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种爱

孙子每天下午六点一过,只要我带他在家,他都一定会趴在窗户那里,胖嘟嘟的小手紧紧的攥住窗棂上的钢筋,小脚努力做出向上攀爬的样子,两只大眼睛聚精会神的盯着窗户下面的水泥路,无论是过来一辆车还是过来一个人,他都要嗷嗷的叫两声,然后目送着人车走远,再失望的掉转头继续盯着他目光能及的那个他妈妈会出现的路口。我不做事的时候也会陪着他站在那里看,和他一起等着他的妈妈。

有一次,儿子下班早,儿媳还没回来。儿子站在窗口抽烟,到点了,孙子就蹒跚的走过去,于是我看到了这对父子等待的背影。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儿,都是我的至亲,一个是我的儿子,他曾经也像他现在的儿子这么一点小过,也许我和他也一起有过这样的等待。一个是 我儿子的儿子,有一天也会长的像他爸爸那么高,他能否记得当前的幸福,两代人拥有一个共同的等候?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妈…….妈……..”听到孙子喊妈妈,我知道儿媳妇回来了。

“小麦,小麦…….”,儿媳妇在喊着他的孩子。

紧接着,孙子慌乱的转过身,向门的方向跑去。

我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儿媳妇也刚好上来走到门口,母子相拥,脸贴着脸,这温暖的一幕几乎每天都会上演。我的思绪在这样幸福的体验中慢慢飘起来,我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光里。

放学了,小伙伴们都飞快的往家里跑,我知道他们家里几乎都有爷爷或者奶奶等着,总会有一块馍馍或者玉米团子放在案板上可以吃。或者就着花生米,或者就着大蒜瓣子,或者去园子里拔根小葱。可是我没有,我没有爷爷,也没有奶奶,甚至父亲我都好几年没见了,只有母亲带着两个哥哥没日没夜的下地挣工分,我是家里吃闲饭的人,还要每一年交两块五毛钱的学费上学。

家门口有一个母亲给我准备好的盛草用的草粪箕子,粪箕里面放一把大哥磨好的锋快的镰刀。门一定是锁着的,即使不锁着,我也回家找不到吃的。我只需要把书包放在门前,直接背着草粪箕去割草就行了。

我很会割草,很多人夸我,说我割草的时候两只手就像两只耙钩子一样,只顾把草往手里抓,速度几乎是同龄孩子的一倍。所以我从来不怯生产队给我们家的草任务,我一边玩着一边割就够了。我害怕的是,天都黑了,我草任务都完成了,背着空粪箕磨磨蹭蹭的走到家,家里还是乌漆嘛黑的,一点亮都没有。

“大人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常常无奈的自言自语着这几个字。小伙伴都在家要么做作业,要么躺在爷爷或者奶奶的怀里撒着娇。我把空粪箕扔在一边,有时候还会用脚踹几下,然后把书包抱在怀里,靠在门上,我就这样睡着了。冷了,睡不沉,迷迷糊糊的,星星出来了,月亮出来了(我家住在村庄的最东头,再往东半里地就是黑压压的槐树林),槐树林里的猫头鹰开始叫了,叫的真难听,有时候听起来真像是孩子的哭声,有时候还真像是在笑,听的我毛骨悚然。大人还是没有回来,我蜷成一团不敢动,生怕有小鬼,这时候要是树上有一只鸟踩到一个树枝,发出任何的声响,我都能吓的半死。

这样的晚上我经历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等待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不计其数。我没法准确的表达我那时候是多么希望能听到母亲和两个哥哥说话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多么希望家里的那盏昏暗的煤油灯也能亮着,哪怕挨打我也愿意,只要家里有人说话,挨打又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终于有一次,我放学回家,惊喜的发现家里的门没有关,我疯了一样冲进屋,却发现母亲披头散发的在床上滚来滚去。我惊呆了,不知怎么回事,刚才的高兴劲儿,瞬间没有了。

“你怎么了?娘?”

“娘肚子疼,要死了。”母亲上气不接下气。

我飞快跑出去喊人,可是哪有人,我拼命的哭,叫着,隔几家的一个蚌埠下放的知青刚生过孩子,幸好在家,帮忙喊来赤脚医生。原来母亲是急性阑尾炎。记忆中这是唯一的一次我放学家里有人的,还充满着无尽的恐惧。

有了自己的儿女以后,我时刻不忘自己童年的这段令人难过的往事,所以我一直坚持留在老家,亲自带他们。下地干活,无论多忙,天黑之前我一定赶到家。上班以后,就下班和孩子们一起回家。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天黑了见不到妈,还见不到家里的亮光。

如今,我做了奶奶,看着粉团一般的小孙子在我的怀里一天天长大,会翻身了,会坐了,会爬了,能站了,会走了,我没有觉得自己被他撵老了,反而觉得自己也在成长,和孩子一起长着,像我当年等我的母亲一样陪他等着他的妈妈。我要让他有个奶奶,可以给他打开灯,可以在他等妈妈的时候陪他玩,不让他感到孤独,害怕。我会尽量不让孙子和他的妈妈分开,我要让他们享受到他们应该享受到的母子亲情。

儿媳妇回来之后,孙子基本就不要我了,即使我说要抱抱他,也不要我抱了,他妈妈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开心,快乐在他嫩嫩的小脸上尽情的洋溢着。我一点都不难过,因为我知道只有妈妈才能给他绝对的安全感和幸福感。白天他妈妈不在的时候,他基本是粘我的,想让我抱的时候,就会从后面抱着我的腿,两只脚试着往上爬,或者只要看我坐下来,迅速从我的正面跑过来,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两只手捧起我的脸,用他的小脸反复的摩擦。我会把他高高的举起来,再转两个圈,孩子在我怀里咯咯的笑,那一刻,我又是多么的开心,满足。在和孩子的肌肤相亲中,我忘乎所以,我紧紧搂着的是我最疼爱的孙子,我同时又在孙子对我的依赖中重新找到了那种被需要的感觉!

这世上还有一种爱,不计回报,和父母对儿女的爱不差分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34.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