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 怀念亮亮,永远的怀念!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七月二十日  星期一  (晴)
亮亮,是我家多年前养的一条狗的名字,这条狗曾经让我们一家欢喜也让我们一家忧。它的存在,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乐趣,它的离开,也给我们带来了深深的伤痛。
亮亮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草狗,邻居家孩子从街上抱回来的,抱到家之后,家里大人发现是一条母狗,无论如何不愿意养。邻居家大人和孩子在一顿声嘶力竭的争吵坚持之后,最终决定抛弃这条狗。就把它关在门外,不让进家,让它去流浪,或者自灭。我家成了它流浪的第一站,它也从此和我与我的一家结了缘,成为我家的一员。
亮亮的毛色是深灰色的,没有贵族白,也没有高贵黑,就那种灰不溜秋的色调,却在我们家有着基本和我的两个孩子一样的地位,除了吃饭不能上桌,睡觉不能上床之外,其他都一样。亮亮有专门的餐具,那是一套一大一小两个不锈钢的小盆,大一点是饭碗,小一点是茶杯,亮亮的伙食标准和我们是一样的,我们吃什么它也吃什么。我们吃馒头,喝稀饭,亮亮也一样吃馒头喝稀饭,我们吃米饭喝汤,它也吃米饭喝汤,我觉得家里就它一个特殊成员,实在不想让它编外。有时候也会像模像样的给它放一个板凳在案桌旁,我就想,它要是真的坐上去,我绝对不会赶它下来。
不记得它“亮亮”这个响亮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就知道因为这个名字,先后有两个人到我们家找过后账。一个是我们隔壁村的,不知怎么知道我们家狗叫亮亮,说他家儿子也叫亮亮,要求我们无论如何给亮亮改名。他当时如果态度好一点,也许我会考虑,可是他气势汹汹的样子着实让我生气,就理直气壮的一口回绝了,“你叫你的亮亮,我叫我的亮亮,不改。”那人气急败坏的走了之后,我们本村又来了一个,我还要喊他叔,说亮亮重了他名字的一个字。简直无稽之谈,本来就在气头上,我理都没理。亮亮这个名字就这样被我们叫开了头,后来也被我们村子里的其他人叫开了头。
亮亮小的时候,特别喜欢粘人,你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有时我们忙起来,慌乱中经常会踩到它的爪子,它就不依不饶的叫,你不理它,它就用一个爪子挠你的裤腿,然后歪着头看你,憨态可掬,可怜楚楚。后来我就告诉它,我们忙的时候你离我们远远的,随便去哪玩去,吃饭会喊你。不知它是不是真听懂了,慢慢的就不在跟前跟后了,我们忙的顾不上它的时候,它就一个人趴在墙角,安静的看着我们,表情特别忧郁,严肃,貌似看破了红尘一般,让人心疼。
亮亮招人喜欢是因为它懂事,认识人。我的父母亲有时候一两个月才去我家一次,可是只要去过的人,亮亮都认识。有一次,亮亮在村口的小桥上和它的伙伴们一起玩,远远的看到我的父亲去了,就飞跑着迎上去,还把我父亲吓了一跳,因为父亲两次去之间的日子,亮亮长大了很多,父亲没有认出来,还以为进庄的狗想咬他呢,吓得赶紧蹲下,找到一个泥块想砸亮亮。没想到亮亮看到他手上拿着东西想打它之后,立刻就在地上趴着了,一动不动,然后看到父亲的戒备心消减了,又站起来摇头摆尾的蹦踏起来,父亲尝试着喊了一声亮亮,它就在地上打起了滚,一直滚到父亲的脚边,可把父亲高兴坏了。亮亮一边跑着一边等着,一直把父亲带到家里。父亲后来跟我说:狗是最通人性的,比人要忠诚的多了。
