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

代课几年我一直是教五年级两个班的语文,兼任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

第一次进班级认识我的学生,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至今让我忘不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班长喊”起立”之后,我踩着同学们的“老师好”的稚嫩的童音走上讲台。第一次面对六十多双小眼睛,我还是有点小小的紧张。瞟了一眼我的弟子们,发现左边第一排坐在外面的同学没有站起来,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仍然还是没有显示站起来,再看他一眼,他也再看我一眼,然后就低眉顺目的垂下了头。我走下讲台,向着他的座位走去。

 

“老师,他就那么高。”一个坐在后面的高个子男生大约看出了我的疑惑,大声对我说,然后全班哄堂大笑。

“老师,我已经站起来了。”那孩子怯怯的摆弄着衣角,声音是那么的小。

 

我再看过去,孩子的两条腿直直的站立着,尽管只是头稍微露出一点在课桌上面。我顿时觉得自己在一帮孩子面前无地自容,尤其是这个孩子,是啊,我为什么一定要在心底里让孩子给我一个敬仰的姿态呢,我一时不知所措,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尴尬,我甚至不知该如何去跟孩子解释。

 

“坐下吧,对不起。”我双手轻轻按着孩子的两个肩膀,也对全班同学点了一下头,示意都坐下。返回讲台,我开始介绍自己,然后进入到正常的教学中,但是每次看到那个已经十三四岁,却只有1米左右的孩子,我的心都有着深深的愧疚,我不知道我究竟有没有伤到这个孩子,伤了有多深?

 

孩子叫李鹏,班级里还有一个也叫李鹏的学生,同学们自发的称呼他们两个“大李鹏,小李鹏。”大李鹏在班级里刚好是个头最高的,成绩不怎么好,可能是因为年龄也偏大,所以很懂事,我让他当了劳动班长,所以无论是班级还是学校有什么集体劳动,几乎不用我插手,他都能帮我处理的头头是道。 小李鹏读书很刻苦,相邻村的,身体缺陷应该是遗传,母亲是云南人,一辈子也没长到1.2米,在小李鹏三岁的时候生病死了,孩子跟着父亲艰难的生活,我在后来的一次家访中特意去了小李鹏的家。

 

“老师,孩子调皮不懂事,您担待着点。个头小,就怕同学喊他小矮子。麻烦您给同学们关照一下,不要这样喊他就行了。”苍老的孩子父亲端着一个粗瓷碗倒了一碗茶递给我。我伸手去接,洒了一半在我的上衣上,孩子的父亲又慌慌的找东西给我擦拭,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块干净的布,差不多把脸上所有的皱纹都堆积到嘴的四周,半张半合,怔怔的看着我。家徒四壁,一对这样的父子,我当时心里难过的无以铭说,时间过去了十几年,我今天说到这个话题,仍然是心有戚戚,没有一丝做作。

 

我把孩子的座位调到中间来,并且给了孩子一个组长的职务。我的学生们都是非常的仁慈,(我用这个词在这里,绝对是正确的。)我从来没有听到一个同学喊过他小矮子,我没有刻意的去安排大家不要伤害了他,但是基于我对他的特殊的尊重,孩子们都是看得懂的,所以对当初的那一班学生在这个问题上的表现,我将永远心存感激。

 

数学老师姓杨,非常好强,我的两个班刚好都和他搭档,农村小学课程主要就是语文数学,其他音体美一个礼拜都只有一节,而且正常都是最后一节课。杨老师喜欢跟我挤课,就是占我的课时,比如该下课的时候他拖堂,一直到上课铃响了他才下课,或者给我说:这节我连上,最后一节你再上。一次两次无所谓,老是这样,我不好意思说,(杨老师是在编教师,我只是代课的)同学们不同意了,开始反对。后来发生在男厕所里的一件事终于把矛盾激化了出来。

 

“曾老师,快,杨老师打小李鹏了。”一个学生从厕所那边匆匆跑过来喊我。

我扔下书本就往厕所方向跑。一班同学差不多有一半都跟我跑过去了。一边跑一边议论:

“小李鹏这下被洋辣子辣到了。他在厕所喊杨老师洋辣子,刚好杨老师进去被听到了。”我这才知道杨老师因为平时对学生比较严厉,本身姓杨,被学生给起了个“洋辣子”的外号了。

 

“杨老师,把小李鹏交给我吧,对不起,怪我平时没有教育好。小李鹏,快给杨老师道歉。”我一边给杨老师道着歉,一边顺手把抽泣的李鹏拉到身边来。

“看看你的学生,我辛辛苦苦给他们上课,说我占了你的时间了,喊我洋辣子……..”杨老师气急败坏,声嘶力竭,几乎在吼我。 我强忍住笑,不停的给杨老师道歉。

 

为这件事我与同学们一起开了一个以“尊重”为主题的班会,特意邀请了杨老师参加。结束后,杨老师笑着说:“美女老师真有办法。”还和我们全班同学一起表演了小品。现在想想那个生动的场面,还记忆犹新,从那以后杨老师再也没有挤过我的课,而且只要是我的音乐课,(我的两个班的音乐是我自告奋勇带的)他没事总喜欢凑到教室来和我们一起玩,一起唱歌。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我和孩子们的相处由始至终都是非常的融洽。春天院子里的月季花开了,我会摘几朵插在自行车的车把上带到学校,分给爱美的女孩子,秋天院子里的石榴熟了,我也会在包里装一些分给孩子们。孩子们家里有桃子,樱桃,熟了,也会带到学校,直接给我放在讲桌上,现在想想当年讲桌上的小礼物,水果,零食,心里还是暖暖的。我从没有让孩子们机械的死记硬背,看到同学们打瞌睡没有精神了,我会在语文课上就教他们唱起歌来 ,现场编排小品相声,我和孩子们分担不同的角色,教室里的气氛马上就会欢快起来。每一次无论是学校的小考还是镇教办的统考,我的两个班的语文成绩都是名列前茅。校长和同事没有少给我翘大拇指,我至今都很自豪。

 

那年的毕业照除了合影之外,几乎每个同学都和我单照了一张,我不忍心孩子们花钱,结果我的一个月300元的工资都给了摄影的师傅,不知道够没够,反正也没有再跟我要。那届我做班主任的五(3)班,后来考上大学走了十几个,还有两个考研了,没听说有哪个不走正路的,哪怕在家种地,出门打工也都是安安稳稳当,我由衷的欣慰,希望我的那帮孩子们都能幸福,健康,快乐的生活着!

 

今天翻以前的老照片,翻出了当年和第一届学生的一张毕业照,思绪万千,就写了这么多。非常想念那些孩子们,真心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8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