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抓拍的转换与链接

到大五柳去画画的多。

学生、老师,也有写生的画家。

中国大凡有山水风景的好去处,最早发现、推介出来,和尚与道士,诗人与画家出力最大。

和尚道士里有研究风水的高手,眼睛也毒,只要一瞅见好风水,就想自个占着。先是搭个棚庵,标明归属,然后再慢慢化缘盖起来寺庙、道观。

诗人和画家不同,审美就只是欣赏,看着高兴就写出来、画出来。

花美是留人看的,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风景的欣赏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立足点不同,心情不同,对美的视觉偏好不同,大家都会在同一处景观里,表现出不同的感受和趣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我喜欢在拍景的镜框里放些人进去。

原先对偷拍与抓拍如何分界感觉困惑,自个琢磨着,就确定在拍摄对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这一标准上。

这一理念很快被美女们颠覆。

哪怕是人相熟,未经她们许可,拍出来效果未让美女们满意,在她们看来,统统都属“偷拍”。

我的拍摄皆为“偷拍”的水准,片子美颜不达标,无论怎样努力她们都不会喜笑颜开。

到后来有的一见我手机对着,吓得掩面而逃。

 

在大五柳拍到一位大胡子画家,按定义属于传统意义上的典型的偷拍。

人稍许面熟,隐隐约约感觉他是小城哪个学校的美术老师。

外表张狂,大胡子、长头毛、花褂子,在学校里算是离经叛道的装扮。

你就是美术老师也有过界的嫌疑。

偷拍心虚,不敢面对。

大胡子坐在那里的后景也乱,拍出张稀里糊涂。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3张

想是有缘,多年后在赵规划收徒仪式上又见着了大胡子,原来他是规划兄的大弟子,名叫王定安。

就觉着他是个奇人。

论年龄他和规划兄是一辈人,或许还比规划兄要年长一些,而见贤者即拜为师,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是破情理凡俗的,仅这一点就让我很敬佩他。

 

 

定安兄芜湖人,爱画入痴。

外相显张狂,人却温柔。

我在此潜兄的望稼楼见过他着笔,胸中自有山水,娓娓道来,墨色秀美,笔画飘逸。

就很遗憾大五柳初识,只拍了他张背影。

 

很认真的去抓他特点,却总也拍不出我想要的感觉。

倒把陪衬人物拍大了。

那次在大五柳一路玩过去,就发现画画的那帮人在镜头里已成为景象的一部分,而且是最有声息、最为灵动的那一块。

很喜欢在他们取景处停下来,看他们的选景与勾画,然后把他们一并放到我的风景照里。

再没有是“偷”还是抓图的纠结和尴尬,就觉着即便不相识,你走进了风景里,便成了花花草草、山山水水的一部分。

大大方方的选框抓景,人家也不以为意。

 

拍出了诗意:景在你画里,而你在我景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77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