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小城的回忆

晨起,看见母亲新发的朋友圈,一湾碧水、一座老桥、一行小道。一段回忆迅速涌入脑海,那是关于童年的记忆,仿佛就在昨天。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小时候,家里穷,倒也不只是我家穷,貌似家家过得都不富裕。那时候理想很简单,一家人吃着自家的辣椒,茄子,简简单单在一起,也便无限满足,除此之外,我似乎没有别的理想。母亲似乎别有想法,她总想带我们稍微走的远一点,比如三十多里外的县城。很快,便有了我和弟弟人生第一次远行—-县城外的灵西大闸。

那是一个很好的春日,刚好的室外温度,柔和的阳光。第一次坐上公共汽车,对于车窗外的一切用“神往”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与憧憬,期待并等待着目的地的到达,现在回忆,那点路程是真的“远”呐,总觉得那辆公共汽车开了好久好久。

灵西大闸是我人生第一道无可替代的美景,桥两端的平静湖面被一堵长长的橡皮墙隔开,各自平静。母亲说父亲小时候跟着爷爷去过,回去之后便用泥巴把那橡皮闸活灵活现捏出来,爷爷因此非常欢喜,觉着父亲有着超出寻常孩子的聪明。其实我回去也偷偷捏过,只是都以失败告终,无从向母亲炫耀我也像父亲那般的聪明,所以对于失败的尝试,我绝口不提。

值得一提的是在灵西闸为了省钱,我们除了饮料,没有产生任何消费,我和弟弟在草丛中蹦蹦跳跳几个小时后,妈妈就带我们悄然返程了。回去的路上,我和弟弟争相表达了对灵西大闸的喜爱,希望来年春天母亲能再带我们去看看,也因此,我们与母亲每年春天拜访一次灵西大闸的约定就此达成。我们欢呼雀跃的回忆里,我总记得母亲愧疚又难过的神情,如果换做今天的自己,我一定将她脸上的愁容抚平,我会告诉她,我们很幸福,无关乎富裕和贫穷。

第二年春天,母亲终于鼓起勇气,带我们路过灵西大闸直接进了城,我对这座城的记忆焕然一新,毕竟那是我去过最远最繁华的城市了。我们穿梭在往来的车流人群中,最终在当年凤仪市场的大门楼下面停下来,门楼下是一个卖米线的小摊,老板是一个非常白净、短发的中年女人,她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丝毫没有对乡下人的不睬和轻视,我吃了生平第一次米线,那细细的条儿从碗里吸到嘴里是那么的滑爽,至今回味无穷。以至于后来我到县城上学,依然时常光顾她的生意。那是我吃过最美味的小吃,我记得我放了很多辣椒,一边辣的直吸气,一边与母亲弟弟满足的笑着。

一晃那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多次梦到过记忆中的灵西大闸,今早看见母亲朋友圈照片,猛然想起,记忆中的橡皮闸早已被拆掉,桥两岸湖面早已浑然一体,心底暗暗决心,再回县城,定要去看看,在桥边坐坐,可以的话,带上记忆中最美的风景,小村里最有才气的妈妈,弟弟,还有那一湾碧水、一座老桥、一行小道。

尹啸然 安徽灵璧人,大学毕业,会计专业,现供职于上海浦东一家金融机构。喜欢文字,音乐,和旅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9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