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带我去远方

2020年的高考落下帷幕,在静心等待考试成绩的这短暂又漫长的半个月时间里,我们的学生估计已经开始了各种暑假的狂嗨模式,我们的高三老师估计也多半开始享受起了居家过日子的宁静,或者开启了旅行度假模式,涌进人潮如海的各大风景区。而那么一小撮的老师,可能会开始静静地看书阅读,开始探究今年高考真题的命题特点与考查方向。

小编碎碎念《哦,香雪》的图片

今天,当我从另外一个语文老师的口中得知我的名字很有语文老师气息这一罕见的“真知灼见”后,颇为自豪。这名字记得是奶奶给我取的,老家村子里,单单我们那个社就有四个人的名字和我一样。

 

这个语文老师在我们的一个共有群里看到了我的名字,然后就加我为好友,没想到的是我们竟然有那么多的相似之处。同样的,都是为了梦想而不愿妥协于那些鸡零狗碎与蝇营狗苟而倔强地选择了离开。只是,这么多年,一直支撑我的,是一股子浪漫的理想主义情怀,这样的情怀,在现实里头破血流惨不忍睹,可是又怎能轻易改变呢。

 

看到高考真题里的选文《记忆里的光》,作者蒋子龙说他正是在小时候看的火车那束耀眼明亮的镰刀锤头的光芒照亮了人生的路途。同样的是,这几天在读的小说群文阅读里那篇多年前的小说《哦,香雪》,也是写到火车的故事,写到叫香雪的女孩如何挣扎在在现实的贫穷和自卑里的故事,她小小的自尊心和多年前同样从农村到城里读书的我,是那么相似。蓦然间明白,原来著名作家的经典作品,是融入了太多的生活体验与现实观照后,才能让我们每一个读者产生心灵共鸣,继而让我们苍白肤浅的人生多了一些可资咀嚼的况味。

 

想到多年前在离家五百里外县城的乡村中学教书时,也是第一次坐的火车,一坐就是七年。每次我和其它县份的同事总会在那一辆火车上相遇,然后我们共同在一个叫“临江溪”的小小的火车站下车。有时会在那个仅有一间屋子的慢车才会停靠的火车站,从当地人家买了方便面和瓶子酒,干干净净地喝完之后,我们沿着铁轨走上半个小时后开始爬山。在那陡峭的群山之中,当地百姓铺成了一条石板路,走到街上要一个多小时,而那些百姓每次赶集都要背着沉重的东西,我们仅只是一个背包却常常汗流浃背,走一程歇一程。

 

关于火车的记忆,早在名家笔下的文字里得到了呈现甚至还原,它成为了现代工业文明的象征,又何尝不是一个去往远方的寄托。那个语文老师说,她多次在残酷的现实困境中想要放弃的时候,总是以曾经无数次地乘坐火车去往省城的记忆作为一种支撑自己前行的力量。而我又何尝不是,当年第一次坐火车去往省城,是夏勇大清早地到火车站接我,然后带我去酒吧喝酒,去艺术学院外面的小巷子里吃炸洋芋,去翠湖看荷花,又沿着穿城而过的火车铁轨回到他租住的地方。

 

后来,我决然地离开那个走过我七年青春的地方,乘坐火车去往省城开始我重新找回的大学生活。也正是在省城,我真正地开始接触现代化的教育理念与现代化的学校教育与文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21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