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之名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当你爱的人陷入痛苦或恐惧之中,你会不会安慰她,都过去了,你要向前看。
你有没有担心你爱的人做不好某一件事情,而不断的提醒她,你总是……这次可千万别……
你有没有跟别人闲聊的时候,当着你爱的人的面说,他呀别看……挺好,实际上……可差了。
当你爱的人跟你说,我不喜欢……,你有没有说,你怎么能不喜欢了,……多重要啊,……
你有没有要求你爱的人,……事情一定要做到……标准,你一定要学好……才能保证你……
你有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的对你爱的人说,你怎么能这样呢,说了多少次了,这是不礼貌的,怎么就记不住呢?
当你正在忙碌的时候,你爱的人请求你陪她一会,你会不会觉得她在无理取闹,而置之不理。
你有没有为了你爱的人放弃自己的爱好和朋友?
你爱的人指的是你最亲近的人,父母、爱人和孩子。
如果有人跟你说,上面这些你做的都是错的时候,你会不会为自己辩解,我是为她好,我都是为了她。

推荐一部老电影1944年《煤气灯下》,在这部电影里你可以看到以上的场景,区别是电影中的人物是处心积虑的在这样做,而我们是以爱之名这样做。
电影的开场,宝拉离开英国回望房子的时候,老仆人告诉他,一切都过去了,你要向前看。老仆人说的没有错,我们也希望我们爱的人可以远离痛苦和恐惧,只是有些时候他们需要的不是你告诉他们应该向前看而是陪着他们难过一会。一个故事说,一个老人失去了他的妻子,非常的难过,他的邻居家有一个小男孩,有一天妈妈问孩子,我亲爱的儿子你今天干什么了?小男孩说,我今天去安慰难过的爷爷了。妈妈问,你怎么安慰爷爷的?小男孩说:我路过他的院子,看见他在哭,我就爬上他的膝盖,陪他一起哭。孩子是简单的,他们依从本心确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随着电影的发展,我们知道,宝拉虽然向前看了,但一切并没有过去。
安东先生送给宝拉他家祖传的胸针,宝拉要戴上它,可是安东先生说,别针有些问题,你最近容易忘事情,还是放到你的手包里,千万别丢了。并郑重的告诉她我给你放到包里了。可是在游览中宝拉发现胸针不见了,安东先生就开始抱怨。我们有没有在孩子要帮我们干活的时候,我们说,你还太小了不行的。这个东西对你来说太难了,你干不好的。久而久之,即使孩子可以做好这件事,他也会忽然说,我不行的,干不了啊。电影中,在安东不断的说宝拉总是忘事情的暗示下,宝拉也对自己的记忆产生了怀疑。
“贴标签”的事情你做过嘛?“我家的孩子就是害羞”“我家的孩子就是太调皮了”“我老公啊油瓶子倒了都不会扶起来的主”有没有觉得这些话似曾相识。电影中的安东在给新来的女佣交代,夫人精神有问题,不要跟她多说话,上一个女佣就是因为多说话被我辞退的。所以,这个年轻的女佣从第一次跟女主人见面开始就是带着一副“你有病”的面孔看宝拉。“贴标签”的时候,你可能是为了解释孩子当时没有跟人打招呼,可能是别人表扬了你老公其他方面你故意谦虚一下,可是你贴的标签,听的人和你爱的人并不会清楚地区分你的动机是什么,他们只会在脑海中留下这么一个印象“哦,我害羞”“哦,我懒”,下一次,孩子依然不能大方的打招呼“因为妈妈说我害羞嘛,这才是害羞的表现”。同时也可以反思一下,你对自己的评价是什么,有没有类似于“心思很好”“内向”“倔强”“勤劳”这样的,再想一下,这些评价是你自己真心认同的还是别人给你添加的?有没有某一刻,你不想做“心思很好”的人而想“小坏”一下,你有没有不想“勤劳”而想“偷懒”一下。
如果孩子说“英语好难学啊,我不想学英语”你会怎么说?我说“英语必须要学好,将来会有大用处的。你用点心,多学几遍就会了”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英语渣,学了十多年的英语连她现在的单词都认不全。电影中,宝拉自己给壁炉填火,安东非让她叫仆人,宝拉说这些是自己随手就能干的事,没有必要叫仆人,安东反问那仆人是用来做什么的?他逼迫宝拉叫来仆人,并让宝拉安排仆人,让仆人觉得宝拉不通人情。这一幕与我和孩子的对话多么相似。我也知道学英语很难,可是当孩子这么想的时候,我却否定了她的感觉,而用讲大道理来压制她。学英语本身没有错,可是我不能接受她的畏难情绪,而直接强迫她,可能也是她不断反抗的原因吧,我应该试着先认同她的情绪“确实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而且妈妈也不能经常陪你练确实很有难度“,然后再告诉她重要性”不过如果你会了英语你就可以了解国外美术和科技的最新发展,就可以学到更多的绘画技巧和实现你的科学家梦想了“,最后我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陪她攻克难关”我们来玩个找单词的游戏吧”,我想会不会更好一些呢。
