从容不迫的,用不着化妆,用不着自我兜售。清水出芙蓉。我向〝藏技者〞致敬,努力慢慢地向那个〝大〞字靠拢,争取也能写出一点真正〝藏技〞的作品。让自已在〝深藏〞中感受扎实的快乐!

三是书法家是“磨”出来的。要慢慢“磨”,一笔一画地“磨”。磨上它几十年。即使你的天赋再好,悟性再高,也需耐着性子一步一步地走完让你急不得、躁不得、恼不得的过程。
说到此,我想起了少年时看村子里老先生们研墨时的情景。书法的 趣味和奥妙彷佛也在这里面。拿起墨块慢悠悠地磨。有时仅磨墨就需大半个上午。一点都不急,该喝茶,喝茶;该逗乐,逗乐。那种心平气和坦然自若的模样,至今都让我难忘。研墨,可以说是写毛笔字的前提。磨不出墨汁来你拿什么写呢?磨墨,既磨出墨汁,又磨掉了“躁燥”二气。如今大都不用研墨了,有现成的。吃“现成”饭,是好,还是不好?这个问题值得研究探讨。但书法的慢功夫还是不能少的。大概毛笔字所需要的文房四宝,都是为“慢功夫”而预设的。这个“慢”字很有慢慢琢磨的必要。也许这个“慢”字里暗含着人类很重要的哲学道理。滴水穿石啦,愚公移山啦,包括如今的“慢生活”都是对“慢”字的生动阐释!

就这样,我慢悠悠地练了三年毛笔字,体味了三年与毛笔字相关的一切。然而,我的字依然很臭,可是,有时说不定哪一个字,就有香喷喷的气息向我袭来!仅此一点,三年的闲时光就算没有虚度。在精神方面的收获或许要多一点点。
不管书法多么神秘,它骨子里的道理依然是:有耕耘必有收获。还可以补上一句老话:钢梁磨绣针,功到自然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6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