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遛狗,灯遛我

晚上吃过饭,一见小狗殷殷切切的望着,就知到了该它出外自由活动时间了。

一天得遛两三次。

也有烦扰你的时候。

清晨天刚蒙蒙亮,我还在书房里正兴致勃勃的码字,它就不断用爪子扒拉门,提醒我要放下手里的活,到它的专属时间了。

只好悻悻的起身。

总体来说,遛狗是件满有趣的事。

早上它敲我门,一般是我已经坐了一两个小时,它似乎就是在提醒我要活动活动已经变得僵硬的身子骨。

顺便也展开和它斗智斗勇的小博弈。

小狗聪明,凡事它都有自己的想法。

年幼时喜欢疯跑,你慢腾腾的走它就咬你鞋,叫你领上它跑一段。

总忍不住想往小区外的大街上去,总贪恋在外面,想超时间玩耍,就是不愿意回家。

它会使些小性子,不断的试探你的底线。

对付它你要不理不睬,该怎么着就得怎么着。

这时候它就要跟你较会劲,假装毅然决然的我行我素,看你态度坚决的不理会它,最终还是有些垂头丧气的顺上来。

十三四岁以后,小狗狗猛的一下就老了。

一看下雨就不愿意出去,地上有水也不愿意抬脚走;迟迟缓缓的跟着你有些吃力,一会儿就自作主张的歇口气。

原先是往家撵,现在是草丛里大小便之后掉头就要回家。

你若不依,便趴在地上耍赖罢走。

扔个小球,它立刻又生龙活虎的追过去,嘴巴叼过来,叫你再扔。

 

小区绿化做得不错,大片的树木、草坪围拱着曲曲折折的小路;道旁也排列着一串路灯。

晚上遛狗,习惯在灯光下漫走。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1张

灯下的光亮使你行走很便利,也很安心。

两盏灯之间,片刻的稍许的黑暗,让那些光明显得更为宝贵与温情脉脉。

甚至会联想到父母在世时,回家晚了,能看见照见楼梯的那盏灯。

 

如此这般的遛几年,那天忽然便遛出了一个怪想:我遛狗,灯也在遛我。

小狗顺着我的意愿走,而我则顺着灯的指示来来回回。

起初笑自己胡思乱想的怪诞,在这想法里陷下去却又感觉惊悚。

太多的事实已经说出了一个真相:按照他者指引的方向走,说小了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说大了便是阉割、迷失了自我。

有时连你自己的思想所思、眼睛所见都是多余有害的。

人类的历史被断定为由一帮伟大的人物带领,从黑暗走向光明。

细思又奇怪。

每一个人在母体里胚胎成型都是处在黑暗里的。

有声音没有光亮。

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束光就是我们经历的第一次伤害;我们得渐渐适应“光明”,适应光芒万丈。

久了,我们便忘记了我们最初的来处是黑暗。

那是个没有光亮的世界。

没有恐惧,也没有担心,因为我们尚且没有完成对黑暗的诅咒。

黑暗里没有指路明灯,每个人都得靠着自己的视觉、嗅觉、触觉摸索。

人类诅咒了黑暗,也就神话了光明。

光明成为力量的源泉也成为心理的出口通道。

从此我们也有了对黑暗的恐惧。

顾城有个名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顾城文选中,他自己对这句话的理解是这样说的:“我要寻找跟我的存在完全相反的东西,但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我觉得人生来就被注定了,就是你是一个人,一个要吃东西的东西,一个要使用语言的东西,这个是注定了的;这个整个是黑夜,是一个必然;这个无可奈何,你要跟这个较劲,就像你想把眼睛色儿变一变一样;这个是没辙的。但是呢?人可生如蚁而美如神。这个‘注定’呢,它可以使你知道另个东西,跟这完全相反的。”

这番话就像他口吃的习惯,听起来费解。

你给它侧过来斜着看,即浅显如大白话。

即便没有光明,我们生就的黑色的眼睛,依然能看穿黑夜。

我们对光明的盲目崇拜,究竟因何而来?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2张

小区里的路灯远远近近的排成行。

我再遛狗时开始对它视若不见,行走也更自由。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自己的路,得用自己的眼睛、自己的心摸索着走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68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