记不记得,安东说要带宝拉晚上出去看戏的那一段,那一刻宝拉幸福满满,她快乐的跳起舞来,觉得安东还是那么的爱她,可是下一刻,安东就问宝拉,你又把那个照片藏哪了?然后他就说不能带她出去了。投影到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对孩子,对亲人的爱是毋庸置疑的,我们知道他们的喜好,我们也愿意投其所好,可是你在让他们开心的时候,有没有加上一个附加条件呢?比如说,“你想要什么,我都带你玩,你看你考的这个样”“我整天家里啥事情都不用你操心,你看你现在在单位混的”。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爱的人幸福快乐吧,看到自己爱的人绽放的笑脸那一刻自己有没有觉得幸福,可是我们往往要算计付出和回报是否相等,我想在给予的那一刻你一定真心的是希望做的这些能让爱的人开心而不是为了交换到他们取得什么成绩,但当他们没有达到你的目标的时候,你又转过头来秋后算账,这难免会让人质疑“哦,你带我去游乐场,是为了让我好好学习,我如果学习好了,就是回报你了,就两清了“你想要这样的结果嘛?要分清楚,什么是你想要的,什么是他想要的,不要打着”为你好的“旗号,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
电梯里,我遇到一个爷爷大声的呵斥孙子,我都问过你多少遍了,东西有没有落下,你怎么还是落下了,你不长脑子吗?孩子左顾右盼,讷讷不语,而我作为局外人,但在电梯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也觉得很尴尬。音乐会那场戏,安东处心积虑的在现场,坐实了宝拉健忘,宝拉当场就崩溃了。我想没有人愿意被当众揭短吧,都会有下不来台的局促不安吧。可是,这样的事情我们似乎也没有少做吧,超市里大声呵斥,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都要了多少玩具了,还要。户外也在说,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地上脏,你看看你把这个衣服弄得,你不长记性啊。这些司空见惯的事情,原来也可以成为杀人的刀子,是不是可以试着,蹲下来告诉孩子,不是说好了这次不买玩具了嘛,你一定会遵守承诺的吧。给孩子拍拍身上的土,说,妈妈今晚又多了一个活,给衣服洗澡,可能要占用陪你玩游戏的时间喽。能私下说的时候绝不再第三人面前说,能小声说的时候绝不嚷嚷出来,咱也是有素质的人!
“都几点了还不睡觉”“我怕黑”“有什么好怕的,赶紧睡”“我还是怕黑”“你就是不想睡是吧,那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睡吧”“妈妈我不要自己睡(哭)”我家的晚睡戏码,曾经上演了很多次的,我把她留在那哭一会,然后再转回去,她就会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过一会就睡着了。有问题吗?安东总是晚上以要安静创作的借口去楼上找宝石,宝拉说,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我总看到瓦斯灯会变暗,我总听到楼上有脚步声,不要留我一个人在家。可是安东是怎么做的?我的行为和安东的行为多么的相似。把孩子留在情绪里,还美其名曰让她冷静一下。有些时候我是觉得孩子在无理取闹,有些时候可能是刚好碰上我自己心情不好,把自己的不满转成了对孩子的惩罚。现在我提醒自己,别发火,是孩子的问题嘛,怕黑的时候抱抱她。我得继续坚持。

最后的最后,事情败露,真相大白,宝拉或将迎来新生。可是这个几乎就要成功的逼疯宝拉事件真的是因为安东的处心积虑嘛?宝拉是不幸的,幼年失去双亲,跟姨妈一起却又亲眼目睹姨妈的死相,所以她没有安全感。遇到安东之后,她找到了她寻觅的安全感,于是她放弃了自己喜欢的唱歌,没有朋友,跟安东回到当年的伤心地,事事听从安东的安排,唯恐惹得安东不高兴就不要她了。实际上,我觉得如果宝拉能够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交流的对象,哪怕是跟那个话痨老太太多聊几句可能就不会这样了。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把自己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一定要给自己留个退路。有自己的喜好,有自己的朋友,没有人需要你完全的自我牺牲,换句话说,你只有先照顾好自己,才有能力去爱你爱的人。
圈圈点点才会发现触目惊心,我们以爱之名行伤害之行,前路漫漫,修行不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35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