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着灯的家

下班回来,等一个绿灯时,抬眼看到不远处有着我的家的那栋楼,彼时已是万家灯火,如果不是时间不允许,我一定会细细找寻我的家的位置,那一刻,我忽然感觉,我是那么希望早点回到家。绿灯亮起,我第一个冲过马路,泪随着寒风在我的眼睛里打转……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幼年的时候,因为时代的贫穷,家里人都要在生产队挣公分,每天都要很晚才能回来。记不清有多少个这样的夜晚,我一个人靠在破门边半是惊恐半是期待的睡着了。我家在村子的最东边,再往东就是一片槐树林,到了晚上,特别的安静,只看到黑乎乎的半边天,夹杂着猫头鹰似笑非笑此起彼伏的嚎叫,我不敢哭,怕被猫头鹰听到,坐在地上,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动都不敢动一下,把两只惊恐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没有左邻,和右邻又隔着一个小巷,每当天色已晚,我徘徊在人家的门前,却不敢推门,一次次把头伸到人家的门缝边,听到有人向门口走来,又慌慌的躲到墙外,那家的孩子和我同班同学,是个男孩子,我却和他不团结,但是人家是有奶奶的,尽管岁数已老,但总算有,同学放学的时候,家里能有个人,和他说话,能为他把煤油灯点亮,能让他不要象我一样的半靠在门外,承受着孤独和恐惧,他是多么的幸福。可是这种幸福在我童年的那个年代,永远都不会有。对我来说,天黑的时候,我能看到家里亮着灯,无论让我干啥,哪怕挨打,我也觉得无比的幸福。我的整个童年就是在这种无尽的恐惧中度过的。所以,对灯光,对一切能产生光的事物,我都无限向往!
两千年前后,我在家里带两个读小学的孩子读书,冬天,天黑的早,学校离我家大约六七里的样子,娘三个骑两辆自行车,我骑车带着儿子,女儿自己骑车。等我们到家的时候天色通常是完全黑下来的,老远看到村子里的灯都亮了,就会想到我家是没有亮光的,最温馨的仅限于家里还有一只叫亮亮的狗,为我们娘仨守着那个家,那时亮亮还很小,只有几斤重,它就那样静静的卧在门边,哪也不去,我想,它一定也承受着我儿时的恐惧和孤独。有时我们刚到村口,儿子就会大声喊亮亮的名字,亮亮就会飞一般冲过来迎我们,围着我们的自行车不停的上蹿下跳,我们进屋把灯打开,然后儿子会把亮亮抱起来,它也用力把头伸向小主人的怀里,看到亮亮那时的样子,我仿佛看到了童年的自己。然后我会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然后亮亮就从前屋到后屋来来回回的跑,尽情的撒欢。我们和亮亮在那一刻一起幸福着。
如今,我又经历着晚上回来没有灯光的日子,我有时也还会心有戚戚,感到孤独不是滋味,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自然也就没有了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但是偶然的失落还是会有的,我会不动声色的任由自己难过颓废那么几天,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再那么计较,调节的时间也就不会太长。但这种不计较并不代表我有多么豁达,我是凡人,自是脱不了俗的,只是我对得失已经看淡了许多,只选择自己想要的,彻底意识到尊重内心的重要性,我的生存指导思想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任何人对我的非难和违背我意愿的指责,我都选择用无所谓来对待,我一无所求,也就无所畏惧!
岁月原本不会欺骗谁,是我支付了太多的美好,又不能被岁月平和以待,所以才有了诸多的不如意。我自认为年轻时无处不在的宽厚,仁慈与悲悯,半生追求的坚持,温暖与纯良并没有带给我任何有意义的生活,但愿这种付出与追求的本身就是成就与价值。无论怎样,只要此生永不舍弃爱与自由,童年至今对光的期盼必将永不停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22.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