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人的千岛湖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们家自驾游的大年初一初二初三,堪称一年之首的三个好日子,都在千岛湖度过。
将要结束此行时,照惯例,我要请家人谈谈旅游心得。
五位家庭成员,三种略有歧义的观点 ,一种是千岛湖很美,美到让人产生错觉;第二种是千岛湖很大,大到“容不下”一碗水饺;第三种是笔者本人的说法,千岛湖美得亦真亦幻且让人平添几分难舍!

三言两语的心得,却内含一种怪怪的味道。
其实,这种味道源自我们不期而遇的三段故事。
先说第一个故事
2月6日即大年初二游览到梅峰水库边上的一个山村时,我们被满山遍野的桔子林震住了。
一个“震”字足见其不同凡响。我和家人在湖南呆过二十多年,知道桔子树是怎么回事。但却从没见识过这个季节依然果实累累丰收在望的景儿。

于是,我们立即停车下车,拍摄了几组照片和几段视频分享出去,我还特意写上一条字幕:千岛湖春天里的秋景!
随之,我们去山脚下的一户农家拜年,在老乡们的盛情邀允下,我们驱车浏览了面积特大的果园。沿山道翻越六座山头,大约十几万亩,山上山下皆是处处飘香的桔子树园林。一棵棵桔子树下铺满了密密麻麻的落地果。也随处可见一堆堆的果子像垃圾一样被倒在沟壑里。
“立春”时节见到”秋″景儿,我们却并没有惊喜。明明是眼见为实,却因节气的严重错位,令我们至今眼前依然有一种幻景在晃悠。

然而,千岛湖纵然有万般的美,可在我的脑子里一直追问着的仿佛只有一个问题:那么好那么多的桔子柚子卖不出去烂在树上如何是好?我还总是联想到山东金乡大蒜的尴尬遭遇······
再说第二个故事。
2月7日即大年初三。我们想吃一顿水饺。当地最火爆的鱼宴,我们已经排队挨号吃了五六顿了,尽管是纯正的千岛湖鱼宴,也经不住一而再再而三呀,实在想换换口味。最真切的说法应该是家人都滋生出对老家水饺的想念。

于是四处寻找饺子店。找遍大街小巷,上网搜寻,一再落空。陷入绝望后,还要到超市碰碰运气,看看有没有速冻水饺,跑了三家最大的超市,仍然见不到饺子的影子。
还是坚持着找。
找到后来,好像不是为吃而找,而是为找而找了。我们完全不会相信,名动天下的旅游城市,竟然找不到一处吃水饺的地方。
终于看到一线希望:我们下榻的山东鲁能开办的“阳光大酒店”。山东人开办的酒店,一定会让在这里过春节的我们吃上一顿水饺吧?遗憾,不可思议的遗憾!最有希望的地方,恰恰也是失望得最彻底的地方。

在千岛湖旅游区,最终我们也没有吃上水饺。
区区一碗水饺而已,它却让我们想到很多问题·······
再说第三个故事。
一切都是出乎意外。我们在千岛湖的最后一个晚上,说得最多商量得最大的事儿就是“何时君再来?”回头客爱议回头之策。儿子说他回济宁后要联系有作为的水果批发商,解决掉千岛湖桔子柚子自生自灭的问题,让当地老百姓品尝一次丰收后的真正甜蜜和喜悦。在家人七嘴八舌中草拟出了一份比较细致的购销方案。我们还打算带一套制作水饺的工具再到千岛湖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亦庄亦谐,嘻嘻哈哈至深夜。
总之,千岛湖这地方值得再来,必须多来。究其原因,我能够说出很多条,而最重要的仿佛只有一条:它美得招人挑剔和惦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4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