亮亮是母狗,生儿育女是它的责任,每次生产过后,我都会给它做月子饭,鸡蛋疙瘩汤,让它当饱吃,我也会去河里逮鱼给它烧汤,所以每一胎的狗宝宝,亮亮因为奶水充足,都喂得胖乎乎的,个个肥头大脸,看起来很富态的样子,特别可爱。狗宝宝刚能自己吃东西,就被村子里的人抢走了,没听说谁家嫌弃过哪条是母狗。总是提前给我说,亮亮生宝宝,一定给留一个,不论公母。村里人的理由是,亮亮仁义,生的狗宝一定也仁义。亮亮什么都懂,别人去把它的儿女抱走的时候,它从来不发怒,就那么安静的把宝宝搂在怀里,用舌头慢慢的亲吻着它们,然后恋恋不舍的送自己的孩子离开。
亮亮是一个有大爱的母亲,知道我养不了那么多,从来不闹,默默接受。慢慢的,亮亮的儿孙在我们不大的村子里渐渐的繁衍壮大,后来隔壁邻居家就养了一个亮亮的宝宝,并对它期望很大,给它取了一个总统的名字,叫: 布什。
布什是一条公狗,性情暴躁,桀骜不驯!有一次和别的狗打架,亮亮去救它,惹的亮亮被别人家的大狗咬的遍体鳞伤,腿瘸了好多天才好,把我心疼的要死。因为布什,给亮亮带来了更大灾难。一次布什带着一帮自己的兄弟姐妹或者儿孙,把村干部家的一头小羊给伤了,结果人家找上我家门来,说亮亮才是罪魁祸首,因为布什是亮亮生的,亮亮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子孙后代,当然要承担责任。现在想来,这是一件多么不公平的事情,但是,在那个年代那个时候,就真真切切的发生过。陪了人家60元钱之后,孩子的爸爸起意要卖了亮亮。我和两个孩子死活不答应,结果还是趁我们上学走了不在家,把亮亮卖了,卖了65块钱。
当晚回到家,没见到亮亮,平常亮亮都是在门口大路上等我们回家的,我一眼没看到,又喊了一声,没有回应,我心里一凉,猜到了七八分。两个孩子哭吧,饭也不吃,两个门边一边站着一个孩子在哭,我在屋里和孩子爸大声的吵。那一刻的感觉,真像是家里永远失去一个亲人一样,痛不欲生。
很晚了,我们娘三在床上坐着,都没睡,忽然听到了门响,那是亮亮用爪子挠门的声音,接着传来了亮亮的叫声,像一个孩子的哭声一样。儿子鞋都没穿,就跑出去开门,真的是亮亮,我们的亮亮回来了,浑身湿漉漉的,瑟瑟发抖。我们娘三搂着亮亮哭成一团。我们的第二天,买狗的找上门来,我们又把65块钱还给了他。卖狗的说,他们开车到了五十里外的一个村庄,亮亮趁买狗人打开笼子装另一条狗的时机从笼子里窜跑的。我们的亮亮在这么远回来的路上该是遇到了多大的困难呀,心疼的要死!
接下来时间不长,亮亮又因为它的儿孙和别的狗打架,这次亮亮没有吃亏,因为它的家族庞大。但是人家不愿意了,再一次找上门来,让我们赔钱,要不然就要当着我们的面把亮亮打死。亮亮显然知道自己又惹祸了,躲在我的身后,任凭孩子的爸爸追打,一声不吭。等我们再一次放学回来的时候,我们的亮亮再也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也从此永远消失在我们的生活中!
亮亮不知成了哪些人的盘中餐,口中肉,在这个薄情的社会里,还有多少亮亮因为没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得不接受这样不公正的待遇。亮亮如果有灵魂,一定是委屈的,希望我的亮亮没有再脱生为畜生,而是脱生为贵族,以弥补它这一生所受到的伤痛!从那以后,我再也不养狗,实在伤不起!
 怀念亮亮,永远的怀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45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