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无与伦比的自由与孤独

华想起昨天公园里的种种经历,想起自己新认识的夏,想起自己之前从未见到的明的亢奋与激动。大雨似乎模糊了记忆,那些激动、那些平静竟已是有些不太清晰了。他笑了笑,“或许昨天是让雨浇断片儿了吧。”华暗想。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这一场雨比华想象中的要久,一早上天仍然是阴沉沉的,过了一会儿毛毛的雨又从天上纷纷扬扬地飘下来。夏雨一改它刚烈的性子,不似昨日那般歇斯底里,但气温跟着降下来了。华虽穿了一件褂子却还是可以感到几分凉意。昨天中午四人分别时除了日常的告别用语之外什么也没有说,似乎各有各的心事一样。

 

华不知道的是,昨天明之所以看起来心事重重其实就是因为他奇怪为什么所有人都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本来去公园是为了散心的,怎么越散越不开心了呢 ,就连原本一直以一副阳光面孔示人的华也是如此。四人沉默无言,各自回去,不在话下。

 

此时华刚刚走出宾馆,来到宾馆附近的湖边,朦胧的天色非但没有因为能见度变小而失去它的宽度,反而因此变得茫茫无际起来,淡淡的,灰蓝色的天与深蓝色的湖水交融在一起,为世界蒙上一层一层微微有些忧郁的蓝调,只有湖边喷泉几盏黄色的灯亮着。华想起朴森,倘若他在这里一定会说:“这一点也不小城好吧。”的确,或许一切设计在找寻的都是有限中的无限,无限中的有限。

 

华愈发认识到这座小城有限中的无限:有限的空间、有限的地域滋生出无限深度的人、无限深度的事。这不是一些无知之人所妄想的“大城市风貌”,而是实实在在的小城的美。

 

然而华又怎可能不想到他自己呢。在那个无限的世界里华有时真的不知如何去找到一点来确定自己的位置,不知如何在千万间广厦之中找到一小片让自己“悠然见南山”的净土。

 

华听见不远处有人在吹萨克斯,他忽然很想念自己的小提琴,希望自己可以借助小提琴去思考,而不至在小小的迷茫中自失。

 

微雨中,华举伞走着,少见的穿了一身黑衣黑裤。天空中的那些雨丝似乎丝毫不管华此刻的心情,只管慢悠悠地,似乎不受引力束缚的在半空里飘。

 

小城某处,朴森一身黑衣黑裤打着一把棕色的伞,告别一同在微雨中训练的同学,走在仍是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脸上的汗水已经与雨水混在一起。今天不是个训练的好天气。

 

夏身穿米色上衣浅咖色裤子打着一把黑色的伞,走在练琴去的、有些冷清的马路上。她随意挽了挽耳边的碎发,走到琴行门口,吐口气,推门而入。

 

明也是一身黑衣黑裤,却打着一把淡紫色的伞,走在空无一人的、微冷的街道上,只感到一种无与伦比的自由与孤独。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08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