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生日的祝福

章萍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亮,六岁的女儿也还在梦中。杨辉把准备好的鸡蛋和牛奶拿给她,陪着她一起到了电梯口。

 

“女儿都快20天没见你了。”杨辉说。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哎,没办法啊!疫情过了再说嘛。”顿了顿,章萍又说:“你看嘛,今天是全民核酸,我要去三个地方做检测 。上午去渝北,下午在回龙湾,晚上还要去江城。”

 

“这个疫情何时才是头啊。”杨辉也叹了口气。

 

“还多亏了有你照料这个家。”章萍边说边伸手去捋杨辉凌乱的头。

 

电梯来了。张萍给了杨辉一个歉意的笑。回身准备进入电梯。

 

“生日快乐!”

 

杨辉突然抱住张萍,给了一个深深的吻。

 

章萍一下拥入杨辉怀里,紧紧抱住杨辉。稍许,松开杨辉进了电梯。

 

“等疫情过后……”电梯的门慢慢合拢。章萍晶莹的泪涌出了双眸。

 

“等疫情过后……”杨辉回了一句。

 

2

 

章萍在市里一家医院做医生,也是市里绿义志愿者协会成员。今年入秋后,新冠疫情大爆发,为了尽快遏制疫情,市里紧急调集医护人员,组织开展全民核酸检测。章萍向自己所在的医院递交了申请,请求去防疫第一线做核酸采集工作。章萍这一去就是二十多天,每天都是天没亮就出发,深更半夜才回家,然后在女儿的床前望着女儿熟睡的脸发一阵呆。

 

想到这些,章萍心里生出一丝酸楚。走出小区,志愿者的车已经在小区门口等候。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志愿者的车灯忽闪忽闪地现出一点生气。

 

看清楚了车牌,章萍礼貌地给开车的志愿者打招呼。

 

“早上好!辛苦你了!”

 

“早上好!”

 

章萍上车。车载音响轻轻地播放着温馨的“生日快乐歌”。

 

“祝你生日快乐!”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章萍好奇地问。

 

志愿者侧过脸:“你看看我是谁?”

 

章萍望着大大的口罩遮住的脸,突然叫了起来:“你是欢欢?”

 

“哈哈,我们又见面了。”被叫做欢欢的志愿者笑道:“真巧,我们又在志愿者行动中见面了!”

 

“怎么这样巧啊!想不到几个月不见,我们竟然用这种方式重逢!”章萍激动地说。

 

欢欢说昨天接到任务通知自己也惊讶了。这世界那么多人,老天爷偏偏就又把我们俩安排在一起了。“你说这是不是天意?”欢欢启动车子慢慢向前。

 

这意外的相逢,让章萍想起了两个月前北碚那一场持续多日的森林大火。章萍和欢欢就是在那场大火中相遇的。那天章萍以志愿者身份利用周末两天休息时间去参加救援,负责物资的押运转送。开车的是一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女孩。那女孩自我介绍叫欢欢。欢欢告诉章萍,自己也是一名志愿者,大学毕业后自主创业,经营着一家广告公司。两天紧张的工作下来,两个人也很快熟悉了。一聊天,才知道都是同年出生的人。“我是10月15日的生日,比你大两个月,我是姐哟!”章萍给欢欢说。就这样两个人相互记住了对方的生日。

 

汽车在晨曦中行驶着,车内,那首生日快乐歌在循环地播放。

 

3

 

章萍走了,杨辉一个人坐在客厅,女儿还没有起床,心里空落落的。今天是萍的生日,要不是疫情,他们一家人现在应该是正在成都享受着天伦之乐。

 

还在半年前,杨辉和章萍就商量好了,等章萍生日那天,带女儿去成都看大熊猫,游都江堰。章萍最喜欢唱那首叫《成都》的歌曲。她给杨辉说:“到了成都我一定要去玉林路那个小酒馆坐坐。”

 

“要得,我们去小酒馆听《成都》!”杨辉边说边就轻轻地哼唱起来:

 

“余路还要走多久,

你攥着我的手……”

