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坝河,是抗拒还是乡情

21世纪开始,越来越多的农村人走出农村,进城生活。每年回家议论最多的就是,想办法在城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或者可以迁出现在住的地方,在交通便于、有利于发展的村庄重修一座房子。碍于外村迁户费用太高,都在等着。

听说村里要拆迁了,一时间村里各种说法都有,大部分人家都说高兴的,住了几十年的土房子该重修了。虽然住了几辈子人,但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有这机会迁出去,对于那些想有发展的农村人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还有一部分人离开农村无法生活了,一下子慌了,不知道下一步去哪里。

小编碎碎念蔡坝河的图片

下游要修电站了,咱们村里要移民。听说要把咱们移到户县哪里,要移喔地方也好。

这没影的事,说得倒好。

你听说了吧,移民说是一个户头就有10万元,加上这个房屋面积,每家都能在外修上新房。

虽然没有正式的文件,但是下游修电站的事是确切的。每一户人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家里边有户口在外的,找个关系往回迁。一户有几个子女的,找着关系分户。都开始盘算着自己要移到那里去,修什么样的房子。

终于有一天,移民文件下来了,几个拿着测量仪器的人进村了,每家的开始测量,一时间村里热闹极了,为了一页砖的地方,弟兄之间争执的,跟在后面看别家热闹的,劝说别家别太计较可到了自家要死要活得,给测量人员偷偷给烟的。前段时间我去过涉及移民的一个村,一个人对我说,你不知道当时那情况,到每家你没有一条芙蓉王烟你咋能过嘛,测量人员要给,村干部、组干部你不给,他不帮你说好话呀,是你的地方他说不是,不是你的地方他说是,上面来的人肯定听村组干部的嘛。但是咱那说那撂哦,当时也是那个年代。

测量完了,赔付标准出来了,所有人都傻眼了,根本没有所谓的一户10万元的户头费,每平方米的赔付标准也不一样,最低400多块钱,最高的才有700多块钱。在10年左右每家算下来也才10万元左右,按当时的市场价格,修一座两层房得15万,每家要在搭进去几万元,移民的事也就搁下了,直到13年,几个移民点确定好了,为了迎合国家集中安置政策,给每个类型每平方米加了100块钱,还可以享受生态移民的一部分政策补贴,可是动身的人还是很少,都在想着08年价格低,熬了这几年涨了这100块,是不是还要涨,反正都不想自己搭钱进去,最终只有两三户人享受双重政策进行了安置。

接下来几年,每年都有移民宣传,但是真正实施的没有几家,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大部分人走出了村子,村里的房子也一年比一年破,上了年龄的老人一年比一年少。有的人家为了儿子结婚在城里买了房,有的自己在外面打工挣了钱在自己找了地方建了房。

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就是十年开外,村子里没有了往日的人气欢闹,没有了那些年的炊烟袅袅,没有了老人的岁月沧桑。剩下的只是一片破败,一片荒凉,一点空荡,一丝失落。一条村子还有那少一部分人在坚守着,有的是外面有房子老人住在村里习惯了,有的是家庭、身体原因去外面无法生存的、还有一部分还是在观望,等待着最后那一刻的到来,工程竣工时间越来越近了,为了让工程顺利进行,对没有安置意愿的户,开始动员,对在外面没有房屋家中还是不安全住房的进行过渡安置,一户两户,等待了这么多年没有盼头了,大部分人开始动心找安置出路。慢慢的剩下最后几户,他们没有安置意愿,过渡安置不享受,各级政府不停登门动员。

我就住这里,这房子我住了几十年了,你们说是不安全住房就不安全了,再说就是不安全,那也是我的问题,房子倒了人伤了不管你们的事嘛,你们一次次来有啥意思。

那到时水来了你怎么办,你还是要搬嘛。现在能给你偏向的政策尽量叫你享受嘛。

水来了就有水来了的办法,你们说,现在给这点赔付我过去连一层房的钱都不够,我过去吃啥喝啥。

就这样一次次一样的目的一样的话题,还是一样的结果,有的人以为他们最终是为了钱,有的人说他们太犟,只想享受政策,不配合。

也许这些都有,也许这也是所有移民人的想法,农村人出去挣钱不容易,谁不想少花钱多办事。但是所有事情都是双面的。当我们深入他们当中,其实每个人的想法很简单,谁都想响应政策去更好的地方享受更好的生活。但是农村很多很多的现实生活让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着他们该有的现实。现在的农村,一部分人上学出去了,有了工作在外面成家立业。一部分人靠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外出务工,挣下钱在外面立业安家。有一部分人在村里靠着双手发展农业也是可以安心生活,还有一部分人靠着政府救济的痴呆瓜傻残。工作,务工甚至在家务农的迁出去可以,只要勤劳,哪里都可以生活的很好,但是剩下的一部分政府救济的人怎么办。城里人拆迁一套房子可以成就很多百万甚至千万财产,而农村却换不来一个歇脚地。

当你走进他们的家庭,他们所有的抗拒不是抱怨而是一种无奈,一种生活的无奈。当一位老人看着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房子被挖到的那一刻,他嚎啕大哭,喊着,我没家了。当你站在旁边,是心底的那种说不出的心酸。当政府人员动员他们搬出的时候,他们的抗拒不是心理抗拒而是现实生活的抗拒。当你看到一个蹒跚步伐后面跟着一个甚至两三个智障子女的老人,说着,我搬出去怎么活呀。当一位即将拆掉自己房子的人问上级政府人员,把我房子拆了,我最少要把晚上应付下来吧,你让我晚上住哪里,政府人员说:那是你的事,住哪里不管我的事。

说他们是钉子户,老顽固,他们是吗?搬走和不搬,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情,在这里有着几代人的血脉,有着几代人的根,这里的一草一木他们都熟悉,一碗饭可以招呼半村人,出去了,这样的生活还有吗?

也许乡情的牵引,血脉的共性,让他们共同守护者他们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才是他们恋恋不舍的地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678.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