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

早就是春天了,可天气还在倒着春寒,如果成半天的坐着,感觉两只脚还有点隐隐的冷。这个春天实在不平凡!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网课其实已经进行整整四周了,我们从2月10号开始的。前三周因为上级文件精神,不允许上新课,所以我们年级组重点是让学生背诵古诗词以及一些经典散文名篇,顺便练练字。但这所有一切所谓的学习任务,我们对完成情况,都不能做硬性要求,毕竟,孩子是不折不扣的未来,除了要保证他们在家期间的身体健康,还要时刻关注他们的心理健康。尽管拿着手机玩游戏和拿着手机学习,需要花费同样的力气,受伤害的还是同样的两只眼,但是对心灵还说,毕竟伤害上有着本质的不同。
3月2日开始真正的网络授课了,全体老师和学生一起同步名师讲堂,对于授课老师来说,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无声授课,对于听课的每一个老师和学生来说,无疑都在各自唱着自己的戏,扮着自己的角色。二十分钟的网上授课结束之后,是我们相应科目的辅导答疑时间。老师们八仙过海,使出浑身解数,但无论怎么唱对面的小孩看过来,他们都不愿意出来,好不容易出来一两个,还犹抱琵琶,此后,无论你抛出多少砖,都再也引不来一块玉。
下午出去走走,门口依池子服装店老板娘一个人坐在门边,手捧着手机,眼看着窗外,刚巧看到了我,拉个凳子非要聊会天。老板娘很健谈,可能感觉我也算是一个老师的原因,每次经过她店门口,都会和我打个招呼,她对我的尊重表现在我能感觉到的任何地方。她有一个读六年级的儿子,貌似每次考试分数都不是很美丽,特别是英语,分数一直没有突破个位数,这让老板娘很是愁伤了脑筋。曾经问我,能不能帮她给孩子找个英语辅导老师。但这事,我没能帮上忙!
她也还是用我能接受的方式,一如既往的对我尊重着。我承认自己是有着虚荣心的,哪怕她对我就那么一点超乎对别人的热情,都能把我口袋里的那点钱掏的差不多。最多的一次从她家一次性买了两件毛衣,两条裤子,最后感恩戴德于她又另外送了我一双羊毛厚袜子。买回来的衣服价钱可不便宜,但是我似乎买回来就开始不喜欢了,穿的次数寥寥无几,前两天收拾衣柜的时候,还在纳闷:当时咋想的?
老板娘从衣服堆里拉出一个凳子,又用嘴吹吹,我受宠若惊的连忙自己拉过来,用手拂了两下。老板娘的话,就开始了。先是对儿子一通骂,接着是对疫情一通恨,最后是对老公一通控诉和指责。我笑着听她把所有的牢骚都发泄完,开始和她聊天,既没安慰她,也没鼓励她,我跟她聊起了春天。
“你没出去走走呀,听说外面都有花开了。”她很吃惊的看着我,不知她那时是不是有对牛弹琴的感觉,我无所谓,如果她真有,我都宁愿是她感觉里的一头牛。牛,怎么了,挺好的,任劳任怨,至于最终的命运,人类又能躲得过吗?还不是一样,殊途但是同归,方式不同罢了!
“老师,我都快被俺家孩子气死了,我要看店,老公要上班,给他一部手机,我从来从店里回到家,都没有看他有一次是在学习的,打不够的游戏,听他说,他们班同学互相之间建了八个群,上课时间都在打游戏。”老板娘眼眶有点发红,我赶紧转移话题,进入她的频道里面去。
“你猜老师呢?老师的感受你能体会吗?”我当时做作的温柔语气,自己都厌恶。
“能,能,以前不理解,现在终于知道了。以前他们放学回来,只要看着完成作业就行了,现在整个的学习时间都在家,我们都快和他势不两立了。以前,我们会因为孩子的学习跟老师闹了情绪,现在有时间了,能看到每天老师都在群里不厌其烦的讲作业,批作业,还有跟孩子要作业,真要感谢你们这些老师,真对不起。”
我想起前段时间看到的一句话:在这个超长寒假里,我和儿子最后一点温情也消失了。那是一副漫画图配出来的文字,一位天天和儿子朝夕相处的父亲说的话,当时看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就觉得想笑。现在看着老板娘满脸戚戚,忽然有一种冲动,瞬间和她有了共鸣。孩子的整个学习行为都是在家里完成的,家长理所当然要担起这份责任。那一刻,我忽然懂了,我们不再是家长和老师的关系,而是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你们做老师的太不容易了,我们看着自己一个孩子,都受不了,你们都是怎么受的?”
我想给她说,作为老师,我们不能轻易用受或不受这个词,我们只能用教育两个字,在教育和受之间,我们需要用责任与承担架起一座桥梁,为了保证桥两边的人能安全互通,这座桥必须安全系数很大很大,我无法给她解释究竟要多大。
“疫情结束,正式开学之后,可能孩子的学习成绩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会冲出一批黑马,也会凋落一些星辰。”这是我们学校的一个老师说的一句话,我觉得很好,就记住了。
“那怎么办?我们真的管不住呀?”
  能做黑马的,除了孩子能够严格自律外,他们的父母才是真正称职的牧马人。特殊时期有苦难言的,不仅仅是家长,谁没有身临其境,谁就没有发言权!
你还做你的神兽
老师成了江郎
银屏对面的你
还在吗
这样的无奈在当前的老师群体中,绝不是个例。不求家长的一句感谢,只求有人能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17.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