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别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最近公共事件一桩接一桩,大大丰富了我们这些吃瓜群众的茶余饭后。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昨天看到朋友圈都在刷因为产妇跳楼事件而出现的段子,比如“以后我女儿生孩子,我一定在身边,揣着钱,拿着刀,医生要钱给钱,婆婆敢拦就砍”,又比如“以后我儿媳妇生孩子,一定攒够钱,想顺就顺,想剖就剖,想找月嫂就找月嫂,想进月子中心就进月子中心。亲家母,你放下刀”。我惊叹于段子手们的脑回路,晚上回家跟先生说起这件事儿,本来我只是想说这两个段子实在太有意思,未成想先生援引了近期的几个公共事件,从海底捞到全季酒店,又说回产妇坠楼,最后教育我道:“我们不知道那个产妇有什么样的经历,什么样的性格,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嫁进了这样一个家庭……所以我们不必去评论这件事情。”我听完先是一愣,而后悻悻的说:“其实我就是想说说那两个有趣的段子,我实在佩服段子手的脑回路。关于这件事情我没有太关注,也没有去评论孰对孰错,如你所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所以无法从某一个事件去做出评价。”
今天早上等电梯的时间看朋友圈在刷薛之谦和高磊鑫复合了,紧接着今天出了好多篇关于此事的文章,其中一篇文章中有一句话说:薛之谦和高磊鑫的复合让我们又一次相信爱情了。面对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问一句为什么?我们是否相信爱情,更多的应该基于我们自身的经历与选择,为什么要因为别人是否复合而决定我们是否相信爱情。于是我思考:当我们谈论别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回到开始的我和先生的那段对话,我其实非常能理解他对于我提出这个问题时的答复,因为这种事儿搁在从前,我一定会站在道德高地上慷慨激昂的发表一番言论,痛批产妇的丈夫……脑补一下那样的画面,觉得蛮好玩。现在我却不再那么愤青,因为我只能看到事情的一部分,至于真相是什么,只有当事人最清楚。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批判也好,痛恨也好,并不能让事件的结果有所改变。如果这个丈夫事实上并不像我们认为的那样渣,指责批判的舆论无疑在他痛失妻儿的伤口上撒盐;如果这个丈夫真的是个不顾妻子死活的渣男,我们的批判与痛恨难道真的能让他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吗?这种可能性或许会有,不过很小。纵观每一次公共事件,舆论所起的作用,真的,难说好坏。

与“产妇跳楼”事件不同,薛和高的复合则让我们有满满的温暖与感动,离婚时没有互相伤害,薛之谦还会站出来保护高磊鑫;复合时同时在微博上发一段淡淡而深情的文字,配一张低调而温馨的照片。俗话说: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我们喜欢这样的结局。可是在满屏祝福的同时,我们不必要将自己代入进这样的故事中,更不必要用他们的故事结局去衡量自己生活中的故事,因为每个人都不同。即使没有薛和高的复合,我也相信爱情,即使有了“产妇坠楼”这样的事件,我依然相信爱情。对于爱情,我相信,但不依附。

说到这里,我想题目的答案也渐渐清楚了,当我们谈论别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当我们谈论别人时,其实更多的是在谈论自己。我们通过谈论别人的方式,表达着自己的内心。所以,当我们再次去谈论别人的时候,不妨去感受一下,自己到底有什么感觉,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当我们越来越了解自己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当我们谈论别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这个问题,你怎么看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311.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