 

章萍依着杨辉,两个人就一起唱: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

走到玉林路尽头

坐在小酒馆门口……”

 

章萍和杨辉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就等着出发那一天的到来。可谁想到入秋以后,新冠病毒卷土重来,眼看着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他们心里都担心这场生日旅程可能要泡汤。

 

就在二十天前,章萍回来给杨辉说自己要去当志愿者,杨辉一听就跳了起来:“新冠那个瘟神,人家躲都还来不及,你却要去当志愿者!你硬是铁骨金身不怕遭感染吗?万一成了红码,全家人都要拉去隔离!”

 

章萍知道杨辉的脾气,这阵子是在气头上,也就不和他争辩。晚饭后把一切收拾停当,早早打发女儿睡了,见杨辉裹着被子在沙发上假装打鼾,章萍心里就好笑,知道杨辉是在等她说话,就去冰箱里取了牛奶,加热后递过去。

 

“喝了。”

 

杨辉眯缝着眼,看到章萍双手捧着牛奶,弯着一双眼对他笑,心一下就软下来了。和章萍在一起这么多年,每次有了不愉快,杨辉最后都会被章萍的笑脸征服。

 

“你决定了一定要去么?”杨辉接过牛奶。

 

章萍点了点头,用身子去挤了挤杨辉,杨辉顺势挪了挪,让章萍挤在自己身边。头靠着自己的肩。

 

“这个病毒传染性那么强,你万一被感染怎么办?”

 

“你放心嘛,我会做好防护,会保护好自己的。”

 

“万一成了红码,我和女儿就不会要你了哦!”杨辉假装生气吓唬道。

 

“我宁愿一人红,也要守护万人绿。”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就安心去嘛,家里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女儿我也会给你管好的。”

 

章萍把头靠近杨辉,贴着杨辉耳边说:“只是小酒馆可能去不了啦。”

 

“等到疫情过后,我还给你。”

 

夜,慢慢安静下来。

 

4

 

杨辉闭着眼在沙发上回味着,不觉间天已经大亮。从沙发上起身在心里骂了一句:“狗日的病毒!”就去厨房给女儿准备早餐了。

 

女儿醒来,见到杨辉第一句不是像往日那样说声“早上好!”而是拿着天猫精灵,到厨房问爸爸:

 

“妈妈呢?”

 

“妈妈做志愿者去啦!”

 

女儿有些失望:“好久都没有和妈妈一起玩了……”

 

然后把天猫精灵的音量开到最大。天猫精灵正在播放童声版的生日快乐歌。

 

杨辉明白女儿的心思。早饭的时候对女儿说:“下午爸爸带你去看妈妈!”

 

“真的?”

 

“真的!”

 

下午。秋日的阳光温暖明媚,往日热闹的回龙湾公园却没有几个人影。那棵遮天蔽日的黄葛树下,平时总坐满了喜欢神侃的大爷大妈,这会儿也不知他们到哪里去了。空荡寂静的回龙湾让天公有了一些尴尬,就把光芒收了回去,天空很快变得灰暗阴冷起来。

 

绕公园走过去,那里有一个新建不久的购物中心。空旷的广场上支起了几个临时雨棚,那就是全民核酸检测点。杨辉牵着女儿朝核酸检测点走去。在雨棚不远处端详了一阵,然后又牵着女儿走到了一列队伍的后面。随着队伍慢慢前移。

 

当女儿张大嘴接受核酸采集那一瞬间,突然发现穿着防护服的阿姨面罩后面那一双熟悉的眼睛。禁不住叫出声来:“妈妈!”

 

防护服阿姨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什么,只是认真做着检测取样。完后,女儿起身,依依不舍道了一句:“妈妈生日快乐!”

 

这时她看到防护服阿姨那一双笑弯了的眼睛。

 

杨辉接受核酸检测的时候,只重复说了那句不知说了多少次的话:“等疫情过后……”

 

防护服左手握了下拳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这细小的动作没有人察觉,只有杨辉感觉到了一股力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075.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