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男人家 小编碎碎念 正文 下一篇:

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说话的语气也硬了起来。

阿明第二天就被乡长和王彩娥带走了,这次乡长是陪着笑脸来的。

“这丫头从小就仁义,大了也不差到哪里去,叔算欠你一个人情,感激不尽。”乡长到底是乡长,当王彩娥哭哭啼啼找到他,说女儿找不到的时候,他就安排人去其他地方找,自己则开着车带着王彩娥就直奔二柱姐姐家来了。

小编碎碎念的图片

“啥也不说了,你们来了,阿明我就交给你们了哈。我不需要您感谢,对我父母说话客气一点就行了,都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怪难为情的。”二柱姐说完,王彩娥抬起了头。

“是的是的,放心吧闺女……”

“姐,谢谢你收留了我。”

“没事,我也是应该的。你和二柱这么久,姐一直心里有疙瘩,你别计较。你们也就断了吧,姐没有啥要求,就是想你能放过我家二柱,让他过点正常的日子。”

“我……”阿明听懂了二柱姐姐的意思,“可是……”她又伸手去口袋里摸了摸那个纸条,当着父母的面,什么都不能说。

“咱走吧阿明,别人家看见不好。”王彩娥拉着阿明的手,强颜欢笑和二柱姐道了别。

 

“县政府有一批人才输出名额,给了我们乡两个,小时候让你好好读书,你不听,要是能读个高中毕业,直接可以去深圳,那里发展空间更大,现在就去上海吧,浦东有一个木板场,和我们签订了劳务合同,先去干了再说。看能不能干下来,不行的话后期我在想办法。”乡长滔滔不绝的说着,王彩娥惊讶的张大了嘴,这是多么好的事情呀。

“我不去上海,我想去宁波。”阿明怯生生的说。

“宁波?你认识人吗?奔谁去的?乱弹琴!”乡长不置可否一口回绝了阿明的请求。

“傻丫头,你就别再给我们添乱了,听你爸的安排,去吧,走的越远越好,你咋这个命呢,我可怜的孩子……”

 

上海新高潮木板厂,坐落在浦东新区奉贤镇,上海市政府投资,全国最大的木板厂,一线工人就有一万三千多。和阿明一起来的是副乡长家的什么亲戚,男孩,刚满十八岁,初中毕业,挺帅的一个小伙子,不知道为啥,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阿明他们从来没有出过门,而且第一站就到了大上海。接待的人带领他们办理好入职手续,领好生活用品,把他们带到宿舍就没人管了。阿明站在宿舍门口,茫然不知所措,应该是吃饭的点,她不知道去哪里吃饭,那个男孩子去男生宿舍了,也不知道在哪?

 

“不吃了吧,也不饿。”阿明无奈的坐在自己的床铺上,领来的两床被子很单薄,硬硬的床板上放着一条草席,一个饭盒,一个铁皮碗,一个勺子。她心事重重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物,出门在外才知道,什么都没有,实在太难了。宿舍四个高架床,上面放东西,下面睡人。其他三个床上都有人了住,唯一的没人住的还放满了她们的东西。她起初不敢动人家的东西,就坐在那里等,实在等不到,天都快黑了,她把犹豫着把下铺别人的东西放到上铺,把自己睡觉的地方先整理出来。

 

“我这东西谁动过了,你吗?”先进来一个小姑娘,回来端饭盒吃饭的,满脸的嫌恶。

“我不知道是谁的衣服,等你没回来,我,我就收了一下,都放在这上面了。我的也在上面,你看。”阿明说着就起身用手指着上面的行李对那个小姑娘说。

“你等着吧,看她们回来怎么收拾你。”小姑娘很着急出去吃饭,端着饭盒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阿明又紧张又害怕,忐忑不安地一会坐一会起。一不小心把放在上铺的不知谁的一个塑料盆碰掉了,弯下腰去捡,一只脚踩在了那个掉在地上的塑料盆上。

“谁让你动我东西的?你扔我的盆干嘛?”阿明没敢抬头,她知道自己闯祸了。听这人的语气,不是刚进来的那个女孩,阿明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没有扔你的盆,是我不小心碰掉的,请相信我,我给你捡起来就是了。”阿明也不是太懦弱,她怎么着也是乡长的千斤,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说话的语气也硬了起来。

 

“你给我捡起来,摔烂了怎么办?”阿明去那人脚底下拽盆,那人踩的更结实。“咔嚓”一声,塑料盆的盆沿破裂的声音。

“这可不是我摔烂的,是你自己踩的。”

“哎呦。到底承认是自己摔的了。赔吧,别废话了。这可是我的洗脸盆。”那人说着把脚挪开,顺势用另一只脚把盆踢到了门边。

“你……”

