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无边际的雾

无边际的雾

如云 如烟

从山头漫卷下来

霎时间,村庄

披上了一层轻纱

飞鸟藏在树林的深处

能隐身的叶子越来越少了

想躲开人的眼目更难

鸟们自然停止了叫嚷与争论

在这哈气尚末能成冰的早晨

在我左右踽踽而行的小白(一只狗)

朝着白茫茫的远处

破开嗓子吠了几声

像发现了被围困的同侪

或是那些迷途的羔羊

小白以通灵之法

向远处传递驱寒的友爱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我在村道上蹒跚

一手拄着拐棍

一手插在衣兜里

那里面,之前

装过

香烟、打火机、口杯酒、钥匙、手机与硬币

现在,只装着

诗稿,还有身份证、口罩和二维码

更多时候我没有选择

只能沿着水泥铺设的这条道

往前走,一直走到不愿再走

我的病体不容我走捷径去找歧途与出路

 

小雪说来就来了

小雪无雪只有雾

我的眼角有些潮湿,不是泪花

临界一个十字路口

我犹豫片刻,确认

身后己是模糊一团

眼前也无法辨识与分割

雾,缠裹的我

如落魄丢魂之人

我看到脚边纷纷落下的银杏叶

被风旋转出很远

又被风折身而返

 

这个时节的松树沟

村落不全是萧瑟景象

反而被一树树黄丝绸镶嵌着

它们环抱着

一个初冬的画廊

黄得和美得

让人心慌意乱,

就是这银杏叶

在每一条路口

在每一家院落

在每一面山坡

如一页页颂秋

一阙阙咏冬的诗词

让你觉得它们

不该这么黄

然而,挂在树上的

或掉在地上的

它就那么黄

黄得像是来给小村镀金的

 

我喜欢过一首诗

是欧阳修写银杏的

也许就在我老家

松树沟这样的小山村

站在某个茅屋的黄昏

或瓦檐院落的清晨

卷着炊烟写下的

 

路上拾遗

 

 

昨天

我明明碰上了一个熟人

对方却装做不认识我

原本张开要打招呼的嘴巴

被灌入一口生硬的冷风

咽痛了我的嗓子

 

今天

我对一个陌生的路人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他是谁

在我们擦肩而过时

我感到一缕光影或一声鸟鸣

歇在我的脸颊或肩头

回身四顾时,发现脚下

一丛黄菊花,正如春天的桃花

在风中妩媚而灿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1059.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