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我们的抗疫生活

众所周知,庄里这次疫情起源于从西藏到北京的那趟火车,刚开始似乎没有什么大碍,人们也都觉得这事很快就会过去。但是从8月21日开始,小区物业通知全体居民做核酸了。记得第一次做核酸,人们没有经验,接到通知都下来做,那个队伍排得拐了好几道弯,足有二、三百米长,真是考验人的耐心。那会儿天气还热,有盘算的拿着蒲扇,更有盘算的带着马扎;你以为他们矫情,其实是人家聪明。因为第一天可能有些准备不足吧,只有一个扫码,一个检测的,所以,队伍半天也不挪动一下。但是,拖家带口的居民们都安静地等着,没有插队,没有吵闹,秩序井然。第二天做核酸就提前在群里通知了,从早上五点开始一直做到晚上七点。这次人们有经验了,有急事出门的,上班的,都可以早点去做;不上班的老人和孩子,九点钟以后再去做,人员实现了分流,避免了排长队等待。而且,做核酸的医务人员也增加到三组,大大提高了检测效率,再也没有出现过第一天那样的长蛇阵。我习惯早起,每次都是起床后洗漱一下就先去做核酸,大概保持在六点来钟,一般是去了就做,不用排队。有一次趁闲暇,我就问一个医务人员,你们五点钟就开始做,那岂不是早早就要起床啊?她说,每天三点钟就起来!听了她的话,我没有说话,但心里在向她们默默致敬!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第一次为期三天的核酸检测顺利结束,长安区没有出现阳性人员。但是,桥西区的疫情却越来越严重,于是市内所有社区接着做第二轮的核酸检测了,还是为期三天。上次做完核酸后,物业给每人发一张“已做核酸,可出行”的纸条,凭条出入小区;这一次,做完核酸后,每人发放一张“核酸已采集”的纸条,这些纸条每天都有不同的颜色,门口的保安严格检查,想浑水摸鱼都不成。从8月27日开始的第三次核酸检测和管控就更加严格了,做核酸时,要保持一米线距离;以楼为单位逐个做,每楼划定好时间段,让居民们在家里等着,由物业人员敲门呼唤后再下去做。同时每家发放一张出门卡,凭卡出门采购生活必需品,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结果这张卡我还没来得及用呢,就接到通知说:此卡作废,所有人从28号起到31号,都居家办公、生活,不出小区不下楼,生活必需品从网上购买。然后,物业在群里提供了三家超市的二维码,让自行扫码链接,从此处购买米面粮油菜蛋奶等。我收到这个二维码后,有点发愁,因为家里确实需要买菜了,但是我不知道怎样用自己的手机扫自己手机上的二维码,儿子又不在家,他在28日一大早(星期日)就被单位征召做志愿者去了。然后我就想,等我下楼做核酸时,用我的手机扫一下物业人员手机上的二维码就可以加上那些超市了。可是,等我做核酸时,人家那个管扫码的忙个不停,怎么能中断人家工作让我扫二维码呢?于是只好悻悻地回来。在等电梯时,看到有一对小夫妻也在等,于是就开口请教怎么用自己的手机扫发在自己手机上的二维码。他们说,先把二维码截屏保存图片,然后打开微信扫一扫即可。哎呀,原来是这样啊,我一直不会呢。电梯来了,等候的一班人上了电梯,大家都安静地站着,但是一个女物业人员却靠着梯壁慢慢蹲了下去,原来她已经累得站不住了。她是继续上楼喊居民下来做核酸的!我回家后,如法炮制,把三家网店都加上了,然后开始买菜,但是,下单后点击付款,发现预约送货时间都已排满,不再接受新单,真是太火爆了!
再说我儿子,他周六正常休息了一天。周日(8月28日)一大早,我听到他的房间里有说话声,我还以为听错了,他星期天一般会睡懒觉的,不会醒这么早呀?后来才知道,是单位领导在通知他去到桥西区当志愿者。儿子是共产党员,很痛快地就下楼走了。可是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说门口物业值守人员不许他出去,要他开证明才行。然后,又等到桥西防疫办给出的盖了章的电子证明才二次出发啦。我以为是让他们在没有物业的老旧小区门口执勤站岗,不让人们随意出门,居家抗疫。谁知他给我发来了他身穿全套防护服的“大白”照片,原来他们是在一个有若干阳性感染者的封控小区上门入户单人单管做核酸。那天下着小雨,穿闷热的防护服的不适虽然有所减轻,但是雨水顺着鞋套缝隙流进鞋内,鞋袜都湿了,很难受。晚上住在单位,他在鞋里充填了许多卫生纸以吸湿,第二天又穿着湿鞋上岗了。
周一(29日)下午五点多钟,我再次试着在其中一个网店买菜,这次买成功了。我还发了面,晚上蒸了一锅白白的大馒头,然后问儿子今天回不回来吃晚饭。他说他们刚刚结束入户做核酸。我问为什么结束的这么晚,他说,今天入户做了两次核酸!看来,政府的态度是越来越坚定严谨了!尽快消除隐患,实现社会面清零的决心越来越大了,这就是希望,曙光在前头!
儿子在单位吃过晚饭后才回来,说整天穿着防护服,身上的汗湿了干,干了湿,回家来洗个澡。他睡觉前找出几身要带走的换洗衣服,定好明早五点半的铃,说以后不回来住了,然后就关灯睡觉了。
晚上十一点半时分,我的手机铃声大作,把已休息的我吓了一跳。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接听才知道,是送菜小哥打的。我体恤他辛苦,说我的菜不着急,明天再送也不迟。他说他们明天也要做核酸,下午才能送来,我说也行。但是我又问他是不是已经在路上了,那样的话我就下楼去拿。他说五分钟后就到。我说,我下去拿吧。走在深夜的小区里,秋风颇凉,我不禁裹紧了衣裳,但是接过快递小哥隔着栅栏递过来的菜时,又感觉温暖,对他说,谢谢你了,听着你的嗓子都有些哑了,多多保重啊!
今天早上醒来已六点多了,出门看到儿子的房间空空如也,知道他又奔赴了战场。走到窗前,看着远处高速上车来车往,一片繁忙。我想,我们的生活也会像它们一样恢复活力,一切如常!
八点多钟时,听到物业工作人员在楼下用喇叭喊:三号楼的居民们,下楼做核酸了!接着听到的是熟悉的敲门声。我戴上口罩,拿上身份证,信手推门出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0686.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