“你什么你,给我买去。”

阿明来到这个厂的第一夜就没合眼。她去给那个人买盆哭了一路,回来又哭了一夜。黑暗中,另外一个小姑娘递给她一张纸,尽管没说话,但她知道是谁给她的。她暗暗发誓,绝不在这里干,只要有机会哪怕偷跑也要跑,去宁波,她要找二柱。她不缺钱,来的时候,爸爸给她五百块钱。想到这里,她又笑了。

 

工作实行两班倒,一个班十二小时。班长二十多岁,对所有的组员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第一次上班就安排阿明去接板,提前让阿明站在另一个机器上面看人家怎么接的,算是岗前培训。一共看了十五分钟左右,就安排阿明上岗了。

“你像不像一头猪呢?有你这么笨的吗?年龄不大,笨手笨脚的,一点不灵活,我给你一组,你这不是连累我吗?我从来没接过这样乱的板。”和阿明一起接板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毫不客气说落着阿明。

 

阿明一句话都不敢说,也确实,接板两人一组,站在机器的两边,板从机器里出来,左右两个人各一手捏起一个角,后面一只手等着一整块木板都从机器里吐出来,两人均匀用力把木板放在支好的架子上,有经验的老工人,一连接一两百张板,放的比尺子打的都整齐,四面见线,真像工艺品一样。

 

班长过来检查工作了,和她一组的那个女人迅速跑到组长面前告起了状,组长看着阿明说:“你先去看别人干吧,什么时候实习好,什么时候给你计件,现在没人愿意和你一组,你先等着吧。”

“我来教她吧。”阿明惊喜地抬起头,发现是自己宿舍的那天给自己递吃擦眼泪的小姑娘。

“你可想好了,你们是计件的,以组为单位,你们耽误时间重新整理,影响速度,后果你要和她一起承担。”班长显然和那个小姑娘很熟,好心的提醒她。

“没事,没人带她,你让她看十天也看不会。”阿明感激地快要哭了。

“没事,我教你,别怕。又不是高科技,熟能生巧的事。”

 

阿明从这个四川小姑娘的口中了解到,厂里说的包食宿,其实都是自己工资里面扣的,每个月工资五百左右,计件的嘛,熟练工能拿到六七百,生手三四百的大有人在。一个月休四天,可以连续休,也可以一周休一天,都可以,提前跟班长说就行了。厂里压两个月的工资,也就是第三个月的月初发第一个月的工资。后来因为她们两个受不了另外两个湖南女孩的欺负,就搬到附近农村的出租屋里住了,七十块钱一个月,水电全包,提供做饭的地方,休班的时候可以自己买菜做饭吃。因为她们两个一组,所以刚好可以一起休,阿明也慢慢的上手了,中午不拖小姑娘的后退。两个人配合的越来越默契。阿明很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个小姑娘,两个人形影不离,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休息,走在农村的田埂上,追逐打闹嘻戏,对于阿明来说,那是一段相对开心的日子。只是晚上等同伴睡了,她会不由得想起二柱,不知二柱哥在宁波哪里,自己以后到哪里找他?

 

“嗨,秃头。”阿明和小姑娘有一天因为机器故障,耽误一会,去吃饭完了,等她们去的时候,食堂就几个人了,巧合的是,站在阿明前面等着打饭的刚好是那个和她一起来的小伙子。阿明热情的上去打着招呼。

“阿明姐,这么长时间都没遇到你。今天是真巧呀。”小伙子转过脸看到是阿明。激动的不得了,上前拉住阿明的手。

“嗨嗨嗨,干啥呢,大白天的,小姑娘这手可以随便摸的吗?来,哥也摸一下。”站在另一个窗口的两个工人说着就凑上来了。

“你们干什么,这是吃饭的地方。”和阿明一起的小姑娘上前一步,放在了阿明的前面。

“你们这是干啥呢。这是我姐,我们老家一起来的。”秃头紧张地说。

 

“呦,你一起来的就是你的了,我就不能摸了,我偏要俺。”那人一把将挡在阿明前面的小姑娘推开,伸手就去拉阿明的手。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那个人的脸上。

“你他妈的敢打我……你等着瞧,有你好果子吃。”说着两个人就扭打在了一起。后来食堂保安过来阻止了他们,但秃头因为打架,被厂里扣了五天的工资。阿明也被警告处分,因为打架事件是因她而起。

阿明感觉对不起秃头,第二天上班就买了香蕉苹果想给秃头送去,但是她从那以后,一直到她离开,都没再见过秃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男人家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nanlive.com/10563.html

作者: 表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