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府花事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当岱庄的两棵流苏绽放的时候,孟府的流苏也正当其时。流苏在古时本是随处可见的本土树种,其地位和榆树、槐树差不多。没想到,当今人们会在春日里为欣赏它们盛放的姿态挤破头。据了解,济宁百年以上的流苏树也就仅剩三棵。它们似乎都是因为生长在过去的深宅大院里才得以幸存。庭院深深,自成一方世界。或许是人的困境,却是植物的天堂。这个时节,孟府的花事正盛。

孟府是两千多年的世家,现在的院子也已有了近千年的历史。这样的一个家族,一代代苦心经营,一花一石,一草一木,都似乎有着存在的意义。小楼昨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孟子的后人,诗书传家,自有文人的风雅。春天,院子里的花次第开放。月前花下,孟家人不知行了多少雅集,写了多少新诗。到了晚春,赐书楼前的流苏开了。寂寞流苏冷綉茵,倚屏山枕惹香尘。剪下几枝碎花,烹一壶香茶,大概是闲日里常做的事。

如果有些兴致,大约还可以移步前院。深闺难锁木香花,那里万朵木香出墙去。木香花寿命极长,多数生在江南,能在北国葳蕤繁茂,也算是一番异数。此花亭亭如盖,缤纷如雪,香气袭人,大约也装饰过谁的春梦吧。方文山曾经写过一首名叫《七里香》的歌:你突然对我说七里香的名字很美,我此刻却只想亲吻你倔强的嘴。周杰伦是否知道他所歌唱的七里香,其实就是木香花呢?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如果回到一百多年前,从大堂走进孟府的第七个院落。那座后花园,应该更是花事如潮。外出为官的子弟,唱酬往来的朋友带来的奇花异卉。不断填充进本就兴盛的花木之间。良辰美景,赏心乐事,世上再没有几个家族能如此家运绵长,备极一时之盛。
不过,盛极而衰,自也不是人力可阻的宿命。后花园荒芜了,再也没能修复。孟家人搬离了孟府,再也没能回来。他们的祖先,早就说过: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只是身处安乐之中的人,早就丧失了警觉,又怎能料到危机在背后的虎视眈眈呢?

当然,也许并非所有人都对此无知无觉。不知哪位孟家先辈,曾经在孟府的内宅种下了一株荼蘼花。荼蘼是花季最后盛开的花,开到荼蘼花事了,它开了花季也就终结了。败了,散了,一切风吹雨打去。不知是否有人读懂了荼蘼的花语。
此花又名佛见笑,佛曰: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有些人的缘分尽了,这一季的花事了了。我佛拈花相看,微笑不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93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