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子非鱼

庆历五年,范仲淹的《岳阳楼记》问世,庆历六年,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面世。短短两年间,庆历皇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两道贬谪令竟创造了如此两篇绝代美文。

欧阳修与范仲淹两人有很深的交情。范仲淹遭谗离职后,欧阳修因为范仲淹分解也被贬职,从此两人分道扬镳,相去甚远,适应了贬谪后的生活。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庆历好几年,欧阳修出门游历名胜古迹,站在洞庭湖边,想着刚刚在岳阳楼上所刻的《岳阳楼记》,回忆起了多年前的老友范仲淹。分别了这么久,相信都渴望着再重聚一次。看着落日向洞庭湖的西端缓缓落下去,湖面上的色彩愈发丰富,但这也只是夜幕降临前最后的灿烂。他转身向栖身的旅馆走去。

路过一家酒馆,天已经完全黑下去,里面却灯火通明。湖边的夜很静,里面嘈杂的嬉笑声显得很不和谐。朱色大门的门缝里透出酒肉的味道。欧阳修皱皱眉,想:这酒肉可远不及我们瑯琊山那里的味道,真不知这些人在开心些什么,他摇摇头准备离开。从夜幕里走出一位老者,抬头望着这酒楼绿色的屋顶,又望向辽远的北方,也仿佛看到了那里兵荒马乱的景象,也低声叹息道:“太平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你们现在把乐享尽了,你们的后人该如何是好啊……”

欧阳修见此人言语颇有些风度,声音竟也有些耳熟,上前行礼道:“敢问足下尊姓大名?”那老者迟疑了几移秒,也不回答,反问道:“你莫不是滁洲太守欧阳修?”

一听到这句话,欧阳修也就不用怀疑了,这正是老友范仲淹的声音。二人相认,顿时泣不成声,相互挽扶着来到附近一家茶馆,恨不得把肚子剖开把里面的话都倒出来。结果话太多,一激动,全堵在嘴里说不出来,互相劝着茶,一直聊到深夜。

店小二从里面走出来,惊叹道:“这两位是何方神圣?喝茶也能醉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0760.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